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01章 一锄断头

  迷障外,程康恐吓威胁阵阵。
  但躲在迷障内的路长卿依旧老神在在,丝毫没有为要不了多久迷障消散,程康定会第一时间冲进来要他的命而担心。
  他不紧不慢的吸纳灵石恢复灵力,只是不时抬眼,望向天际日出的方向。
  初遇程康之众时,天边便已泛鱼肚白。
  而经过这一番厮杀,现在已经到了初阳将起之时!
  而且恰好此处黑浪海,天公作美,风平浪静!
  眼见天际泛红,眼见灵力再次恢复了不少,路长卿在运转灼魂诀准备的同时,嘴角满是冷笑,心说万一最后死在此处的是你程康,那可真算得上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盏茶时分,瞬息即过。
  照样初生,金光洒落!
  迷障符在散去的同时,初阳金光穿透其中,映衬的安坐于轻舟之上的路长卿浑身灿金,白发长须,格外的仙风道骨。
  程康也在同时看到了路长卿!
  但很明显,路长卿此刻的模样在他眼里,可没半点仙风道骨可言!
  “去死!”
  御舟疾冲之中,程康厉吼着射出了符枪!
  轻舟虽坏,但路长卿驾舟之技历两世操练,早已出神入化,依旧于方寸之间,将那符枪险险闪过!
  “看你这次还怎么躲!”
  气急败坏的程康召回符枪再次厉吼射出,确定路长卿必死无疑的他随后御舟靠近,瞬间便已到了距离路长卿不过六七丈的范围。
  却在这时,符篆灵机再动!
  一道金光四射的屏障,瞬间将路长卿包裹的严严实实,那符枪狠狠刺于金光壁障之上,只是泛起点点金纹……
  “金刚符!”
  看到这金光壁障,也算识货的程康两眼大瞪的同时再生警兆,就想尖叫飞退!
  可惜已经晚了!
  啊啊啊……
  疾退之中的程康直感自己的脑袋如遭重锤猛击,抱着脑袋惨嚎一声便栽倒在了飞舟之上,浑身抽搐不停!
  前一瞬还命悬一线的路长卿面对这一幕,老神在在中也难免心有余悸……
  利用使诈获得喘息之机来恢复些微灵力,先激发迷障符,借用迷障符之力继续恢复灵力以激发金刚符,并等待朝阳升起……
  借助朝阳洗炼最后一丝初阳之息,练成凝气一层……
  利用方寸之间的躲闪放松程康的警惕,并诱敌深入,在对方发出势在必得的一击之时激发金刚符防身,同时利用灼魂刺反击……
  一切的一切,虽险之又险,却都在他的谋划之中。
  但程康的反应,真的很快,退的更快!
  要不是灼魂刺第一层炼成之后,居然直接给他增加了两丈的神识范围,让他在七丈之内都可以对程康发动神识攻击的话……
  路长卿敢肯定,现在倒在飞舟之上的人,就是自己,而非程康!
  不过这些,现在路长卿根本没时间去考虑,他正在拼命操持破舟瞬息抵达程康飞舟近前,想也不想就腾身而起飞扑过去……
  这很冒险。
  毕竟按照原本法决的介绍,神识刺虽然有在高等之修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之重创的可能,但对方修为太高的话,往往不能得尽全功!
  程康凝气五层,足足高出路长卿三个小境界。
  因此按理,程康现在即便被路长卿偷袭得手,也依旧有绝境反击的能力!
  路长卿贸然跃上程康飞舟,一旦程康真有反击之力,那路长卿现在的作为,几和送死无异!
  虽然平常,路长卿是里外如意,能苟则苟,就跟缩头乌龟也似……
  但这绝不代表他真的就是贪生怕死!
  现在底牌用尽,就连飞舟都也被符枪破坏……
  因此,路长卿腾身跃向程康飞舟,甚至都没想过自己的灼魂刺是不是足够强大,程康是不是真的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现在程康不死,自己就死定了!
  程康还在飞舟之上抽搐,甚至口吐白沫,对于飞跃而来的路长卿毫无所觉……
  很明显,经过黑月吊坠修弥之后的灼魂刺的威能,比路长卿以为的要强大太多了!
  毕竟就神识刺法门中所介绍的威能,路长卿觉得自己这凝气二层的修为,即便是偷袭得手,也绝不可能将程康重创如斯。
  但即便程康现在看起来如死狗,威胁全无……
  路长卿却依旧没有也没丝毫大意,身在半空之时他就已经一拍储物袋,一柄只要有修为就可食用的,之前用来开采铁精矿的符镐便已经落入手中,高高挥舞!
  身行尚未落入飞舟之时,他掌中符镐便已经狠狠锄断了程康的脖子!
  脑袋如同皮球一般的在飞舟之内滚动,无头的尸身血喷如泉……
  “果然是要亲手砍断敌人的脖子才比较让人有安全感啊…”
  看到脑袋如同皮球一般的在飞舟之内滚动,无头的尸身血喷如泉,路长卿长长的松了口气,觉得程康真的再也无法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了!
  不过程康虽然已死,但这边却还处于黑浪海之内,危机还未彻底解除!
  从程康的尸体上扒拉下储物袋,路长卿将其的尸首高悬于舟头,这才继续前行!
  大量符文爆发,让周边不少听到动静的修士闻讯而来,那一双双阴鸷的眼神,几如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
  不过,当他们看到被高悬于舟头的程康的尸体,再看到修为虽不过凝气二层,但白发染血,对视之时毫不示弱,一脸老夫很不好热表情的路长卿……
  最终,这些人还是推却了!
  又大半个时辰,路长卿终于飞舟驰出了黑浪海。
  也是到了此时,他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将舟头程康的尸体踢进海里之后,路长卿一边驾驭飞舟不紧不慢的向着结缘坊靠近的同时,也想明白了很多之前没能想明白的事情。
  比如传说中的修炼神识功法,能壮大修士之神识——这是真的。
  只不过神识功法壮大修士神识的方式,和他自己之前所想的不一样……
  在他的以为中,神识法门对修士神识的壮大,应该是缓慢增长,润物细无声的那种,根本没想到这神识法门壮大神识居然是如此简单粗暴——修炼成一层,就直接扩展几丈的神识范围。
  还有就是,之前在赤化坊感觉自己被人跟踪一事。
  因为当时距离和章兆鸣柳田非等发生冲突之后不久,路长卿对这几人的怀疑更多……
  但现在,路长卿已经知道,怕是从中作梗挑拨是非,害自己当日被黄粱等暴虐一顿的人,恐怕就是程康郭简等人了!
  今日,林青林密等迫于黄氏的压力将自己驱逐,程康郭简等就恰好在此截击自己,也是最好的证明。
  毕竟要不是程康之流和黄粱有勾结,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巧!
  “你害我九死一生,我要你们的命,同时抢了你的储物袋——老夫原谅你们了!”
  看着还在海里被群鱼争食的无头尸体,路长卿摸出了程康的储物袋,运转修为,冲击其上设置下的神识锁,同时暗暗期待……
  传说中,杀人夺宝,那可是发家致富的不二法门。
  虽是程康等主动上门被自己杀人夺宝,但路长卿还是希望对方的储物袋里能给自己一点惊喜,让自己不至于白忙活一场……
  与此同时,身在赤化坊的黄粱眼见天色大亮,但程康等众却还没传讯向自己报喜,心知不妙的他,又连发数道传讯符……
  眼见黄粱连发数道传讯符都没得到任何回答,在一旁的林青心中暗自激动道:“说不定那些野修已经得手,只是不想回复黄少你而已?”
  “路长卿的人头可价值千灵!”
  黄粱冷笑一声道:“所以无论如何,那些杀才都一定会回讯——除非,他们都已经死了!”
  “数个凝气四五层之修都死在路长卿这个凝气二层手上?这不太可能吧?”林青道。
  “可不可能的,去了结缘坊不就知道了?”
  黄粱邪邪一笑,拿出一张远距离传讯符激发之后才对林青伸手道:“未来岳丈,要不要同去?”
  现在估计比路长卿自己都怕他会不会死的林青,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