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38章 有实力才有公平

  PS已更四章,还有三章,还有还有……
  …………
  除了炼材,剩下的平分?
  听到这话,路长卿狐疑的看着崔羞月……
  虽说活捉黑面煞,路长卿居功至伟,因而别说那些上好炼材已经被崔羞月多分了不少,就算是所有之物平分,他都受之无愧……
  更别说是只是剩下的平分了。
  但明显的,路长卿不可能如此天真。
  两世为人,历经三界之事。
  路长卿早就清楚,只有孩童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没有少出力,就可以均分所获……
  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去要求公平,在很多时候都是取死之道!
  也是因此,在听到崔羞月的提议之后,路长卿不但没有因此而欣喜若狂,而是满脸狐疑,心说此女今日,居然如此好心?
  “这老家伙简直人老成精!”
  看到路长卿的眼神,崔羞月知道瞒不过,因而也不相瞒,坦然相告道:“东西我可以多分于你,不过这生擒黑面煞,窥破亡灵域之修阴谋不轨之事,便再也与你无干——如何?”
  “若非因为在下,前辈又岂会冒此奇险?
  因而别说前辈让利于在下以求生擒黑面煞之功,就算是不让利,在下又岂会与前辈争功?看来前辈对在下的误解,实在是太深了……”
  路长卿满脸委屈,接着才话锋一转道:“不过既然前辈执意让利于在下,在下要是坚持不受,倒是拂却了前辈一番心意——既然如此,那就依前辈所言便是……”
  虽恼火于路长卿得了便宜还卖乖……
  但顺利达成目的的崔羞月依旧是喜不自禁,因而也就不跟路长卿计较,直接开始分起了东西。
  路长卿和崔羞月埋伏风行烈之处,距离雷击坊极远。
  因此,虽身处周边之修,被路长卿制造的土炸弹的连环爆炸给吓的不轻,但在雷击坊内,等闲之修却对此毫无所觉……
  不过,虽等闲之修毫无所觉,但如马氏老祖,马成,芳姨以及同样身处雷击坊的公孙,徐滨等筑基之修,却在爆炸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全被惊动了,并几乎同一时间飞身掠出了雷击坊。
  两帮一族,斗足数百年,现今更是斗的势同水火,几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因此,几乎同时掠身而出雷击坊数人看到对方,各自之间,都满是警惕之意,生怕那动静是对方又设下了什么陷阱!
  最终还是芳姨打破了沉默,冲着鹰鹫帮帮主公孙以及金线帮帮主徐滨各一拱手道:“刚才感知乱石峡方向似有筑基之修交手,此事二位帮主是否知情?”
  “芳道友此问,怕是问错人了罢?”
  公孙冷笑一声道:“难道此事不是该问马老前辈以及马家主以及芳道友自己么?”
  “我马氏,可没你们鹰鹫帮以及金线帮那般下作!”
  马成磨牙道:“别以为没有证据,我马氏就不知我家产业遇袭,以及我家三叔重伤之事,皆是由你二帮指使所起——这笔账,我马氏迟早要跟你二位算个清楚!”
  “我二人随时恭候!”
  公孙徐滨二人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反唇相讥道:“说到下作,我二人可远远不及你马氏——毕竟今日观马老前辈之风采,可半点不似根基受创,修为大损的模样!”
  马氏老祖闷哼一声,却不答话。
  很明显是自持身份,不屑与两个晚辈掰嘴皮子。
  “家主,二位帮主,似乎现今绝非言我三家孰是孰非的时候!”
  眼见马成又要开口反唇相讥,如此下去怕是没完没了,因而芳姨不得不再次开口,看着公孙和徐滨道:“你我三家,受命于仙盟统辖雷击坊这混乱之地,虽我三家平日纷争不断,却依旧有护一方安宁之责!
  今日乱石峡之异相,若非我三家所为,那么便极有可能是敌意之修为祸之举,我们不得不防!
  否则出了事,仙盟追究下来,我等可谁都落不着好!”
  说到此处,芳姨微微一顿才再次开口道:“在此,我敢以马氏的名义向二位帮主保证,乱石峡之事,绝对和我马氏无关……”
  “也绝对于我二人无关!”
  见芳姨之言不似有诈,公孙徐滨也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就定是外人所为了!”
  马氏老祖这才开口道:“倒要看看,到底是何许人等,胆敢于我马氏的地盘如此跋扈——真当马某已经老的提不动刀了不成?”
  话音未落,马氏老祖的身形便已化为一道流光,脚踏法刀,直扑乱石峡。
  马成芳姨,自然立即御器跟上。
  “好快的速度!”
  看着马氏老祖随意御刀,便远远将马成芳姨甩开的模样,公孙徐滨心头一凛,却也不甘示弱,各自御使法器飞速追上……
  峡谷内,路长卿和崔羞月的分赃已告尾声,正为最后一门法诀而争执不下。
  之所以争执,倒不是因为此法诀品级极高,二人都想据为己有之故,而是因为这法诀乃是一本亡灵域之特有术法,当是风行烈所修……
  按照崔羞月的想法,这法诀就该归她。
  毕竟现今,仙盟不但对亡灵之修悬出众赏,同时对上缴亡灵修士所修炼的法诀,同样也颇有赏赐……
  原因相当简单,莫过于想要多研究亡灵之修的法门,以寻求应对之道。
  但在路长卿看来,仙盟和亡灵域之修为敌多年,相信对亡灵之修的研究也已经相当透彻,多一本法诀或者少一本法诀,根本对仙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对自己,那可就不一样了!
  今日眼见崔羞月和风行烈交手。
  明明崔羞月的修为更高法宝更好,却几乎从头至尾都被风行烈压着打,要不是他自己丢出了一堆的土炸弹……
  崔羞月现下能还能不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当真难讲!
  而风行烈之所以能将崔羞月逼至如斯,靠的可全都是其功法奇诡,而非其实力真的就比崔羞月强!
  “前辈你背靠宗门,又满身宝物,对上这亡灵邪修尚且如此吃力,就更别说是我辈散修了!”
  路长卿道:“若是前辈肯将这功法交由在下,只要在下细细研究一番,相信在下今后再遇此等邪修,定能轻松应对,绝不至如现今这般,居然要陷前辈于危险境地……”
  “别说的你想要这邪修功法,都是为了本姑娘考虑!”
  崔羞月气咻咻道:“路长卿,你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就是看着邪修功法威能强悍,因而起了贪念么?”
  “前辈!”
  路长卿悲愤道:“在下虽资质很差修为不高,但一身正气——岂会修习这等邪门功法?”
  “就你还一身正气?”
  崔羞月闻言嗤笑,正要挖苦一番……
  却听长空雷音阵阵,却是有人御器飞速而来……
  “当是雷击峡两帮一族之筑基前辈到了!”
  路长卿提醒崔羞月,表示自己虽同意将生擒亡灵邪修之功让给她,但她能不能保住,可就和自己无关了……
  就在崔羞月闻言脖子一梗,心说虽雷击峡两帮一族和自己刹海门地位相仿,但刹海门之实力却远胜三家!
  只要三家得知自己刹海门内门弟子的身份,料想三家绝不虎口夺食,同自己争抢此等功勋云云之时……
  却见路长卿已经胳膊一探,那原本没决定归属的邪修法门,早已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