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30章 别来无恙

  “道友,有些眼生啊!”
  刚刚踏入东市,便立即有一油腻之修迎来,满面和气的笑道:“新近而来的结缘之修?”
  “然也!”
  路长卿从善如流。
  “道友苍鬓鹤发之年,却还甘为结缘之修以求仙缘,道心之坚,实乃贺某生平仅见!”
  油腻之修满脸膜拜,然后才压低声音道:“观道友已经引气成功,想来此来东市,是想觅得一门术法?前些日子,贺某机缘巧合,于一前修秘府之内得一术法秘简——你我有缘,若是道友有意,贺某愿意忍痛割爱……只要三块灵石,贺某便让与道友如何?”
  “前辈好意,路某心领!”
  路长卿笑笑表示,自己囊中羞涩,就不必了。
  “路道友,别走啊!”
  贺姓之修忙道:“要是你嫌贵,价格方面,咱们可以谈嘛!”
  路长卿只是摆手,根本不接话。
  “榆木脑袋,活该你垂垂老矣才堪堪引起入体!”
  眼见势不可为,贺姓之修恼羞成怒的低骂几句,这才不再纠缠路长卿,而是继续于东市口张望。
  “道友倒是机敏,没给那姓贺的骗了!”
  待到贺姓之修离开,才有对此间情况较为了解之修对路长卿道。
  路长卿便笑,心说这种事,和机敏何干?
  如林木在介绍东市之时,将之形容为底层散修的乐园这种事,也只有林木这等心思单纯的少年才会相信。
  毕竟两世为人,都在底层长大的他,见的最多的就是底层的蝇营狗苟。
  哪儿有那么多的阳春白雪!
  摆脱了第一波纠缠之后,接下来的就顺利多了。
  见到路长卿过来,纷纷有摆卖之修开口招揽,表示自己等是诚信经营,童叟无欺,要是路长卿有什么看上的,就尽管开口,价格方面,一定公道。
  “好说好说!”
  路长卿从善如流的蹲在一个摊位前,拿起了一枚无论从线条还是从材料都极其粗糙的符篆。
  “这是低阶辟水符!”
  估计是注意到路长卿脸上那不满意自己的神情,摊主忙干笑道:“在下这制符的手段虽然是差了点,但关键是便宜啊——正统的辟水符,没有一块灵石,绝无可能,但我这辟水符,一块灵石十张!”
  “的确便宜!”
  路长卿点头,却半句不提买的话,只是捏着符篆问:“这符篆是什么材质?”
  “当然是一阶妖渔皮了!”摊主回答。
  “那这符文是以何绘制?”
  “妖渔血!”
  “光妖渔血?”
  “根据符文种类的不同,绘制符文也得采用不同种类的妖渔血,但基本没有别的东西……”
  制作此等低阶符篆所需之材并非秘密,秘密全在于那符文的细节之中,所以对于路长卿的询问,摊主也不隐瞒,只是不耐烦之色明显。
  “这妖渔血如何区分种类?”路长卿接着问。
  “……”
  摊主终于忍不住了,闷声道:“你到底买不买啊?”
  “下次,下次!”
  路长卿干笑两声之后下一个摊位,拿起了一柄木剑,赞道:“好剑!”
  “道友有眼光!”
  摊主顿时眉飞色舞自卖自夸道:“此剑乃地火乌木所炼,自带烈焰堪比凝气三层之修全力一击,而且足足可以使用三次——道友要不要来一柄!”
  “地火乌木?”
  路长卿饶有兴致道:“难道这木剑都是必须用地火乌木所炼方可么?”
  “自然不是!”
  摊主耐着性子解释:“根据材质不同,所炼木剑之附属特性自然也不同,修士可根据自身所修之需求选择!”
  “原来如此!”
  路长卿连连点头道:“那除了地火乌木,各种可炼制木剑之炼材,还有哪些?”
  “你买不买?”
  摊主磨着后牙槽道:“要买就买,不买就滚!”
  “下次下次……”
  路长卿尴尬致歉,然后走向了下一个杂物摊位,不等停步就注意到了摊主警惕的眼神,忙又是干笑一声继续前行,直到有摊主赔笑招揽,这才蹲身查看,闲聊几句之后又开始好奇询问……
  于是没过多久,整个东市就传开了有一苍鬓鹤发之老修,光看不买不说还问题贼多的传说……
  与此同时。
  林氏一众正分别于赤化坊各处。
  林雪强撑笑脸的在跟黄粱周旋,林木正舔着脸对一俏脸羞红的小女修献媚,林祥林慧等修在某人流稀少处和人争吵……
  林春林密等林氏长老跟一众各家族的家主长老之类一起。
  一众家族之家主长老正在闲聊,但话里话外都无不是在嘲讽林氏居然落魄到了需要自操耕渔的地步,甚至有人故意高声奚落的表示,若是某天林氏被剥夺了封海,欢迎林春林密依附于自家,到时自家定然会看在今日情分,多多照拂之类……
  听到这些,林春林密等简直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人周旋,洽谈一些必要的交易,将那些海捕之物,通过这些家族换成灵石灵果丹药符篆之类……
  随着时间的,更多的飞舟在逐渐抵达,赤化坊的人越来越多……
  章兆鸣,柳田非二人便在此时跟着主家下舟,照例接受一番诸如不得惹事之类的训诫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四处寻找……
  不一会儿,便给二人找到了不少同舟而来的结缘之修。
  “章道友,柳道友,别来无恙啊!”
  看到二人,无论在来舟之上如何,但结缘之修们依旧都非常高兴,毕竟都是结缘之修,还同舟而来……
  怎么说都倍感亲近。
  “无恙无恙!”
  章兆鸣柳田非虚与委蛇一番,刻意打探一众人等和谁家结缘,修行之功法或者结缘之俸又是如何等等。
  “你们所言这些家族,我等都没听过,估计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家族吧?”
  “和我二人结缘的顾氏,那可是方圆万里,首屈一指之家,家族老祖,那可是筑基中期之修,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突破到后期——说不定哪天,我们可就跟着顾氏一起搬往迷雾海啦……”
  “你们的结缘之俸,一月才两三块灵石?才一份灵粮?”
  “我们足足半袋灵粮,吃都吃不完,灵石更是有足足四块!”
  章兆鸣柳田非二人下巴翘的老高,唾沫横飞道:“家族给我们的功法可是二阶下品的功法,而且还给我们配备了聚灵蒲团——感觉不用一年,我二人就可以引气成功,成为真正的修士啦……”
  “二位道友之福缘,真是羡煞我等!”
  如邢慧生等几人闻言,那是羡慕无比,马屁如潮道:“若是二位道友将来修有所成,可一定得多多关照我等才是啊……”
  “放心吧,我等同舟而来,也是有缘!”
  章兆鸣柳田非哈哈大笑得意洋洋道:“到时候我二人定然关照你等的……”
  邢慧生等人闻言喜不自禁,又是围着章兆鸣柳田非一阵马屁如潮,几如众星捧月。
  但也不是所有人等都买章兆鸣二人的账,比如郑斯有孟志林等几人。
  见二人依旧如飞舟之上一般自以为是夸夸其谈,郑斯有孟志林几人干笑敷衍几句,便借口有事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