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17章 双标

  PS还有……
  ……
  黄氏的事闹的这么大,甚至连刹海门内门都被震动……
  和黄氏同处刹海门辖下海域的林氏之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黄氏之事给林氏带来的影响,却截然不同。
  如林青林密等人,除了在知道黄氏倒霉,兴奋的骂一声他黄氏作恶多端,这就是报应之外,就是兴奋于黄氏现在自顾不暇,没功夫带着一帮家族对自家进行打压了……
  现今自家自操耕渔,还有偿还积欠后所余的部分铁精以备不时之需……
  再没有黄氏的打压,林青林密等相信,自家林氏的日子蒸蒸日上,那是板上钉钉的!
  偶尔几次喝酒到酣畅处,几人甚至都忍不住的畅想,如此发现些年,家族积攒底蕴,倾力助林雪林木筑基……
  到时家中有两位筑基带领,自己林氏说不定也有希望在将来十几年后的封禁海域开拓盛世中夺得些许功勋……
  不敢说足以将家族进迁至五段线海域这些,但凭着功勋求得一片更富饶一些,更广阔一些的封海,却是可以想上一想的!
  “到那时候,咱们就可以祈香告愿,让我林氏先祖们知晓,我们这几个不成器的子孙,没有给他们丢人了!”
  想着这些,林青林密等人不知道多少年来,第一次如此意气风发,如此满怀希望。
  之前,因为偷看皇书之事被林雪发现,林木林祥等人虽然有时还是心痒难耐,却畏于林雪雌威,不敢放肆。
  但在听到黄氏因为皇书而搞的鸡飞狗跳,不但黄氏老祖吐了血,黄氏家主气晕黄烟被气的走火入魔,就连诸多家族都和黄氏划清界限……
  以前还不可一世的黄氏,在短短的一个多两个月里,瞬间便有大厦将倾之势。
  林木林祥等人激动了!
  毕竟这意味着即便他们偷看皇书的事再被林雪知道了,自己等只要用想欣赏一下黄氏兄妹轮乱的丑态作为借口,就大概率的可以逃脱惩罚了!
  只可惜他们出手的太晚。
  等到他们摇晃着灵石,想要再购买一本的时候……
  不但平常那些探头探脑在赤化坊售卖皇书的家伙是一个都看不见了,就连他们放话愿意以数倍的灵石请求转让,都没人愿意搭理他们!
  一群心痒难耐的家伙是求爷爷告奶奶。
  最终才以皇书数倍的价钱,从一同好之修手中租借了一本一饱眼福。
  虽然价格贵的如同被劫,但林木林祥等人明显觉得物有所值——一方面是因为书中情节,实在是让人血脉偾张,另外一方面则在于他们租借的这本书,是带彩页的!
  彩页之中的那些男女,一个个是画的惟妙惟肖,特别是他们熟悉的黄粱,黄莺,黄氏家主黄州,那就跟是跟本人从一个模子里刻下来的一般。
  “难怪黄莺要寻死,难怪黄烟会走火入魔黄氏老祖会吐血,就连脸皮厚过城墙的黄粱现在都不好意思出门……”
  林祥等人兴奋的滋滋有声道:“就这书这彩页,就差没将书拍他黄氏一家脸上说这些丑事说的就是他家了!”
  唯独林木看越觉得不对味,越看脸色越古怪……
  “你胡说什么呢你?”
  最近心情极差的林雪在听完林木的话之后,火冒三丈的呵斥道:“你少在这儿血口喷人,路长卿虽说算不得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绝不会干这什么写皇书的龌龊之事!”
  “那姐你说,这事要不是老路他干的,那还能是谁干的?”
  林木道:“不说是谁迟不编排黄家早不编排黄家,却偏偏在黄粱想害老路之后编排黄家,他老路嫌疑最大这事,就说老路他一从武道界上来的人,在此界一无亲朋二无资质,却偏偏有数不清的灵石用来提升修为——他这灵石哪儿来的啊?除了用写皇书这种又不用本钱还不用资质修为的手段,姐你自个儿说,他凭啥能赚到那么多的灵石?”
  虽然不想承认,但林雪不得不承认林木说的很有道理。
  但吭哧半天之后,林雪脖子一梗道:“就算那些皇书真是路长卿写的,那又咋了?那他当时的状况,不也是没办法么?再者说了,人家写皇书赚那么多的灵石提升修为,那是人本事,不像你——拿灵石去看人家写的!”
  林木闻言气的简直都想满地打滚,心说姐啊姐,咱们讲讲道理成么?
  胳膊肘向外拐,它也不能这么拐的好么?
  他老路写皇书赚了灵石,那就是他本事,我这看个皇书而已,我掏自个儿的灵石没坑谁没害谁的——你当时是咋对我的?
  那是又要打又要杀的!
  做人可不带这样的!
  当然最让林木生气的,还是明明路长卿知道自己偷偷摸摸的看他写的皇书,可路长卿居然还瞒着他,害他不得不去花高价购买……
  “起码多花了近百灵石的冤枉钱啊!”
  林木牙根子都在痒痒的跺脚,心说老路啊老路,你别让本少爷再看见你!
  “少跟我这儿装腔作势,还别让你看见他——我看你是巴不得看见他呢!”
  林雪道:“要再见着他,我看你非得天天泡皇书堆里你!”
  “姐,我看到时候你还是先管好老路,再来说我!”
  林木脖子一扬,一脸你自家的事都还没管过来呢,还好意思说我的表情!
  林雪便气的直哆嗦,也暗恼路长卿怎么能干出这等事来。
  但也只是恼,却无半点埋怨……
  毕竟就不说路长卿依靠这皇书,狠狠的煞了一把黄氏的威风,帮自家出了一口恶气不说……
  就如她之前所说那般,以当时路长卿的情况,根本就是情非得已。
  因而相比因为路长卿写皇书这事,自己再想教训一下林木都显得有点底气不足而埋怨路长卿,林雪现在反倒更担心路长卿的安危……
  毕竟路长卿这一手,可算是将黄氏给得罪死了!
  要是给黄氏知道这事是他干的,怕是会恨不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就在林雪忧心忡忡没几天之后,她便又接到了林木转交过来的路长卿的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