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64章 礼数

  “根本就和当局者迷无关!”
  路长卿摆手,不想说孙虎儿根本就是因为出身关系,在底层泡的太久,干大事惜身见小利忘义这种性格已经深入骨髓,根本无法改掉,谈了也是白谈……
  再者这生意对于自己就是无奈之下捞一笔快钱,以后一有机会,就会另谋出路,根本不可能做太久……
  那些尝到甜头的盗版商们最后肯定也会大力开发这小皇文的生意,也不可能让自己专美多久之类的话。
  只是凝实孟之运郑斯有二人一阵后笑道:“灵机涌动,居然于同一月内引起入体——恭喜恭喜!”
  “足足八月方引气入体,和路道友你半月便引气入体,可差的太远!”
  闻言满脸喜气的郑斯有孟之运二人自谦一番又感谢道:“最后还是得多谢路道友,要不是你助我二人赚得灵石,否则光靠那点结缘之俸,想要引气入体,还不知得何年何月……”
  “我等之间,何须如此!”
  路长卿笑笑,问二人修行之间,可有何疑问,自己虽然也才凝气一层,但终究先行一步,当可探讨一番……
  二人便问了些术法相关的问题,但更多的还是集中在路长卿的修行速度,如许之快的问题上。
  明显,对于路长卿那堪比天骄的修行速度,二人是艳慕已久。
  “我之修炼速度,乃是以承受根基不稳之代价得来,绝不可取!”
  虽然没提自己大量购置灵果辅助修为之事,但一听路长卿承受根基的话,郑斯有孟之运便已经心头了然,同时也明白路长卿这么做,是不得已而为之……
  毕竟他的年纪摆在那里,想要按部就班,扎实根基,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既然二位知道我的修行之法,并不可取便好,但至于如何抉择,还看你二人自己!”路长卿道。
  这几个月来,郑斯有孟之运二人帮忙翻抄小皇书,帮忙采集露芽藻,可着实没少赚。
  不但充分的保障了修炼质量,同时包括结缘之俸在内,还分别足足攒下了近一百五十块灵石。
  一百五十块灵石,在路长卿的眼里可能不值一晒,但对于一般之修,特别是结缘之修,那可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毕竟结缘之修,大多都三块灵石的月例,又没有什么外快。
  要不是因为路长卿,二人敢肯定,自己二人想要攒下这么多的灵石,都不知道得猴年马月!
  可即便攒下了这么些灵石,但想要像路长卿那般每天一个灵果的修炼,他们也压根不敢想——毕竟,攒了这么久的灵石,才够一月之需啊……
  所以听到路长卿的话后,郑斯有孟之运二人苦笑道:“若是可能,我二人倒是想试试路道友你这般修行之法,可惜我二人比不得你,根本无法担负如此修炼之法……我二人还是夯实根基,步步为营为妙!”
  “你二人终归天赋稍好,相信即便步步为营,也定有赶超于我之时!”
  路长卿和二人笑谈一阵,正欲分别之时,却见一群人大刺刺而来……
  不是章兆鸣柳田非等等,还能是谁?
  说起来,自从初次在赤化坊,章兆鸣柳田非等想要在路长卿等人面前炫耀一番,结果装逼不成遭雷劈之后……
  他们之间几乎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倒不是说就再也没有遇到,而是说每次看到路长卿,章兆鸣柳田非等人便远远的避开,避免和路长卿他们碰面而已。
  性子相对急躁些的孟之运偶尔看到一群人,想要过去显摆一番的时候,都被路长卿给拦住了……
  说到底,虽然不喜一群人,但路长卿也绝不至于因为小小过节,就主动凑过去找几人的麻烦。
  一来他不喜仗势欺人,二来是他觉得如此这般,太过于幼稚,根本没有意义。
  因此,看到一群人过来,别说是路长卿郑斯有了,就连孟之运都咦声道:“这群家伙,以往看到我等是避之不及,怎生今日居然主动凑上前来——莫非之前,自取其辱的还不够么?”
  “我怕是……”
  早已凝气一层,神识已能外放三丈的路长卿眼见一群人靠近,远远一扫之后,嘿嘿笑道。
  “路道友,郑道友孟道友,好久不见了!”
  到的近前,章兆鸣柳田非大刺刺的一拱手道。
  “什么叫好久不见?”
  孟之运嘿嘿怪笑有声道:“之前于赤化坊,我可多次看到你等——可惜你等是看到我等就躲啊!”
  郑斯有也是笑道:“怎生今日见到我等,不但不躲,居然还主动凑将过来?难道又是想要叫上一声前辈不成?”
  “叫前辈是要叫的,不过这次,可不是章道友柳道友叫人,而是你二人该唤章道友柳道友一声前辈了!”
  邢慧生一脸狗仗人势的表情跳将出来道:“不怕告诉你等知道,章道友柳道友现在,已经成功引气,是真正的修士了!”
  章兆鸣柳田非鼻孔朝天,不可一世的瞪着路长卿道:“现在路道友知道,我等为何过来了么?”
  “不知!”
  路长卿道。
  “不知,那我二人就话与你知!”
  章兆鸣柳田非恨恨的盯着路长卿道:“当初,你不过仗着侥幸早早引气入体,便故意当街羞辱于我等,现在我二人也已经引气入体,以我二人之资质,将来定会早于你凝气——当日让我等唤你前辈,它日我等定要你加倍唤回不可!”
  “是吗?”
  路长卿笑眯眯道。
  “路道友,难道你没听过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话?”
  邢慧生嘎嘎有声道:“别以为自己侥幸引气的早,便以为自己如何——告诉你,论天赋论资质,章道友莫道友,可要高出路道友你无数,你居然毫无自知之明的得罪他们,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你啊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路长卿无语的指点着邢慧生道:“就算我得罪章道友莫道友,是路某自取其辱,可你一尚未引气之修,跑到老夫面前替他二人出头,难道就不是自取其辱?”
  越说,路长卿的声音越冷,最后更是声色俱厉道:“看来你上次叫的前辈还是不够——见到修行前辈该行如何礼数,刑道友,不用我教你吧?”
  额……
  原本蹦跶的挺欢的邢慧生听到这话,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刑道友,你不用怕!”
  章兆鸣柳田非二人却在这时冷笑开口,上前一步盯着路长卿道:“难道路道友还想如上次一般,仗着修为以大欺小?路道友别忘了,现在我二人也已引气入体——若是路道友想要以大欺小,可得先问过我二人,答不答应!”
  “章道友柳道友误会了!”
  路长卿笑笑道:“老夫的确是想念在同舟结伴,也算有缘的份上,以前辈的身份让刑道友知道知道这修行界的规矩,但同时,老夫也想顺道教教你们二位同样的规矩——叫前辈!”
  “同为引气之修,想让我二人叫你前辈——简直恬不知耻!”
  章兆鸣柳田非骂道:“路道友,我看你莫不是老糊涂了,以为自己已经凝气成功了不成!”
  “那可说不准呢,他都老成那样了!”
  邢慧生等人立即夸张的尖笑不已,表情如同捡到了枪。
  “怪我怪我!”
  路长卿闻言丝毫不恼,连拍脑袋后道:“的确是老夫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忘了引气之修尚且无法外放神识,因而你二人无法感知到老夫的修为——不过术法诸位道友应该认识吧?只有凝气成功,才可能修习术法这些常识,相信你们也都知道吧?”
  说话间,功法运转,灵机涌动中,灵爆术,引而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