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14章 御使双器

  虽因为修炼灼神刺的缘故,现今路长卿的神识已经不再是他的劣势。
  但同时御使清风剑和符枪,对于刚刚进阶凝气三层的他来说,却依旧是困难重重,甚至都不能用顾此失彼来形容。
  毕竟顾此失彼更多的时候是用来形容能力勉强的,而路长卿现在,则根本就是无法做到同时御使清风剑和符枪!
  因为他一旦想要掌控符枪,那么清风剑立即就会失去控制。
  而想掌控清风剑的话,符枪就又会立即失去联系!
  “看来想要在凝气三层便一心二用,同时操控符枪和清风剑,怕是不到凝气四层,是没有任何可能了!”
  折腾了数个时辰,除了将自己累的够呛之外,却依旧没能达成同时操控符枪和清风剑这个目的的路长卿微微摇头,心说自己还是有些相当然了……
  不过几个时辰的操练,虽最终未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但路长卿却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几个时辰下来,路长卿现在对符枪已经清风剑的操控不敢说炉火纯青,却也颇具风范,无论是速度以及准度,都有相当水准……
  要不是身上还带着些刚刚突破,境界未稳的迹象,单看他对符枪已经清风剑御使的熟练程度的话……
  怕是根本没有修士会相信他学会操控御器才不过数个时辰这个事实。
  如果知道,定然会惊为天人!
  毕竟除了那些天纵之修外,等闲之修想到达到如此御器程度,没有一年半载的苦心练习,怕是根本没有可能!
  这点,路长卿明显是不知道的。
  不过即便知道,他也不会意外。
  毕竟从武道开始,他就已经习惯了利用黑月吊坠对各种功法,以及武道招式甚至是术法施术的各种修弥以及调整……
  虽然御使符枪清风剑,他还没来得及利用黑月吊坠进行推演,但习惯了推演的他,在御器的过程中,也惯性的开始自我调整,推演,以求得到最好的效果。
  结果可能比不上利用黑月吊坠推演过后的那么好,但明显比一般修士瞎琢磨的效果要好上很多!
  对御使符枪清风剑的操练,除了让路长卿在短短的几个时辰中将自己的御器水平提升到了相当水平之外,他对清风剑以及符枪的特性,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可能因为品阶太低的缘故,符枪的操控明显比清风剑来的滞涩,速度也较清风剑慢上许多。
  清风剑操控起来,不但速度更快,更加犀利之外,而且更显轻灵!
  即便只是简单操控,无法如修炼了剑诀一般让清风剑如臂使指,想何等角度就何等角度……
  但相比符枪就只能直来直去,清风剑却能在操控之下,微微的划出弧线攻击!
  “到底是差着十倍灵石的法器啊!”
  在感慨着一分钱就一分货这话终究还是很有道理的同时,路长卿又情不自禁的对一起操控符枪和清风剑这事有了想法……
  倒不是他犯了执念。
  实在是在这雷击峡的野外,危机重重……
  如果他能提早掌握同时操控符抢和清风剑,再加上符枪和清风剑截然不同的特性,那么万一遇到敌意之修,便等于能在灼魂刺之外,多上一种对敌手段!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路长卿除了修炼稳固凝气三层境界外,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同时操控符枪以及清风剑上……
  不但自己积极开动脑筋想办法,同时也利用上了黑月吊坠。
  几天之后。
  咻的锐响之中,符枪划出一道黑线,直刺十五丈开外的岩壁!
  而与此同时,清风剑划出了一道淡淡的弧线,后发而先至之间,狠狠的斩进了岩石的侧后方中……
  在符枪攻击之下,岩石坚硬如同钢铁,符枪往往只能在其上留下寸许深浅的凹痕。
  但在清风剑面前,那坚硬如同钢铁的岩石却如豆腐一般,被轻松斩入大半,只余剑柄留在其外,兀自在余力之中微微呜鸣!
  “成了!”
  看到这一幕的路长卿喜不自禁,心说万一敌人一心抵挡符枪,那自己这清风剑出手,再加上清风剑远超符枪等低阶法器的犀利……
  即便不能做到一击枭首,绝对能让敌人阵脚大乱!
  要是给人看到路长卿不过凝气三层,却能一心二用,同时御使符枪和清风剑,不知道又会不会惊为天人……
  但事实上,路长卿其实并未做到一心二用,他只是用了个取巧的法子。
  先行御出符枪之后,便直接弃符枪于不顾,所有的心思,都全放在了御使清风剑上!
  符枪虽未被继续御使,却因为惯性的缘故,还在按照指定的方向进行攻击……
  也是因此,虽然看起来路长卿像是在同时御使两柄法器,但事实上从头到尾,他所御使的法器都只有一柄。
  只不过在中途换了个法器御使而已。
  因为符枪的攻击是依靠惯性,所以在攻击之后,根本无法收回。
  路长卿在利用神识收回清风剑后,不得不颠颠的走路过去捡回符枪……
  不过这点麻烦,相较于制造出同时御使双器假象对敌所带来的威慑,路长卿明显是乐于为之的。
  现下,凝气三层的境界已经稳定,御使双器也有模有样。
  再加上还有灼魂刺这个偷袭利器,自感等闲几个修士已经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的路长卿,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大着胆子回雷击坊一趟了……
  当然了,为了掩人耳目,路长卿也还是特意的选择了一个周边没有修士的时候,这才穿着全套的防护服从避雷针阵的薄弱处溜了出来,往腿上拍了两张神行符之后,这才向着雷击坊狂奔而去……
  回去之途上,偶遇不少野修。
  有的远远望到,双方便各自避开……
  可有的就不一样了!
  察觉到路长卿只有凝气三层的修为之后,其便眼神阴冷的靠近试探……
  每到此时,即便对方的修为有凝气五层或者六层,路长卿也绝不会慌张逃走。
  因为他很清楚,在这混乱之地的修士,有时候和欺善怕恶的狗差不多——一旦自己露怯,对方一定会穷追不舍!
  所以路长卿不但不会逃走,而且还主动放慢脚步,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瞪回去。
  于是在他回去的路途上,经常会出现如此有趣的一副画面……
  一凝气三层的鹤发老修一边手持一张传音符谨慎移动,一边恶狠狠的盯着对面修为远超于其的修士,一副你特么有种动老子一下试试的表情……
  场面当然凶险至极。
  只不过最终都有惊无险。
  毕竟这些修士虽然想杀人夺宝,却也会掂量后果……
  不说路长卿那一脸老子很不好惹的样子看起来比较扎手,就说其手里拿着的传音符,都足够让这些修士掂量掂量的了。
  也是因此,在几天后,路长卿终究还是有惊无险的回到了雷击坊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