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7章 老少斗法

  虽已泛舟海上,但路长卿却未急着海捕。
  他懒懒的坐在船舷,一边观察着不深海底的一些海藻,一边回想着昨夜一夜修炼的收获。
  因为所修之水木双养诀乃是经过黑月吊坠之推演修弥之故,所以昨夜一开始修炼,路长卿就已经感受到了天地中的那些零散灵气。
  只不过,接下来的引气入体,对他来说却没有感觉中的那么简单!
  打个比方的话,就是他的神识就像是一只笨拙的小狗,而那些零散灵气不但极其稀少,而且灵活的如同兔子……
  而那些天赋之修,他们的神识却往往如同灵敏的猎狗,更甚者可能还像是一张大网!
  “看来我这修行天赋的确是差的可以!”
  想着这些的路长卿感慨一声,然后长篙一挑。
  一株海底之海藻便已经被他挑出了海面,落入掌中。
  前方的海面之上,林木飞舟而来……
  “好你个路长卿!”
  看到舟内的海藻,林木是人未到声先至,兴奋的跟捡到枪了般的嗷嗷道:“我林氏与你结缘,是为了让你为我林氏尽心渔猎的,你可倒好,不好好渔猎居然在这里玩水草?回头我定要向杂事房通禀,扣你的结缘之俸……”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路长卿笑笑道:“我观察海藻,也是为了更加清楚的摸清妖鱼之喜好,以便让海捕更有效率,之前海捕在下都顺利完成任务,就是最好的证明——林木前辈身为家族子弟,别是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吧?”
  林木是回答知道也不是说不知道也不妥,顿时给噎的两眼翻白……
  路长卿笑笑,注意到林木身上之衣物和之前不同,点头笑道:“看来是雪儿前辈采纳了在下的建议,你等林氏子弟真的要自操耕渔了?”
  “你还有脸说?”
  原本就气的不轻的林木闻言再次炸毛,气咻咻道:“我林木贵为林氏少爷,就因为你瞎出馊主意,害的我都需要自操耕渔,传将出去,那些本来对本少爷有意的女修定然会因此离我而去,若真是如此——你自己说说,这笔账咱们该怎么算!”
  “作为林氏之结缘之修,雪儿前辈问计于在下,在下又岂能袖手旁观?”
  路长卿一脸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表情,然后才道歉道:“没能考虑到前辈道侣之事,倒是路某思虑不周——不过前辈放心,若是某天前辈真有属意之女修,在下定然会帮前辈出谋划策,必让前辈最终抱得美人归不可!”
  “就你这德行,居然也敢大言不惭,教我林木如何抱得美人归?”
  林木白眼,嗤笑道:“别以为你个老家伙巧言令色,本少爷就不知道你所做之一切,都是为了灵石——你以为我林木之灵石,有我姐的灵石那么好骗?”
  “咳咳!”
  路长卿连连干咳,转而兴奋道:“如此说来,雪儿前辈所允之灵石……”
  “我林氏之人,应承之事,一诺千金,少不了你的!”
  林木将灵石丢给路长卿之后,忽然怪笑出声道:“你如此挖空心思的从我姐手里骗取灵石,看来是自知天赋太差,无法直接完成引起人体,想以灵石为助?”
  “前辈慧眼!”
  路长卿点头道。
  “此乃常识,与慧眼何干!”
  林木白眼,紧接着便抓紧机会对路长卿又是鄙视又是挖苦的道:“虽因天地散溢之灵气稀薄,天赋不足之修若以灵石为助,的确可大大提高引起入体之几率——不过你嘛,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
  “何也?”
  路长卿问。
  “何也?”
  林木拍手断言道:“就你这资质,我林木断定你不行!”
  “林木前辈!”
  路长卿声带恼怒道:“虽我路长卿的确天赋欠佳,且年岁太高,但我之向道之心,天地可鉴——还望前辈,万万莫要太过小瞧于路某!”
  从遇到路长卿开始,林木几乎找路长卿的麻烦,往往的结果都是路长卿古井无波,反而将自己给气个半死……
  今次,可是林木第一次刺激的路长卿变了脸色!
  因此,林木不但没有因为路长卿的发火而如何,反倒兴奋的两手叉腰,眼角瞥着路长卿得意的仰天狂笑,一脸我就小瞧你了,你能怎么地吧的表情,心说看本少爷气不死你个老东西!
  “是可忍孰不可忍!”
  路长卿似乎真被林木的样子给气的不轻,白发长须乱颤咬牙切齿道:“既然林木前辈你如此小瞧路某,断定路某无法引起入体——你敢跟路某打个赌吗?”
  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林木心头狂喜,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将灵石还给林雪,被林雪猛夸说想不到你居然还有几分本事的场面了……
  因此强忍激动道:“你想怎么赌?”
  “若是我无法在三年之内引气入体,我输给前辈三十灵石,若是在三年内路某侥幸引气入体,前辈则需输给路某三十灵石!”
  路长卿盯着林木道:“前辈可敢?”
  “三十灵石?”
  林木一凛道:“你哪儿来的二十灵石?”
  路长卿举了举手中的灵石道:“除了这十块灵石,我一年还有二十余灵石之结缘之俸!”
  他的结缘之俸已经恢复到两块灵石一月之事,林木是知道的。
  但见路长卿如此信誓旦旦,林木却有点心虚了,心说这老东西这表情,看着是自信满满的样子啊……
  这要是输了,自己可就等于将整整一季的月例全都送给路长卿了……
  “看来林木前辈是怕了?”
  不等林木继续盘算,路长卿却已经在旁冷笑声声道:“前辈要是不敢,那就算了,不过在下还是想提醒前辈一句,那就是以后可千万别再仗着自己有点天赋,就随便看不起人——否则难免招人耻笑!”
  “什么?我不敢?”
  林木闻言气急败坏,指着路长卿的鼻子道:“赌就赌,不然别人还真以为我林木怕了你个老东西!”
  “口说无凭!”
  路长卿道:“需结符为誓!”
  “结符为誓就结符为誓!”
  林木开始摸誓约符,注意到路长卿眼底似乎有一丝窃喜,心头凛然补充道:“三年实在太长了,你个老东西现在气血已衰,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上三年呢——咱们以半年为期,不,干脆以三月以一季为期,一季之内你若是能引气入体,我便输给你三十灵石……”
  “即便天纵之才,也不敢说自己能于一季之内便引起入体!”
  路长卿悲愤道:“在下杂灵根的资质,前辈居然有脸提出以一季为期——你分明就是蓄意刁难,怕自己会输!”
  “我怕输,哼哼!”
  林木心虚的摆手,梗着脖子哼哼道:“本少爷懒得跟你废话,我就问你你是敢也不敢?要是不敢的话,以后就少在本少爷面前胡吹大气——就你那点斤两也敢跟本少爷打赌?都不知道撒泡尿照照镜子!”
  “我不敢?”
  似乎是因为林木的轻蔑,路长卿被彻底激怒,咬牙切齿道:“大不了就是三十块灵石,老夫有何不敢的!”
  “你同意了?”
  林木大喜,兴奋的立即就要激发誓约符道:“那我现在就结符为誓了啊……”
  “等等!”
  路长卿忙一伸手,嘿嘿道:“差点中了你的激将法——赌可以,但要是你输了,得给我翻倍也就是给我六十灵石,否则的话我不来!”
  我赢了才赢三十,你赢了我给你六十?
  听到这话,林木两眼一瞪心说你个老东西,当我林木傻子么?
  不过想到自己双灵根资质,完成引气入体也用了两个多月,路长卿杂灵根的资质,而且年逾七旬气血渐衰……
  想要在一季之内完成引气入体,简直没有半点可能……
  “六十就六十!”
  林木一边激发誓约符一边对路长卿得意洋洋的道:“我说你个老家伙,你让本少爷怎么说你好呢?居然硬要送我三十灵石花,本少爷也就只能勉为其难,却之不恭了,哇哈哈哈……”
  谁送谁灵石花那还不一定呢!
  路长卿暗笑不已,荡舟远去的同时又盘算开了……
  林木也是荡舟而去,心怀大畅中,甚至忍不住扯着公鸭嗓子放声高歌!
  那声音,直扎的路长卿是脑仁疼。
  不过想到那六十灵石,路长卿因为林木刺耳的歌喉而痛苦的脸色,立即就松解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