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80章 金大腿

  “在下路长卿,见过肖执事!”
  如无肖崇开恩,路长卿自知自己万难以古稀之年踏入此界。
  同时来路之上,肖崇对路长卿也是多有提点。
  因此匍一见肖崇,路长卿便大礼长躬。
  “免礼!”
  肖崇挥手,神识一凝中诧异道:“想不到你不过杂灵根资质,居然能于短短一年半修至凝气二层……”
  “得了些机缘!”
  知道不可能瞒过肖崇的路长卿没有隐瞒,但同时也表示自己的修为进境虽是喜人,却是以承受根基不稳,将来万一有机会筑基,其艰难程度恐是寻常之修数十倍的代价换来的……
  所以当前进境,是福是祸,还是两说。
  “于别人是祸,于你却是大福!”
  肖崇指点着路长卿笑道:“毕竟你年逾七旬,气血渐衰,现如今你虽根基不稳,虽万一可以筑基也困难重重,但目前看来,以你之修为进境,于八十之前进阶凝气五层,达到灵哺自身之境界,多得二十载之寿,已是板上钉钉——这些,你可清楚的很!”
  路长卿便嘿嘿一笑道:“若非前辈破格接引,在下有岂能有此机会?”
  这个马屁,拍的可谓恰到好处。
  少一分则嫌生疏,多一分则显谄媚……
  总之,肖崇闻言是哈哈大笑,也懒得说自己不过是公干之类的事,只是笑道:“真想不到当初随口让你来此看我,你我却还真有机会于此相见——观你似乎神识混沌,似乎受创……你可是为此事而来?”
  路长卿便将在巨舟之上因为偷听谈话,被陈金飞出手教训了一顿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刹海门乃是落雁宗下属十二门之一的门派,而肖崇现今则贵为落雁宗丹房执事……
  只要他开口,别说区区几个内门弟子,即便是刹海门的长老护法,恐怕都得倒大霉。
  只不过想到自己对路长卿虽然印象不错,但因此而大动干戈,肖崇却是有些迟疑——说到底,还是觉得不值得。
  肖崇虽只是微微迟疑,但路长卿人老成精,岂会体会不出其中之意?
  好在路长卿本就非为此事而来,所以假装没注意到肖崇的表现,只是自顾自的说起了林氏之事,并在肖崇要有所表示之时晒然一笑道:“都是些琐碎之事,虽然麻烦但在下自信还能够自行解决……”
  嗯?
  听到这话,肖崇一愣,心说你修为不到三层,且又毫无背景……
  何德何能敢自言处理好这些事?
  但同时,肖崇也因此对路长卿更加高看一眼——毕竟修过三百年,见过无数人和事。
  在他所遇到的人中各种人等都有,但最终修有所成者,却绝无一个是一遇到什么事情就求诸于人者!
  反倒是某些人,天赋可能不高,背景可能也不是太硬,却因为一股子的傲气,最终却硬生生的闯出一番天地来——比如他自己,又比如眼前的路长卿!
  想着这些,肖崇看路长卿的眼神是越来越和善,要不是路长卿白发长须实在太老的话,那眼神简直都可以用慈爱来形容了!
  不求肖崇帮忙,当然有关系还没到让其帮自己如此大忙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路长卿不远万里的过来,是想寻找一根可以当做长期靠山的大腿,而不是解决眼前的麻烦!
  现在,肖崇因为晋升为丹房执事,其在路长卿眼里的价值,那也是大幅提升,已经从一根普通的大腿,变成了一根金大腿!
  如果因为些许小事给人看轻,让已经都差不多到了怀里的金大腿都给飞了——这种蠢事,路长卿是万万不可能干的!
  也是因此,注意到肖崇听完自己的话之后的表现,路长卿微微一笑,心说现在看来,自己现在抱上这根金大腿的成功率,起码已经有九成了!
  毕竟他对自己带过来的东西,可是有着绝对信心的!
  “在下此来,其实仅是专程感谢前辈对在下之大恩——此物是在下偶然所得,希望还能入前辈法眼……”
  路长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盒,打开放在了肖崇面前的矮几之上。
  肖崇眉头紧皱。
  修三百余年,并且能够执掌落雁宗丹房,很显然其在丹药灵物等等方面的眼界,绝对差不了……
  可现在,肖崇发现,自己虽然能感受到玉盒内那些粉末中散发出的淡淡灵机,却根本无法断定这些粉末是何种灵物所成,更别提知道这些粉末有何等功用了……
  “此物在下为之起名为清心茶!”
  确定肖崇无法分辨玉盒中是何物的路长卿又是微微一下,然后才挽起衣袖开始从储物袋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茶盏热水等等开始泡茶,却对此茶的效用不发一言,只是表示肖崇喝过之后便知。
  茶盏洁白如玉。
  碧绿的茶水盛于玉盏之中,几如翠玉,再加上路长卿白发长须,舒缓得宜却又行云流水般的沏茶过程,情不自禁的给肖崇一种玄之又玄,几如悟道之感……
  “妙哉!”
  肖崇赞叹一声,这才端起茶盏轻嗅,确定无误之后一饮而尽……
  之后,两眼大瞪,惊呼道:“此清心茶,居然有清明神魂之效?”
  “然也!”
  一直关注着肖崇表情的路长卿见状笑答。
  “此茶,制成难否?”
  “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此茶之原料,价值昂贵否?”
  “虽非昂贵,但制得繁琐,恐难大量出产……”
  路长卿微微一叹,不会告诉肖崇这清心茶现今虽的确无法大量出产,但将来……
  倒是原本激动不已的肖崇在听到清心茶无法大量出产之时,连呼可惜。
  毕竟,具有清明神魂之法宝,不但稀少的可怜,而且价格也高昂的令人发指,动辄十数万灵石!
  有相关功效的丹药虽然要便宜的多,效果一般的甚至只要一两百灵石——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丹药都是消耗品,一枚之效只能延续二十四个时辰,仅能供给两次修炼所需!
  这些东西,即便是他这个金丹之修承担起来都压力山大,就更别说是那些普通之修了!
  但这清心茶这不同。
  其之清明神魂的功效,的确无论比之相关丹药,或者法宝来的要差上太多,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它便宜啊!
  一次服用如果不过块吧两块灵石,一般之修都能负担得起……
  若是能大量生产,其中利益,不问可知!
  不过虽然遗憾,肖崇却也道:“如此对你,其实也算好事一桩!”
  路长卿点头,岂会不明白婴儿抱宝,怀璧其罪的道理?
  不过同时路长卿也笑道:“此茶虽无法大量出产,但只要前辈喜欢,无论多少,在下定然有求必应!”
  清心茶的功效低微,对肖崇这个金丹之修可有可无。
  但别忘了,在此界,每个大能之修的背后,往往可都有着一个庞大的家族——这清心茶对肖崇虽然效果不大,但对肖氏那些低阶子弟来说,那可绝对是宝贝!
  要是路长卿以后每月能提供那么几份灵茶辅助肖氏子弟修炼,不说能帮家族再培养出几个修有所成的弟子,就说灵石,都绝对会因此而省下一大笔!
  也是因此,在听到路长卿的话之后,肖崇大喜道:“如此,那我也就不拂你之好意了!”
  “应该的!”
  路长卿也是开心不已,毕竟肖崇这话,几乎就是等于自己已经将这根金大腿抱怀里了!
  “难得过来,不多盘桓几日?”
  一番畅聊,得知路长卿于林氏告假有限,准备明日就离开之后,肖崇点头道:“你之灵茶,于我肖氏颇为有用,虽说你我有缘,但我也不能白得了你之好处——走之前再过来一趟,我送些东西于你!”
  “使不得……”
  路长卿正要推脱,肖崇却是笑道:“充田丹这种奇门丹药,虽然算不得昂贵,却因为需求极少,因而除非亲求丹师出手炼制之外,市面之上几不可得——你要是确定不要的话,倒也省去了我很多麻烦……”
  听到是专门针对自己这种根基不稳,扩充丹田的奇门丹药,路长卿自然是干笑连连,表示自己离开之前,定然会过来拜会……
  却在这时,有丹房丹师领着三人进门而来!
  目光交汇之中,路长卿和三人皆是齐齐惊咦一声——此三人,不是刹海门之崔羞月陈金飞杜焕亭三人,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