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章 鹤发老修求仙缘

  几艘巨舟,悬停于苍山之巅。
  在那巨舟的云海之后,便是那传说中的仙人之地。
  整个巨舟之前的场地,大概分为两块,一块是宗门收徒,一块是散修接引。
  一大群的孩童宗门收徒场接受仙门接引的甄选,一张张稚嫩的脸庞望向那巨舟之后天地时,目光中都充满了渴望和向往……
  和宗门收徒场的各种热闹喧腾人头攒动相比,散修接引场内,却要冷清的多。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有资格被接引而为散修者,必须为武道修至先天方可。
  武道修至先天,在这世俗乃是人上之人的存在,哪怕是人间帝王见之,都得礼让三分,而一过仙门,却会成为修行界最垫底的存在!
  世间能有几人,有勇气放弃好不易得来的富贵荣华,然后去从头开始的?
  偏偏,路长卿便是其中一个。
  不过,即便是在散修接引场内,路长卿也显得格外惹眼……
  因为相比其余武道先天同道,他的年纪实在要老上太多!
  不但须发皆白,甚至气血都隐有了衰败之相。
  “何苦?”
  轮到路长卿之时,即便是接引仙师都忍不住皱眉劝道:“与其以结缘之修之名去求那一丝于你几乎不可能存在的仙缘,我劝你不若就此回乡,说不定还能安享十数年之清福……”
  路长卿岂会不知此路之难?
  但想到自己两世为人,一次遭遇意外英年早逝,好不容易碰到穿越却又穿越到一垂垂老者的身上,两辈子加一块儿都不过活了二十几年……
  路长卿的目光就变的异常坚定,道:“若此生无缘踏入仙门,在下死不瞑目,还望仙师成全!”
  “如此,也罢!”
  接引仙师闻言点头,轻扶间便又一块铭牌飘至路长卿身前道:“此乃你之资质铭牌——望你好自为之!”
  “谢前辈!”
  路长卿接过铭牌,致谢登舟。
  飞舟之上,已有数十武道巅峰之人,见路长卿登船,纷纷打探安慰道:“不知路道友资质几何?若是资质上佳,再加上一些运气,也未必就没有机会于十数年内成功筑基,多得百十年之命!”
  路长卿便亮出铭牌。
  资质铭牌上显示,他乃是杂灵根!
  修行者之资质,以灵根纯粹为佳。
  灵根属性越是纯粹,修炼速度便也就越快……
  杂灵根的意思是,什么灵根都有,但什么灵根都不出众,连想矬子里头拔将军都做不到!
  仅仅是比没有灵根强上一丝,属于能修行者中资质最差的存在!
  看到路长卿的资质铭牌,一众人等眼底便有了怜悯之色,口中倒是安慰,表示自己这些人的资质也都差不多,要不然也不至于非得修到武道先天,才来求这一线机缘……
  不过相较于众人的怜悯,路长卿自己却是泰然自若,只是情不自禁的用手摸了摸悬于心口的那颗黑月吊坠。
  几天之后,十年一度的仙门度引如期结束。
  高悬于空的数艘飞舟各自满载通过接应之人,于苍山之巅一闪而逝……
  几如时空转换一般,路长卿发现自己只是一眨眼,眼前的一切便换了一方天地……
  他所乘载之飞舟,于苍穹之上飞遁,带出阵阵雷音,可见速度之快……
  飞舟之下,则是无边海域,有无数大小岛屿散布于海域之中,几如珍珠。
  曾于海边长大的路长卿,感慨着其下海域之广袤的同时,也对这片海域倍感亲近……
  “此乃无垠之海!”
  接引之修再次出现,向飞舟之上包括路长卿在内的数百散修解释,表示自从上古大能之修破开天地,发现这修行之界始,时已不知多少万年,但直到现在,修士们成功探索之海域,也不过数十万里,更多之处,都处于未知的状态。
  这无垠之海内,存有各种等阶之海妖,那些海岛之上,也有无数奇珍异兽。
  这些东西,其中很多都是修士修行所必备之材。
  “越是无垠之海的深处,各种珍稀之修行资源便也越多,但因为无垠之海深处之各种大妖异兽强横无比,即便是筑基之修,都随时有丧命之可能!”
  接引之修道:“因而你等此去,与那些确定安全海域之修行家族结缘,虽说形同家仆,所操不过耕渔,获俸亦薄,但总算能于初踏仙门之时有个可让你等安心修行之所……”
  这些,路长卿等人在决定踏入仙门之前,便已经有所了解。
  因此,在接引仙师也还在继续为众人介绍这修行界的一些基本常识之时,舟上不少之修已经在低声商量,到那结缘之时,自己到底该当如何,才能和最心仪的家族结缘,并为自己谋取最大之利益了……
  一群要天赋没天赋,要潜力没潜力,初踏仙门之散修,居然想着跟一方土著的修行家族讨价还价……
  看着的确有些荒谬。
  却又是实情。
  在这修行界,虽强者为尊,却也自有秩序。
  所谓强者为尊,便是当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并为相应仙门完成了某些特殊任务,就有资格向仙门申请和其实力相对应之封海,成立自己的家族……
  但想要维持家族,不但要保证家族之修的资源之供给,还得定时向上属宗门上俸以维持地位。
  如此一来,合理的打理家族封海获取各种所需,便是重中之重。
  显然的,让家族子弟亲自打理封海捕获耕种,那是不现实的……
  毕竟,任何家族之根本,都在于家族之修的实力,但凡有些远见的家主,都绝无可能让家族子弟将宝贵的时光浪费在耕渔之杂务之上……
  更别说身处这修行界,并幸为家族子弟,谁还没有个修至大能,不但自己有机会顾道长生,同时还能让家族更进一步,成一方霸主的美梦?
  所以,打理家族封海之事,自然就只能找散修干。
  散修也分为两种,其中一种就是直接出身于修行界之散修……
  这些散修不但出身卑微,而且修为低下。
  但想让之为家族服务,可不敢以武力胁迫,而是必修开出适当的条件让之甘心依附方可——这就是强者为尊之下,自有秩序的由来。
  但也是因为这点,造成了这些依附之修虽然本事不大,但修行家族想请动他们,付出的代价却一点都不小的现象!
  不知道多少修行家族,是饱受其苦,却又无法改变这种情况。
  原因相当简单,那就是无论是这些家族本身,甚至更为强大的宗门,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落魄了,家族后代就沦为了底层散修……
  容忍这些依附之修,等于是为他们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但必须想办法制衡这些本事不大胃口不小的依附之修,却也成了家族和宗门共同的话题。
  于是在不知道多少年前,终于有人将心思打到了如路长卿等武道先天,虽本身资质不佳根本修行无望却向往修行,却依旧被破格收录的散修……
  武道先天之修为,在世俗已经是绝顶高手,但在这修行界,却根本不值一提。
  如无庇护,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在这修行界内争夺各种修行资源的过程中幸存下来!
  但他们武道修为,却又足以应付家族封海内的一应事务……
  于是,才有了如路长卿等这种以武道先天修为踏入修行界之结缘之修的出现。
  宗门给虽武道先天但资质不佳之人一个求取仙缘的机会,家族向宗门缴纳一笔灵石,换取一张结缘符招揽结缘散修,让之为家族效力同时为之提供基础的庇护……
  不但能有效遏制依附之修动不动就狮子大开口,还各取所需,看上去是相当公平。
  但事实上,对路长卿等这些结缘之修来说,可绝对算不上公平。
  毕竟一旦结缘成功,除非修至凝气五层,结缘之修方可获重获自由之身。
  否则的话,便需终身为家族效力,至死为止!
  但谁都知道,结缘之修大多资质平平,能最终修至凝气五层并获自由身者,万中无一……
  因此可以说,一旦家族有了一结缘之修,那就等于招揽到了一能为家族效力数十年的仆役,而家族所需要为之付出的,不过是提供一些最基础的修行所需而已……
  所耗却只有依附之修之数十分之一!
  何来公平可言?
  可能是出于无愧道心的原因,宗门倒也稍微对结缘之修做了些弥补……
  比如和结缘之修结缘,必须以自愿为原则。
  也就是说,家族掏出大把灵石购买结缘符才能参加结缘之修的招揽,这是必须的。
  但家族在购买了结缘符之后能不能顺利与结缘之修结缘,那可是不保证的。
  所以,很多家族为了能让更多的结缘之修自愿和自己家族结缘,往往也会开出一些稍稍优厚的条件……
  也因为这点,结缘之修们往往会以自身为筹码,尽可能的想从家族手中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