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36章 亡灵之修

  PS感谢书友150221225351389,?无?情?两位同学的打赏。
  另,连熬几天夜,老鱼扛不住了,年纪大了啊……剩余五章,明天白天更新,当是从上午开始——在疫情结束之前,每天七章应该都能保障,大家放心。
  …………
  “催什么催!”
  崔羞月没好气的白眼道:“我看你分明就是嫉妒人家长的那么帅,而你却又老又丑!”
  “老夫不丑!”
  路长卿驳斥,心说你说老夫老,老夫承认,但丑——说谁呢这是!
  “都给我闭嘴!”
  二人自说自话,根本就没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态度,直让本就因为上当而咬牙切齿的风行烈火冒三丈,脸色狰狞的冷笑道:“虽不得不承认你这老家伙的确奸计百出,但你们真的以为,就凭一凝气大圆满,就可以吃定我了么——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说话间,其猛然一拍储物袋!
  大团粘稠如液般的黑气,猛然蒸腾,不但将风行烈整个包裹其中,更开始向着四周蔓延,瞬间便已弥漫了大片山谷……
  眼见那黑气过处,不但神识无法穿透,就连被黑气些微沾染的杂草灌木之类,都生生枯萎……
  崔羞月面色剧变,尖叫出声道:“该死的,居然是死气——你是亡灵域的人!”
  亡灵域?
  什么鬼?
  来此界已近三年,加上平时更主动吸收各种资讯,路长卿自问自己虽非土著,但自己所知道的,却绝不比此界土著之修来的要少上多少……
  但这亡灵域,他却从未听说过!
  “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不过是底层之修,蝼蚁般的存在!”
  崔羞月提着路长卿的衣领飞退,将之丢在安全之处才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先在此处呆着,我必须要尽快斩杀此獠,若是不然,其一旦浸足了死气,将功力倍增,倒是别说你,就连姑奶奶今儿说不定都得折损于此……”
  “那你快去,不用管我!”
  路长卿说的跟准备英勇就义的勇士一般,却在落地之后想也不想的就往双腿之上拍了两张神行符,拔腿就跑……
  “贪生怕死的老东西!”
  看到这一幕的崔羞月是银牙紧咬,却也没时间再跟路长卿纠缠,一拍储物袋擎了柄拂尘在手,回身扑向了那蒸腾死气之中的风行烈!
  破!
  娇喝声中,崔羞月掌中拂尘狠狠抽出!
  原本软软的马尾不但迎风便涨,瞬息间便长达数丈,根根都如柔韧的钢丝一般,直向死气之中的风行烈席卷而去!
  哼!
  黑雾中的风行烈发出了一声闷哼!
  下一瞬,那些粘稠黑雾就如同活过来了一般,从中伸出无数婴儿手掌头颅般之物,争先恐后向着那万千马尾或抓或打或咬……
  原本几如钢丝般坚韧的拂尘丝,在这些婴儿手掌头颅之物的抓咬啃噬之下,纷纷断裂,重新化为了几如马尾般的细丝,掉落于地……
  该死的!
  惊呼声中,崔羞月闷哼连连……
  毕竟她这牵丝拂尘,可非等闲之修所用的法器可比,而是实打实的法宝!
  虽等阶不高,却也和心神相连!
  法宝受创,崔羞月自然也难逃受伤的命运!
  不过好在,崔羞月虽一时大意,着了风行烈的道,但终归受伤不重……
  娇喝声中,崔羞月功法狂转,手腕一震之中,便有大团烈焰从拂尘丝上蔓延开来,如同火网一般向着那些还附着在拂尘丝之上啃噬撕咬的死气婴儿手掌等等席卷而去……
  阵阵咿咿呀呀的如同厉鬼般的惨叫声中,那些几如婴儿手掌头颅等物,纷纷在烈焰中飞速退回,和死气黑雾再次融为一体……
  崔羞月也乘机一震拂尘!
  升腾着烈焰的万千尘丝在这一震之下,瞬间化为一柄火焰长枪,向着黑雾疾刺而去,其速之快,几若疾风……
  甚至空气都在枪尖的高速刺击之下,发出了微微的音爆之声!
  原本粘稠如胶,几不可穿透的黑色死气,但凡被枪身烈焰所波及,便齐齐发出阵阵如无数婴鬼齐哭般的尖叫,向着八方躲避……
  看到这一幕,原本因为受创而神色凝重的崔羞月眼神大亮,娇喝道:“死!”
  烈焰长枪,直刺黑雾死气,几如凶猛火龙,似乎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之洞穿……
  却在这时,一柄同样升腾着黑红烈焰的刀芒,却瞬间从黑色死气中劈出,正中枪尖!
  狂奔的蛟龙几如长蛇瞬间被捏住了七寸一般,无论其如何挣扎扭动,却始终都无法摆脱!
  与此同时,那黑雾中却忽然出现了几个拳头,在无限延伸中,向着崔羞月猛击而来!
  护!
  崔羞月闷声低吼,瞬息间金光一片!
  却是路长卿曾经也使用过的上品金刚符被崔羞月瞬间捏爆,想以其护住全身。
  但明显的,崔羞月小瞧了那些死气之拳的威力!
  轰轰轰!
  先后四五个拳头,狠狠的轰击在金刚符之上……
  死气之拳先后力量耗尽,而化为死气再次融入到了大团黑雾当中,而金刚符也达到了可以承受的极限,瞬间崩碎成点点光影……
  而后方,却还有死气之拳,先后袭来!
  已经没时间再开符篆或者法器的崔羞月尖叫一声,手腕再震!
  拂尘所幻之烈焰长枪在这一振之下,猛然散开花为了了一大片烈焰之盾!
  绝大多数死气之拳纷纷砸在烈焰之盾上,伴随着阵阵鬼哭之声,纷纷被灼烧于无形……
  但终究,崔羞月应变稍晚,还是有一记死气之拳穿透了烈焰之盾的防护,狠狠的轰向了崔羞月!
  如重锤击打般的闷响之中,崔羞月的法衣之上被灼出了一个巨大的拳印,而她自己,更是在这一拳之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如同纸鸢般倒飞而回,狠狠摔于山石之上……
  “此亡灵之修,好生强悍!”
  挥舞亡灵之盾拼命护住全身并查验伤势,见因法衣所阻,自己本身并未受死气侵袭的崔羞月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暗暗心惊,心说可恨那路长卿,让自己不远数十万里过来助力于他……
  现在倒好,自己生死一线,他倒是跑了!
  “你太弱了!”
  已经侵足了死气的风行烈在黑色死气中狂吼,同时持刀追击而来……
  “胜负未分,你别得意的太早!”
  虽心中惊惧,但崔羞月却并未因此而就逃走……
  毕竟她现在步步受制,更多还是对亡灵之修不太了解,一时大意所致……
  再者说来,亡灵之修,乃是众修公敌,仙盟常年巨额悬赏……
  若能将其制服上缴仙盟,无论是功勋,灵石,还是丹药,那都是唾手可得!
  巨利当前,崔羞月又岂会退缩?
  就在崔羞月准备拿出看家本领,不惜血本都要制服风行烈之时,她却听到了咚的一声……
  却是一个足有锅般大小的铁疙瘩,从高处轰然落下,差点砸中了正气势汹汹而来的风行烈!
  顺眼看去,还能看到在上方高处,白头一闪!
  不是路长卿,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