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34章 多管闲事

  相比于第一条财路有了着落而开心无比的路长卿……
  林氏其余人等,就不那么的开心了。
  比如不得不被黄粱所纠缠的林雪……
  又比如此刻阴沉着脸站在渡口的林青林密等林氏家主长老,还有如林祥林慧等一众林氏子弟……
  “家主,长老,各位前辈!”
  过来的路长卿注意到一众人等的表情,忙在打招呼之后默默的站在了一边。
  至于林青等一众为何如此不高兴,路长卿虽然能猜到一些,但却根本不问——自己之余林氏终究是个外人,要谨记自己的身份,该问的才问,不该问的绝对不问……
  自作聪明的以为是为了林氏好,想给人帮忙这种蠢事,路长卿是绝对不会干的。
  毕竟他很清楚,自作聪明的下场换来的绝不全是另眼相待,更大的可能是被认为多管闲事,自讨没趣。
  对于路长卿,一众心情不好的人等自然也没有太多的关注。
  除了林青。
  虽然今日因为林氏自操耕渔,他和林密等林氏长老等被一众家族之家主长老之类是各种挖苦,奚落,林氏子弟如林祥林慧等人,更是直接被之前交好的道侣直接宣布绝交……
  现在的林氏,在各家族的眼中的模样,恐与乞丐无异,所有人等都避之不及,耻于与林氏为伍。
  但作为家主,林青却非常清楚,那就是自操耕渔之事,虽然让林氏在这些方面被人鄙视,但因此而来的收获却是更多!
  现在,虽然因为很多弟子在海捕方面出工不出力,导致海捕所获并不比程康之流大肆贪墨之后好多少……
  但因为省去了为程康等依附之修所付的支出,家族所获,依旧大赚!
  可以说,过去的这一个月,是林青自当家主起,家族财务状况最好的时候。
  持之以恒,家族彻底免去剥夺封海之虞,甚至于两年之后彻底还清黄氏积欠,让林雪可以不再被迫委屈的接受黄粱之骚扰,都不是没有可能!
  相比这样的收获,作为家主的林青甚至现在就想告诉所有人等,相比于能顺利的保全家族,林氏因自操耕渔而遭受的羞辱,简直不值一提!
  但看到众人的脸色,林青知道自己不能……
  所以,林青情不自禁的将目光看向了路长卿……
  自操耕渔虽是林雪提出,但最早却是因为路长卿的进言,这点林青自然清楚,要不然他之前就不会额外赏赐路长卿灵石……
  现在看向路长卿,林青自然不是责怪,而是在想,以路长卿之能,是不是有办法再想出什么主意,帮自己林氏将自操耕渔所带来的后遗症,一并解除……
  只是很明显,让其以家主之尊向路长卿这个结缘之修问计,自然是抹不开脸面……
  “要不让木儿或者是雪儿去问?”
  林青正想着,却听到了黄粱那嘎嘎之声,却是其跟着林雪过来了……
  短短几个时辰不见,林雪当下的表情,几如遭受了一番酷刑。
  仅仅是看上一眼,便知其要强装笑脸的和黄粱相处,对之是多大的折磨……
  看到林雪的模样,再看看即便到了近前,依旧还在毫无顾忌的对林雪拉拉扯扯的黄粱,就连林氏一众都忍不住面有愠色,就更别说是林青这个当爹的了!
  “黄粱少爷!”
  将林雪护在身后的林青怒视黄粱道:“我林氏同意让你与雪儿相处,乃是望你二人多多了解,以观是否互为良配——现你却于这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不顾我儿之感受,如你这般,你让我如何能放心将雪儿许配于你?”
  “黄粱对雪儿一片真心,因而情难自禁,还望林家主勿怪!”
  被如此当众呵斥,黄粱哈哈一笑看似不以为意,却又绵里藏针的道:“不过林家主你也就别在此说什么同意我黄粱与雪儿小姐相处以观是否互为良配之言了,说到底你林氏如此这般,还不是想以雪儿小姐以抵你林氏于我黄家之经年积欠?此事你我两家,都心知肚明——林家主如今才来惺惺作态,难道不觉得太迟了些?”
  黄粱这话,就差没指着鼻子痛骂林青,说你既然买了女儿,那就该我想咋地就咋地,现在拿了我家的钱却还要横加干涉,简直就是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了!
  别说是当事之人林青和林雪,就连林密一众以及一干林氏弟子,在听到这话之时都纷纷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将出来,勃然变色间呵斥声声……
  远远姗姗回迟的林木原本喜气洋洋,在听到这话之时更是睚眦欲裂,咆哮一声就要过来跟黄粱拼命!
  “冷静!”
  路长卿横出一步,一把抱住林木的同时对林青林雪等等示意道:“家主长老,各位前辈,有话好说!”
  “若非为了雪儿,就凭借你林氏这般态度,我现在就要回去禀名家主,让你林氏即刻清还历年借欠!”
  黄粱冷笑声声,这才回头看向了被路长卿紧紧抱紧的林木,目光最后才落到了路长卿头上冷笑道:“你个老家伙,端是喜欢多管闲事的紧啊——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家伙,分明是在威胁我啊……
  看着黄粱的背影,路长卿的眼底满是冷色!
  两辈子加起来才活了三十来年……
  所以路长卿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痛痛快快的活过,因此就更痛恨被人以此要挟!
  然后他就飞了出去!
  林木运转修为,直接将路长卿给震飞不说,还气急败坏的骂道:“老路,你疯了是吧?作为我林氏结缘之修,你居然帮着外人说话——信不信本少爷现在就杀了你?”
  其余之林氏子弟也是对着路长卿怒喝声声,牙齿咬的格格直响,像是恨不得将路长卿生吞活剥!
  “都给我闭嘴!”
  冷静下来的林青林密等众厉声呵斥,满眼很铁不成钢的失望道:“若非路长卿,怕是我林氏将会因为今日之事而危在旦夕——一个个都是猪脑子吗?难道到了现在,居然还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一群人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依旧未能想通其中之关节,纷纷愤然道:“难不成他不是帮着外人说话不成?”
  “黄粱今次当众如此无状,分明是故意的!”
  冷静下来的林雪率先反应过来道:“估计是其知道我林氏现在自操耕渔,应该有机会于两年之后还上历年借欠,因而想要借此让我两家彻底撕破脸皮——如此一来,黄氏便有借口强迫我林氏立即清还借欠,还不上的话……”
  “我就说黄粱此人虽然无状,但之前于我林氏面前,却还有分寸,为何今日一反常态……”
  听到这话,诸多总算反应过来的林氏子弟暗骂黄粱实在太过阴险,居然想以此卑鄙手段一圆和林雪结为道侣之欲,同时看向路长卿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羞愧,心说此中关节,其一结缘之修都能洞若观火,而自己等众却想不到……
  林木拉起路长卿赫然道:“老路,今儿可多亏有你,要不然……”
  “在下不过是旁观者清,而诸位前辈深陷其中罢了!”
  路长卿笑笑,冲着林青等抱拳道:“家主,要不咱们还是先走?”
  “回!”
  看到周围之人越聚越多,再呆下去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话来,因此林青也不多言,直接一个回字,让大家有什么话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