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29章 赤化坊

  飓风如刀,激浪如枪!
  那种刀枪加身之感,不得不让路长卿全力运转修为以抵御,才能避免被这狂暴潮涌直接撕碎!
  “哈哈哈……”
  于飞舟小型法阵护罩庇护之下的林木看着路长卿那狼狈不堪的模样,开心的上蹿下跳,哈哈狂笑道:“老路啊老路,别以为你一张巧嘴将黑的说成白的就没事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这就是你的得罪本少爷的下场,哈哈哈……”
  路长卿的心情,别提多郁闷了。
  不过他并不怪林雪。
  一方面他早就有为这事而遭受惩罚的觉悟,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知道林雪其实已经手下留情。
  要不是林雪多少还留下了一点飞舟护罩以庇护自己,就自己这把老骨头……
  路长卿觉得别说自己现在才刚刚引起入体,就算是凝气二三层,直接暴露在暴风潮涌之下,也都只有被撕碎这一个下场!
  “此次只是小惩大诫!”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林雪才重新将路长卿护于飞舟护罩之内,训诫道:“以后若是再敢仗着自己有些手段,就肆意愚弄我林氏子弟——我定不饶你!”
  “多谢雪儿小姐高抬贵手!”
  听到这话,知道此事已经到此为止,再无任何后遗症的路长卿虽然狼狈不堪,却依旧因此而心情大好,真诚致谢
  “你别高兴的太早!”
  林木哼哼道:“我姐这一关你是过了,但本少爷这关,你可别想这么好过——输给你本少爷认栽,但你居然敢说骗本少爷都是为了本少爷好……
  今儿你老路要是不给本少爷一个合理的说法,本少爷非得拆了你这把老骨头不可……”
  林木狰狞着脸凶巴巴的道。
  林木的愤怒,早在路长卿的预料之中……
  但为了过林雪这关,他不得不这么说。
  毕竟在他看来,林雪可比林木难对付多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接到路长卿偷偷塞过的一块灵石之后,原本声色俱厉的林木立即就眉开眼笑一脸本少爷大人大量的表情道:“算你识相——也就本少爷,否则这事要搁别人身上,哼哼……“”
  路长卿的灵石塞的隐蔽,但又哪里能瞒得过林雪的眼睛?
  看到林木那捡了大便宜的表情,林雪是既佩服路长卿的手段,又不禁暗叹自己这弟弟实在是太过单纯……
  就一块灵石,而且还是你输给人家的——至于高兴成这样?
  怎么也得两块啊!
  当然了,在这种事情上林雪并不会太多干涉。
  足足两个时辰的飞驰之后,林氏一众飞舟才进入到了赤化坊法阵之内。
  四处飞舟无数,坊内更早已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所有人等等不及下舟,便已在飞舟之上和左近相关人等打起了招呼,林木也是在飞舟之上伸长了脖子,与左近一娇俏女修搭讪,各种肉麻之言滔滔不绝……
  而路长卿,则居高观望赤化坊之地形,以求了然于胸。
  “你等于赤化坊,可得安分守己,与各家族同辈相处,更得友善谦让,莫要失了礼数!”
  轮候半刻,林氏飞舟总算得空靠岸,林青林密训诫几声,然后离开。
  几人刚刚转身,林木就已经立即冲向了几名挤眉弄眼许久之女修,一干家族子弟,也是各做鸟兽。
  至于林雪,则是立即被一群等候许久的年轻俊杰所包围,各种花言巧语,想要脱身都难。
  不过这种情况只是持续了稍许,当一名身着阔袍,颧骨高耸之修大步而至之时,一群人等便立即纷纷避开……
  “雪儿妹妹,我可等候你多时了!”阔袍男修道。
  林雪道:“是吗?”
  “那是自然,每每想到雪儿妹妹,哥哥我可都是夜不能寐啊!”阔袍男修夸张道。
  虽为林氏结缘之修月许,但路长卿和林氏之众之间的接触,其实不多。
  但即便如此,因为有林木这大嘴巴在,路长卿倒是对林氏之事,几乎都知道了个大概,其中自然也包括林氏为了渡过难关,暗示愿意将林雪许与黄粱为道侣以借款之事。
  注意到林雪看到阔袍男修之时眼底那难掩的厌恶,再加之阔袍男修之言行,路长卿不问可知,此修定是黄粱无疑。
  看看黄粱的形容以及那典型的提笼遛鸟的纨绔子弟的德行,路长卿不禁心头替林雪悲哀。
  虽然也知道替林雪出头或者英雄救美这种事,自己根本就没那资格,但路长卿在想了一想之后还是开口道:“不知雪儿小姐,可还何吩咐?”
  感受到路长卿想要替自己解围的心意,林雪心有感激,却只能道:“没事了,你自去罢——记得莫要忘了时辰!”
  “好!”
  做了自己能做的,路长卿便不迟疑,点头离开。
  黄粱人虽浮浪,却绝非等闲。
  不但出身于周边万里数一数二的白令海黄氏,本身天赋极高,同时更是智计过人。
  这些,从其虽恶名在外,却依旧备受黄氏器重,一众之修对之畏如蛇蝎,便是最好的证明。
  因此路长卿虽然尽量将想替林雪解围之心表现的云淡风轻,却依旧让黄粱在闻言之后眼底寒光一闪,盯着路长卿的背影道:“这老家伙谁啊?”
  “我林氏招揽的结缘之修!”林雪道。
  “原来是结缘之修,难怪会如此不自量力!!”
  听到是结缘之修,黄粱便嗤笑一声,然后再次将心思放在林雪身上道:“我说雪儿妹妹,既然你林氏现在都已经沦落到了自操耕渔的地步,那又何必在做这等招揽结缘之修的傻事?只要你与我黄粱结为道侣,我敢保证,有我黄氏之庇护,不但你能
  享有无数资源,就连你林氏也可一并保全……”
  走出好远,路长卿依旧能听到这些影影绰绰的声音。
  但路长卿却连头都没回,只是自顾而去。
  赤化坊不小,大地分为数区。
  法器,符篆,丹药功法等等……
  口袋中只剩下了十四块灵石的路长卿,自然不可能去这些地方溜达。
  一路直行,目标直指东市。
  说是东市,其实就是一片空地,因每每有底层散修在此摆卖一些不入流之物,因此而渐成一市。
  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出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
  因此稍有家底的家族之修几乎不会来东市光顾。
  但凡散修来赤化坊,东市却是必到之处。
  和同是底层的散修互诉苦乐一番下来,即便最后一无所获,很多散修都会觉得没白来赤化坊一趟。
  这些,是来路上林木告诉路长卿的。
  走过大段繁华的街巷,路长卿便看到了林木口中的东市。
  大片的空地上,不少人随便在地上用什么东西一铺,其上零散的摆着几样杂物,其状和街边地摊别无二致。
  当然了,东市除了地摊,也有一些相对正规的铺子。
  用符篆所成的临时小棚子,其内有简单的柜台桌椅之类,其内的东西品相虽无法与其余几坊相比,但比之地摊,却是要好上不少。
  “为何如此?”
  路长卿暗自好奇,并不耻下问,并很快有了结果。
  符棚之修,多是散修,一般都以此为生。
  他们利用各地暴风暗涌带来的时日间隔,四处低收高卖,赚取差价谋生。
  至于那些摆卖之修,其中有不少都是家族之依附之修,甚至也不乏心思活络的结缘之修……
  平时,他们在跟路长卿一样为家族效力之外,还会利用闲暇时间制作一些最低等的符篆法器等等……
  待到暴风暗涌休渔之时,便来东市摆卖以增加少许收入。
  “虽然一月只能摆卖一两天,但只要找到了合适的买卖,相信多少也有几块灵石的进项!”
  听到这个消息的路长卿暗自兴奋,快步走向东市,准备去其间寻觅一番,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适合自己做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