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74章 偶然发现

  PS感谢EricWSC同学的打赏。
  ……
  “你好好修炼,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到林木焦躁的模样,林雪好气又好笑道:“如果你真想知道路长卿是如何做到的——在机会合适的时候,我帮你问他!”
  “就老路那脾气,你以为这种事,他会随便乱说?”林木道。
  “他当然不可能随便乱说——但那也得分谁问他!”
  林雪傲娇的一扬脖子道:“别人问他,或许他不会说,但要是我问他——哼哼哼……”
  “你就吹吧你!”
  林木瘪嘴,心说老路连我都不告诉,他能告诉你?
  不过显然,林木绝不敢将这些话当着林雪的面说出来,只敢腹诽。
  相比于林木的这些纠结,路长卿最近可谓春风得意。
  钟状物的效果虽然的确没能达到黑月吊坠所推演的四成,却也无比接近……
  直接的结果就是路长卿现在等于独自一人霸占了一个超小型的灵穴,每天的修炼都可以在海底的钟状物内解决,几乎不用再用杂质极多的灵石进行辅助不说,灵气的品质也比之前来的更高……
  再加上缓脉丹的辅助,让他的每一次修炼,都能效率最大化!
  再加上每天一枚的一阶下品灵果……
  如此资源,别说是别的结缘之修如何或者是林氏等这些小家族子弟知道了会如何,怕是就算是一流家族的精英子弟,或者是宗门之内门弟子知道了,都得羡慕嫉妒恨。
  在这种情况下,路长卿的修为进境,明显是想慢都慢不到哪儿去。
  在修为飞涨的同时,其余的工作也在进行着……
  除了海捕,自然还有对灵藻园的照顾,对各种妖渔的分析,利用积累的越来越多的资料,一次又一次的对可能的炼材矿藏进行分析……
  当然了,更少不了对已经逐渐有了眉目的露芽藻的研究。
  噗嗤喷出了一大口海水,足足缓了半晌,路长卿才爬上了渔舟,坐在船舷上看着掌心里的几块从海底深处掘出的碎屑,满脸都是笑意……
  虽然这些碎屑并非就是炼材,但已经很接近了!
  一年多的积累,让路长卿已经掌握了太多的相关知识,再加上有黑月吊坠推演的辅助……
  路长卿相信,只要自己想,那么不出半月,自己绝对能成功的将炼材矿藏发掘出来!
  不过明显的,路长卿现在并不着急……
  虽然并不无以此来要挟林氏的打算,但路长卿还是很喜欢手中藏着几张底牌,以备不时之需的感觉。
  回到礁石岛,将渔获交给一脸看奸细般表情的林木带走,路长卿才再次走向了礁石岛的某处,撬开了一个暗涌洞穴上的石板。
  石板刚刚打开,便有紊乱的灵机从中四溢而出。
  石板尚未打开之前,其下却明明毫无灵机波动……
  出现这种原因,明显是路长卿于其中下了禁灵符所致。
  如此小心,倒不是说他真就信不过林木等林氏之人,完全是因为两世为人,历三界之事的经验,让他早已养成了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的习惯……
  其内散发的灵机,是从吞噬灵藻嫩芽,半进阶却又还算不上妖渔的渔获之上散发出来的。
  “这次总该没有问题了吧!”
  拍手之间,便有七八条腹部鼓鼓囊囊的半进阶渔获出现在了路长卿的手中,然后被他飞快的开肠破肚……
  鱼肚之内的一切,早已被消化成了糊状物。
  如果不是知道这些渔类在之前已经十数天都未进行喂食,最近一次喂食,自己也只喂了露芽藻的话……
  路长卿发誓,估计自己都无法从这些糊状物的外表,特性上看出这些糊糊,全都是由露芽藻经过半消化之后所得来……
  之所以想到以此等方法处理露芽藻,既有黑月吊坠推演之功,更有曾经经历的灵光一闪……
  当然了,更多的还是意外。
  之前,眼见经过黑月吊坠推演而出的对露芽藻的解决方案已经全部试过,却依旧无法彻底摒除露芽藻内影响经脉运转的暴虐灵机,对露芽藻的研究眼见陷入了死胡同之际……
  路长卿喂食了半进阶渔获一些露芽藻,原本只是想要观察渔获的反应。
  不成想这些半进阶的渔获自从进食过灵藻嫩芽芽孢之后,对灵藻之力承受力大增,并未如普通渔获进食灵藻一般爆体而亡,还是活的好好的……
  他便继续用这些渔获进行试验,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直到前几日,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在林氏从事妖渔捕获已经一年半有余,所捕获的各种妖渔,也已经近两千条!
  这些妖渔,其中的绝大部分,自然是被各种丹师,符师等等用来炼丹制符,但也有不少的一部分,进了某些大能之修或者有钱有势之修的肚子。
  而自己,却还从没机会尝过妖渔的滋味。
  因为结缘符所限,路长卿自然不可能真拿妖渔开荤,便将主意打到了这些半进阶的妖渔身上……
  而这些半进阶的妖渔,几乎都被他投喂过露芽藻!
  结果就是,要不是路长卿太多次对露芽藻以身试毒,怕是会倒大霉!
  只是一小口,而且还是刚刚入口便立即被他吐掉,但那侵入经脉的暴虐灵机,依旧比他尝试过的最大分量的露芽藻都要来的更加猛烈……
  露芽藻可不会产生二次灵爆,这是无数次确定过的事实。
  也是因此,路长卿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点异常,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些半进阶妖渔,是不是最大程度的将露芽藻中的毒性以及暴虐灵机给吸收了……
  同时他还想到了在曾经世界听说过的,一种叫做猫屎咖啡的东西。
  咖啡是曾经世界的一种饮品。
  而猫屎咖啡,则是经过猫,大象等等消化过的咖啡豆做成的咖啡饮品。
  虽然没亲口尝试过,但路长卿可听说这猫屎咖啡,经过消化的过程虽然听着恶心,但喝着那味道却绝对是一绝——而且卖的还贼贵!
  正是由于这种经历,让路长卿强忍着恶心,尝试了一点鱼腹内已经被消化成了糊糊状的露芽藻残骸……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