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51章 见小利忘义

  “林祥,你跟着我!”
  “林慧你们几个,分别跟你们密叔他们……记住了啊,到时候见着那些家族之家主前辈,一定要礼貌周到,处事得体!”
  下了飞舟,林青林密等人不放心的将一众子弟集中起来,再次郑重嘱咐一遍,同时又多剩余弟子道:“之前安排的,你们都还记得吧?该怎么办,就不用我再跟你们重复了吧?”
  一众弟子狠狠点头,心说能不能挽回自己等人的声誉可就在今日了。
  这些事,自然跟路长卿是无关的。
  但因为家主长老训话,即便无关他也不能直接走开,因此只能一边听着一边张望……
  然后他便看到在码头的不远,有两人神情鬼祟的跟一些年轻男修搭讪,原本警惕的年轻男修们瞄了一眼之后,便立即放下警惕,跟神情鬼祟的二人去往一旁,一起鬼祟起来……
  “多熟悉的一幕啊……”
  看到这一幕,路长卿情不自禁的想起曾经的世界,自己走过那些地铁口天桥下的时候,经常都有同样神情鬼祟的家伙过来,压低嗓子如同搞地下工作一般的问要不要片子时的情形……
  忍不住便是嘿嘿一乐。
  然后便引来身边心不在焉的林木仇视的目光。
  路长卿只能叹气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林木便悲伤道:“也就是有我姐护着你,要不然……”
  “……”
  路长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岔开话题道:“你这脸……”
  “青是青了点,但一点都不会影响本少爷的风采!”
  揉揉淤青的眼眶,林木冲着远远几个冲着这边抛媚眼的娇俏小女修扬扬下巴,无比自信的哼哼道:“此等待遇,你老路怕是做梦都没享受过吧——羡慕死你!”
  要是以前,在这方面路长卿的确只有羡慕的份。
  但现在嘛……
  路长卿情不自禁的瞄了一眼林雪的背影,然后便又看到了正在远处对着林雪挤眉弄眼故作潇洒的黄粱……
  看到第一眼,对黄粱此人,路长卿便是不喜。
  不过也仅此而已……
  但此刻看到黄粱,路长卿感觉自己心头明明有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被自己拒绝的姑娘有了别的男朋友一样……
  不想看到林雪被黄粱纠缠的路长卿,在林青林密等人啰嗦完毕的第一时间,立即就掉头便走,径直去往了东市。
  “老路!”
  “路道友!”
  刚刚到东市,郑斯有孟志林便远远的叫着打招呼,亲热无比。
  “今儿怎么这么早?”
  想到平常二人都比自己来的迟,今儿二人却来得这么早,路长卿很是意外。
  “这不是怕误了路道友还有小前辈的生意么!”
  郑斯有二人嘿嘿道:“所以特意请求主家早些来赤化坊!”
  “怕是二位道友来的造,更多的还是想早点拿到翻抄的灵石吧?”
  路长卿揭破二人的心思笑问道:“都拿到了?”
  “我拿了七块!”
  孟之运也不隐瞒,嘿嘿一笑回答。
  想到自己这个月光额外的灵石都拿了七块,再加上三块的结缘之俸,月入比之前自吹自擂的都快上了天的章造莫等人多了两倍有余,孟志林在兴奋之余又有点嫉妒的道:“老郑八块,居然比我还多了一块!”
  “也就一块而已!”
  郑斯有笑笑,然后才由衷的对路长卿和孙虎儿抱拳一躬道:“初踏仙门,得二位前辈如此关照,郑某无以为报,还请二位前辈受在下一礼!”
  “老郑,你我同舟而来,何必客套?”路长卿笑道。
  孙虎儿也是道:“都是你们应得的,无需客气!”
  “我就不会老郑这些虚头巴脑的了!”
  孟志林在一旁捶捶胸口笑道:“大恩不言谢,我姓孟的记在心里了!”
  路长卿便笑着捶了孟志林一拳,这才回头和孙虎儿搭话。
  “咱们的书,卖疯了!”
  孙虎儿先是打出了一张隔绝符才兴奋的和路长卿报账道:“除了老郑老孟他们两个,我额外还和二十余修结符请之抄录,几乎是抄出来多少本就卖掉了多少本——今日于赤化坊所售之书,皆是由老郑老孟他们刚刚送来的,其余皆已售光!
  不但如此,其余数坊之处还有不少预定……我连订金都收了!”
  孙虎儿眉飞色舞一阵才狠狠一拍路长卿的胳膊道:“老路,咱们这是要发啊!”
  “小前辈!”
  原本还保持着平常心的路长卿,被孙虎儿这么一咋呼,居然也有点激动了起来……
  因而,眼见孙虎儿咋呼半天也没进入正题,路长卿便再也忍不住的催促道:“小前辈你就直说,我二人过去一月,赚了多少灵石便可!”
  “嘿嘿嘿……”
  提到灵石,孙虎儿就是不迭声的嘿嘿怪笑……
  那模样,简直比看彩页之时那猥琐的模样都要更让路长卿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五百七十六块,那不是我们每人能分得两百八十多块?”
  听到这个数字,路长卿是吃惊的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毕竟按照他的原本的想法,像写小黄这种上不得台面之事,一月能赚个百八十块的灵石应该就顶天了……
  谁知道光是第一个月所获之利,就是自己最好预计的三倍有余——他岂有不吃惊之理!
  其实别说路长卿,就连孙虎儿在知道一月赚了如此之多灵石之时,也是吃惊不已。
  虽说在看完路长卿写的小皇书之后,孙虎儿就已经肯定能够大卖,所以才在第一时间和路长卿结符合作……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想到能赚的如此之多!
  五五分润,到了手里只剩下二百八十多块……
  却也相当于他以前摆卖之半年获利了!
  这可都是除去了抄录,贩售让利之后的净利啊!
  可或许也是因此,孙虎儿心头开始有些后悔,后悔之前订下的五五分润之数,自己有些吃亏了……
  扣除之前所借的五十块灵石,将剩余的两百三十多快灵石交给路长卿之后,孙虎儿隐晦的道:“你除了写写画画,其余诸事皆是由我操持。所赚灵石却一人一半……”
  听出弦外之音的路长卿眉头微皱,本想说此事出力的确数你为多……
  但要不是有老夫出脑,怕是小前辈你即便想出力,都没地方出力去之类。
  可最终,路长卿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之所以假装没听到是因为他很清楚,孙虎儿说出这话,绝非其个人之品性不佳之故。
  而是因为长期在底层打滚之人,大多早已养成了干大事惜身,见小利忘义之个性……
  开口辩解,怕是不但不能让其明白其间利害,反而会让其以为自己是挟己自重,离开了自己其就玩不转!
  如此的话,怕是会让原本只是觉得自己吃亏了的孙虎儿,将这种情绪变成对自己的不满。
  毕竟稍觉吃亏,最多只会抱怨几声,并不会影响双方的合作……
  可要是因为想解释一下变成了不满的话,到最后一拍两散,断了自己的财路,那可就不好了。
  所以最终,路长卿假装没听出孙虎儿的弦外之音,只是将新画好的彩页交给孙虎儿之后,便打算和郑斯有以及孟之运离开。
  “今次怎地只有彩页,没有新书?”
  看到那数十张彩页,孙虎儿问。
  “尽量拉长老书的销售,等老书市场饱和之后,再开始卖新书!”路长卿道。
  “有道理!”
  在生意方面,孙虎儿倒是一点就透,闻言连连点头之后又嘱咐路长卿,彩页尽可能的多画一些——毕竟带彩页的皇书也买的极好,而且相对来说,利润要远超不带彩页的书。
  路长卿应下,便带着郑斯有孟之运离开,去购置需用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