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7章 群星海域

  “如我林家封海所属之鸣沙海,别说是五阶六阶之类的高等海妖,即便是三阶海妖,从我出生以来,都没听说过有出没的消息,二阶海妖倒是出现过几次,但那也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
  林雪感慨一番才继续说道,这片海域内更多的还是只有一阶海妖,实力一般。
  “只要稍加小心,即便是你这般武道先天的结缘之修,都能轻易对付,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林雪道。
  “可万一,万一出现二阶或者是三阶的海妖,在下又该当如何?”路长卿刨根问底一般的道。
  “要出现了,那我林氏可就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林雪心说,同时又气于路长卿,这该胆子大的时候不大,不该胆子小的时候,却又胆小如鼠。
  但好歹,最后林雪还是拿出了一枚传音符交给路长卿,没好气的道:“万一真出现了二阶,三阶海妖,你便立即激发这传音符,到时家族会在最短的时间赶到,绝不至于让海妖害了你的性命!”
  “仙子莫要误会,在下绝不是那等贪生怕死之徒!”
  看着路长卿一边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其实是盼着二阶三阶海妖出现,让林家有机会大赚一笔,再也不用为凑不足上俸而烦恼,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传音符贴身放置,生怕其能长翅膀飞了一般的表情……
  “你现在和我林氏结缘,也算是我林氏之人了,以后叫我小姐吧,不用处处前辈,如此拘礼”
  林雪都给气乐了,摇头道:“听闻你们这些结缘散修,因为年纪普遍不小,所以往往更关心修行方面的问题,你可倒好,从头至尾是连修为方面的问题只字不提——观你之前也用心研读水木双养诀,难道在修行方面,就没有什么疑问想要向我讨教的么?”
  “多谢林小姐关心!”
  路长卿摇头笑道:“修行方面,在下且先自行摸索,若是以后有什么不解之处,再行向小姐讨教不迟!”
  “也罢!”
  虽然好奇路长卿对自己居然如此有信心,但林雪也没多问,开始交代起了海捕相关事宜。
  虽然是此间乃是异世之修行界,但海捕之各种,其实和路长卿从小长大的那片海,并无太多不同。
  所有要诀,无外乎水流,风向,季节等等。
  这些东西,路长卿只是微微一听,便已经大概知道如何运作……
  倒是林雪不太放心,再三嘱咐,确保路长卿全部清楚之后,才再次开口,让路长卿在海捕之余,也别忘了探查相关海域,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炼材矿藏之类……
  但想到曾经鸣沙海域内虽确曾有价值不菲的落星沙赤练精等矿藏现世,可家族获得这片封海百年,几乎将这片海域翻了个底朝天都一无所获……
  林雪是一声轻叹,心说若是这海域内真能发现什么炼材矿藏,自己林家,又何至落魄于斯?
  所以对此事,她其实只是例行提及,根本不报什么希望。
  “敢问小姐,万一在下真于海域内发现了什么炼材矿藏,家族是否会如允诺所言,于在下自议赏份?”路长卿忽然开口。
  林雪闻言,看着路长卿的眼神中充满诧异!
  因为她心里清楚,这探寻海域矿藏,说是给予结缘之修的额外机缘,但事实上,根本就是各家族为了更多的压榨结缘之修的价值而抛出的一种手段罢了……
  毕竟,仅仅是为了完成海捕任务,就得耗费结缘之修的大把时间!
  若是再在探寻炼材矿藏之上浪费时间,那这些结缘之修,又能有多少时间用于修炼?
  如果结缘之修之修为一直无法突破,那其不是至死都得为家族效力?
  以路长卿之前表现出的谋算,林雪原本以为这等小龌龊,其定然会一眼看穿。
  谁知路长卿如此煞有介事,林雪是想不吃惊都难,干笑两声问道:“莫非你还真以为你有那福缘,能发现炼材矿藏不成?”
  “自然不敢有此奢望!”
  路长卿笑笑道:“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想要有言在先!”
  只是林雪哪里肯信?
  死死的盯着路长卿半晌道:“若你真能于海域内发现炼材矿藏,三成为赏!”
  “之前于结缘坊,不少家族都开出了五成为赏的条件!”路长卿道。
  林雪嗤笑道:“那为何你不与那些家族结缘?”
  听到这话,即便是路长卿面厚过墙,也不禁憋红了脸,半晌才悻悻道:“四成为赏,不能再少!”
  “就三成,爱要不要!”
  林雪毫不让步。
  接下来的路途,路长卿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倒是林雪,眼角之余光每每扫到路长卿那郁闷的表情,都情不自禁的想要笑出声来……
  又是许久之后,茫茫海域中,有一大片大大小小的海礁探出水面,密集如若繁星。
  “此便是群星海域!”
  林雪指着那片礁对路长卿开口,表示海捕之余,其可以在这些岩礁之上休息,修炼……
  每隔半月,家族会派人过来收取捕获。
  只有足额完成捕获量,家族才会给予应给的修行以及生活所需,让路长卿为了自己的修行着想,万不可偷懒懈怠云云之后……
  林雪这才驾驭飞舟返回林氏主岛。
  “还是心急了啊!”
  想到自己争取半天,林雪都咬死若自己寻找到什么炼材矿藏,只给三成为赏,路长卿就郁闷不已……
  但事已至此,即便他再如何懊恼,也都无法挽回。
  因此,跺脚半晌之后,路长卿便跳上渔舟,巡查熟悉起自己负责的海域来……
  穹阔海碧。
  无边汪洋之中,一人一舟穿行于岩礁之间,身形倒影于见底之海水之上,几如仙卷。
  在路长卿忙着查看和熟悉需要自己经管的海域之时,林雪也已经回到了林氏主岛复命。
  “早知道花费数百灵石,居然只带回这么一年过七旬之修回来,当初就该拿这数百灵石,好好笼络程康等人……”
  因为之前分配海域之时程康所表现出来的极度不满,现在林家一众又开始后悔,一看到林雪回来就忍不住抱怨道:“现在可好,这路长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寿元耗尽,让那购买结缘符所耗之数百近千灵石随时都有可能打水漂不说,还将几乎与程康等依附之修彻底撕破了脸皮——实在是得不偿失!”
  就连林青都忍不住看着林雪叹气道:“雪儿啊,和路长卿结缘之事,你办的实在是太过欠缺考虑了!”
  “想我林氏自开族以来,虽一直算不得如何强盛,但有赖于先祖之辈苦心经营,一直以来也算得上是欣欣向荣——可为何近几十年来,我林氏之境况,却每况愈下?”
  想到自己为了家族是费尽心机,如今却落得如此埋怨,林雪恼道:“造成这种情况,自然有我辈子弟天赋欠缺,不够努力之过,但雪儿以为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爹爹你作为家主,各位叔伯作为林氏之长老,前怕狼后怕虎,成天都只想着躺在各位先祖打下的地盘上之老本所致——要是爹爹和各位叔伯,能如我林氏先祖一般勇猛精进,雪儿断言,我林氏绝不至落拓如斯!”
  被这么一番抢白,一众人等即便面皮再厚,也是大感赫然,却又因为全都是事实而无法反驳……
  因此最后,一群人憋着通红的老脸对林青道抗议道:“家主你说说,雪儿现在居然将家族败落之故全都怪罪于我等无能——这公平吗这?这太不公平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