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04章 各有谋算

  “崔师姐!”
  看到崔羞月飞驰而来,两名弟子连忙行礼。
  “免了!”
  崔羞月挥手冷哼道:“何人让你等传讯于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等人也,敢言与本姑娘一见如故!”
  两名弟子闻言,暗道要遭,齐齐手指路长卿。
  路长卿岂会不知即便是荡妇,也极其忌讳被人四处宣扬其人尽可夫的事实?
  只可惜除了此法,他实在想不出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引出崔羞月。
  耳听崔羞月声如寒冰,眼见崔羞月媚面含霜杀气腾腾……
  路长卿心慌如同老狗,面上却是波澜不惊,老神在在微微一礼淡然笑道:“羞月前辈,可还记得在下?”
  “原来就是你这老……”
  见是路长卿让弟子传讯暗示与自己有种种暧昧,崔羞月厉喝声中就想狠狠的给这老登徒一个教训,只是在神识放出之后,她忽然两眼大瞪,强行变幻脸色娇声道:“原来是你这老修!”
  “正是老夫!”
  见崔羞月认出了自己,本已经准备激发防御符篆的路长卿暗松长气,笑道:“数月不见,仙子现今,是愈发迷人了!”
  该死的老登徒,你故意的是吧?
  眼见路长卿当着子弟的面调戏于己,崔羞月是恼愤无比,却只能岔开话题娇笑道:“此地非谈话之地,要不借一步说话?”
  “好啊!”
  路长卿点头,对着结缘坊的方向对崔羞月做了个请的姿势。
  跟你去结缘坊,这些弟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想本姑娘呢!
  崔羞月暗自咬牙,但想到即便请路长卿进山门洞府,估计这些弟子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所以最终,崔羞月只能一咬牙一横心,当先而行。
  “这么晚了,师兄你觉得崔师姐跟这老修同去,会做些什么?”
  看着崔羞月路长卿的背影,一值守弟子口水滴滴的问。
  “孤男寡女,还能做些什么?你可别忘了这老男人,他首先也是男人啊!”
  那被称为师兄的值守弟子嘿嘿有声道:“可真是想不到崔师姐居然还好老男人这口……也不知我等,何时才能变老?”
  远离山门所在,崔羞月的脸就冷了下来,盯着路长卿道:“道友如此坏人清誉,肖执事知道么?”
  清誉?你有吗?
  路长卿心头腹诽,面上却是连连抱歉,表示自己也是迫不得已——毕竟除了如此,别的办法他都没有将崔羞月一定引出来的把握。
  除了如此最有把握将本姑娘引出来之外,你个老东西敢说你没有半点乘机调戏之心?
  崔羞月狠翻白眼道:“此事休提——本姑娘只想问你,你到底想要如何?若你以为仗着肖执事之虎威,便可以窥视本姑娘的身子……你就别做梦了!”
  “仙子将路某当成什么人了?路某乃是正人君子!”
  路长卿一脸小心老夫告你诽谤的悲愤义正辞严的为自己正名,然后才道:“在下此来,乃是想和仙子做个交易,绝无亵渎仙子之心——还望仙子明鉴!”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崔羞月哼哼道:“什么交易,说来听听!”
  路长卿将自己得罪了黄烟和黄家之事坦诚相告道:“只要仙子能助路某登上巨舟,在下便可转告肖执事,让丹房为仙子炼制固本丹——仙子以为如何?”
  “黄师姐可是内门红人,更甚得执事器重!”
  崔羞月闻言娇笑连连,表示为了炼制一颗固本丹而得罪黄烟,自己还没那么蠢。
  “助在下登上巨舟,可未必就一定会得罪黄烟!”
  路长卿岂会不知崔羞月这根本不是在拒绝,只是在讨价还价?
  但到了此刻,他却也不得不解释一番之后才道:“若是仙子以为帮忙炼制固本丹还不够的话——那么若是在下有把握帮助前辈,将固本丹之效提升些许呢?”
  “你说什么?”
  怀疑自己听错了的崔羞月吃惊的瞪大眼睛道:“丹房皆为千万年修行前辈经验古传,你居然说能想到办法提升丹效?”
  “修行先辈自然该当敬重,但我等也不必事事不如先辈……”
  路长卿亮出了远距离传音符道:“仙子若是不信,在下愿意结符为誓——而且仙子也千万别以为在下非你不可,以在下与执事的关系,只要传音符发出,仙子觉得肖执事会还是不会对在下施以援手?”
  “那你为何不直接发传音符,而是来找我?”崔羞月问。
  路长卿淡然一笑,不想告诉崔羞月情分这东西就像女人身上的衣裳,脱一件就少一件,用一次就薄一分的道理,只是让其尽快决断。
  虽然对路长卿的话是打心底的不信,但崔羞月却又绝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毕竟要是路长卿真能提升一丝的固本丹丹效,那么她将来筑基的成功率,便也将增加一丝……
  为此而得罪自己平时本就不太看的顺眼的黄烟,崔羞月觉得很值——毕竟虽说黄烟得宗门执事看中,在内门弟子中身份非凡……
  但她自己,也照样不是省油的灯。
  真撕破脸皮的话,也未必就会怕了黄烟。
  更何况路长卿也说了,只要能登山巨舟,那么无论去哪儿的巨舟都可……
  虽然黄烟让外门弟子对登舟之人严加盘查,但肯定也是着重盘查去往如落雁岛等地的巨舟,不可能说每个巨舟都严加盘查。
  如果路长卿能在自己的帮助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登上巨舟,那么自己就根本不会得罪黄烟!
  如此的话,自己怎么也是稳赚不赔!
  思索一番之后,崔羞月点头道:“提升丹力,炼制固本丹——你真能做到?”
  “在下现在就结符为誓!”
  路长卿燃起公誓符,以心魔为誓之后才道:“如此仙子可放心了?”
  “人家也就是随口一问,你还真起誓啊?”
  崔羞月娇笑道:“其实只要你能让肖执事顺利帮人家炼制固本丹,提不提升丹力的,哪里有什么要紧——万一因此真让你心魔横生,你让人家怎么跟肖执事交代嘛……”
  路长卿自不会被崔羞月这等御男手段所蒙蔽,当然更不会告诉崔羞月自己之所以告诉她自己能提升丹力这等秘密,也有自己的谋划……
  但凡修士,无论天赋如何,其在筑基之时,基本都会面临筑基失败的可能。
  而修炼太晚,资质太差,过分追求修炼速度而造成根基不稳的路长卿,将来万一有机会筑基的话,那么筑基失败的可能,也就比一般之修要大的多的多……
  也是因此,在巨舟之上一听到固本丹有增加筑基成功率效果之时,路长卿就已经上了心!
  现在来找崔羞月,所为不过一箭双雕!
  崔羞月当然不知道这些。
  复制了一份固本丹丹方交于路长卿,约定半年为限之后,崔羞月才道:“以结缘坊为起始,中转之巨舟,每日有七八艘之多,其中以去往落雁岛,南郡府等仙城之巨舟最为热门,想来黄烟派人对此地这些巨舟,看管也最为严密,反之如去往暴风域,冰雪海等地之巨舟人最少,相信看管也最为松懈……”
  道理路长卿也知道。
  自己修为差,去往如冰雪海暴风域等条件严苛恶劣之地,自己根本无法存活。
  黄烟黄粱等自然知道这点,所以他们定然会重点盘查去往安全区域的巨舟——毕竟自己是想逃命,而不是寻死。
  路长卿并未选择去冰雪海或者暴风域。
  不去的原因并非这二地条件实在太过严苛,而是因为二地的巨舟起航时间更在落雁岛巨舟起航之后……
  现在夜长梦多,路长卿是半刻都不想在结缘坊多待,又哪里敢在等十来个时辰。
  更者,路长卿也清楚自己现今的安身立命之本,乃是培植灵藻灵茶和养殖妖渔,而无论培植灵藻灵茶和养殖妖渔,都对气候环境的要求极为严苛……
  暴风域和冰雪海当然也能培植灵藻养殖妖渔,但因为气候环境的关系,当地的妖渔灵藻,定然和之前在群星域的物种,截然不同!
  如果去往二地,就等于自己这两年来的研究一切白费,一切都得重头再来,这可是路长卿绝不愿意看到的。
  也是因此,路长卿最后选择了去往雷击峡。
  “雷击峡?”
  听到路长卿的选择,就连崔羞月都忍不住的为他担心道:“我知道你急于逃命,但那地方可是周边最恶名昭彰的混乱海域,也就雷系修士愿意前往,等闲修士别说是普通之修,怕是就连最丧心病狂之修都不愿前往——要不,你还是换个地方?”
  路长卿自不会告诉崔羞月自己选择去往雷击峡,更多的还是因为其地气候方面和群星域很像,而不单纯的是因为去往雷击峡的巨舟开的最早,自己能最早时间离开结缘坊的事实。
  当然也不会告诉崔羞月,对等闲修士来说随时随地都可能降落的雷霆,的确是灭顶之灾,但对自己来说……
  雷嘛,也不过就是雷电而已……
  只要措施得当,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便由你!”
  见路长卿已有决断,崔羞月也不坚持,挥手一拍储物袋,便见一朵白莲凭空而出,在二人身前绽开……
  “愣着干什么?上来啊!”
  崔羞月催促的同时不免得意道:“没见过飞行法器啊?”
  路长卿咧嘴。
  不会告诉崔羞月这白莲状飞行法器很像柔软的大床,再配上她这么一个骚媚十足的女人,很难不让人想象在飞驰的白莲之上男女行欢的场面……
  那滋味……
  提醒自己是正人君子的路长卿跃上飞舟,干咳两声指了指一个方向道:“乘着去往雷击峡的巨舟离开还有时间,还请仙子先带在下去往那边一趟——在下还有些事要办!”
  他所指的方向,自然是那奸商符篆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