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26章 灵藻

  “林木这个月一共捕获了五十二条妖渔,乃是家族子弟海捕之冠!”
  林密大声宣布,当众发给了林木五块灵石的奖励,又号召一众家族子弟好好向林木学习,表示无论是谁,只要对家族有功,家族就绝不会亏待!
  “五块灵石,都是我大半个月的月例了!”
  看到林木拿了五块灵石的奖励,不知道多少子弟是羡慕不已,暗暗发誓下月海捕,自己一定要多多努力……
  毕竟现在不想自操耕渔,也得自操耕渔了……
  横竖都得自操耕渔,干嘛不拼下命努下力,多赚几块灵石?
  只是相比这些子弟,几名年纪稍大的家族子弟,如林祥,林慧几人,就不一样了。
  几人因为海捕之量极少,所以别说奖励,甚至连该当给俸的月例,都被扣除了不少。
  但几人不但没有因此而表现出想要力争上游之心,反倒是一脸的破罐子破摔,爱咋咋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林青忍不住训斥道:“你等几人,在家族之中也算是年纪最长,不但不能为家族之表率,反而处处拖家族的后腿——难道你等真就甘愿如此下去么?”
  “我等不甘愿又能如何?力争上游拿到家族之奖励又能如何?”
  林祥林慧几人脸色阴郁的嘀咕,心说现在自操耕渔,为人所耻笑,要是因此都无家族之修愿意和自己等结为道侣……
  这等损失,是区区几块灵石的奖励所能弥补的么?
  听到这话,林青林密等是怒不可遏,有心呵斥……
  但看到不少子弟明显对林祥林慧等人所言感同身受,满面凄然……
  因此最终只是闷哼一声,拂袖而去。
  推己及人,虽然对林祥林慧几人心头虑林木也是深感前途黯淡,只不过在想到破障锥之时,他的心情便立即兴奋了起来……
  咻!
  锐利的破空之声中,一道浅绿细线倏然而逝!
  下一瞬,院中练功石上猛然有光华爆开。
  那被符篆所护的练功石上出现了一个贯穿小孔,而那浅绿的破障锥,也稳稳悬停于练功石的背面。
  “不愧是法器啊!”
  挥手召回破障锥,林木是喜不自禁,捧在手心观望的表情几同爱抚妙龄女子,心说有了这破障锥,以后万一遇到什么修士以符篆护体,自己破障锥一出……
  想到此处,林木是乐不可支。
  “恶不恶心你!”
  林雪肉麻的笑骂,然后才道:“现在开心了吧?不但得了五块灵石,还拿了这破障锥!”
  “说的跟我白拿你的一样!”
  林木眉头一挑振振有词道:“我这可是凭自己的实力所得!”
  “好好好,是你的实力!”
  林雪撇嘴,然后才笑道:“过几日海涌风暴,无法海捕必须休渔,有没有想过要去赤化坊玩?”
  “那自然是要去的!”
  一想到以前在赤化岛遇到的几名家族女修,林木闻言立即就两眼放光,只不过想到要讨这些女修欢心,口袋里没有灵石可不成……
  林木就又只能厚着脸皮对林雪道:“姐,到时候你能不能借我几块灵石?”
  “你不是刚得了五块灵石的额外奖励?”林雪道。
  “别提了!”
  林木一脸晦气的道:“我被老路那老东西给骗了——额外奖励的灵石,都还不够给他的!”
  “都说路长卿非同小可,你非不听!”
  听完经过,林雪恼怒的呵斥林木道。
  “我哪儿知道他只是杂灵根,居然真能于一季之内完成引起入体啊?”
  林木懊恼,同时却也不得不服道:“能于十数日之内完成引气入体者,非天才之修不可为——不得不说这老路的确有两把刷子,这次真是输的心服口服……”
  “我早就看出这路长卿不简单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会以那珍贵的结缘符与他结缘?”
  林雪有点开心,紧接着就又恼火起来道:“不过我林氏好心好意给他机会,他居然处心积虑的诓骗你之灵石——回头我饶不了他!”
  “必须饶不了啊!”
  林木立即一蹦三尺高,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心说心说老路啊老路,因为欠你灵石,本少爷现在的确是不好意思收拾你……
  但要是有人愿意收拾你帮本少爷出气,本少爷那可就帮不到你了,你就自求多福吧你!
  想到此处,林木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这些,路长卿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他还在该修炼修炼,该观察观察该记录记录,日子过的波澜不惊……
  碧波荡漾的海面之上,轻舟荡漾。
  路长卿正蹲在轻舟之上,仔细的观察着一只被剖开鱼肚的死鱼。
  这条鱼并不是他捕捞上来的,而是直接在海面上发现的……
  死鱼,在海域内非常常见,并不稀奇。
  路长卿之所以特意将这条死鱼捞上来仔细观察,原因非常简单。
  那是因为他发现这条死鱼虽非进阶妖渔,但其体内却分明有异常的灵涌,和寻常死鱼或者是普通渔获,截然不同。
  仔细观察鱼腹之内的残留之后,路长卿发现这条死鱼体内的灵涌异常,甚至是其的死,可能都和一种其色如莹的藻类有关!
  “此藻何名我不清楚,但观其内之灵机波动,当可归为灵藻之列了!”
  过来的林木接过路长卿递上来的残藻碎屑观察一番之后道。
  “灵藻?”
  听到这话,路长卿神情微微激动道:“前辈你的意思是,此藻类其内之灵机,已经堪比那些灵药灵草?”
  “可以这么说!”
  林木点头,注意到路长卿的神色之后却又嗤笑道:“老路,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我劝你还是别异想天开了——你不就是在想要是采到这些灵藻,说不定能换些灵石么?”
  “前辈还真是,慧眼如炬啊!”路长卿笑答。
  “要是这些灵藻能换灵石,你以为还轮得到你?”
  林木鄙视一番,然后才细细解说了起来……
  此界之灵物颇多,各种灵药灵草灵植灵材,当然也包括无垠之海内的各阶妖渔以及灵藻。
  但修士对无垠之海内的资源利用,仅限于妖渔和各种炼材,却绝不包括灵藻……
  一方面是因为所有灵藻本身都拥有各种毒素,几乎难以炼化祛除,似乎天生就只适合于妖渔,而不适合于炼制成丹药以供修士利用……
  另外一方面则在于丹师。
  丹师之修炼和培养,其艰难程度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即便是一流家族,想要培养出一名最低级的五品丹师,往往都得倾全族之力耗十数年之功方才可略有小成!
  耗费如此之多资源以及时间培养的丹师,谁会愿意看着其不用各种熟悉的灵药和丹方去炼制丹药创造收益,而任由其琢磨这些被前辈仙人们断定无用的灵藻?
  正是出于这些的原因,所以各种海底之灵藻,灵藻果之类虽然经常有发现;但除了某些剧毒之物,被各类修士用来作为对敌手段外,鲜少有灵藻灵藻果之内被利用于修行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