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弟13章 问计老修

  PS本书已经内签,明天应该能改状态,要是有朋友喜欢,还请推荐票稍稍支持,多谢。
  ……
  “就这样直接一拍两散了?”
  听完林雪之言,路长卿怜悯的看了林雪一眼道:“如此的话,你们林氏这次怕是有麻烦了!”
  “我林氏之所以不想一下闹的太僵,乃是顾念多年主仆之情,绝非我林氏就怕了他程康等!”
  路长卿的眼神,直让刚刚对之生出了些许好感的林雪颇感受辱,恼怒道:“一拍两散虽非我林氏所愿,但若是你以为他程康等就有本事借此事找我林氏之麻烦,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虽程康等未必有找你林氏麻烦的本事,但借此事中伤败坏你林氏之清誉,却是轻而易举——我怕到时,你林氏刻薄寡恩之名一旦传出,再想找到依附之修替换他等,可就难了!”
  路长卿笑笑摇头,心说难怪这林氏没落到了如今地步,就这等处事手段——能撑到现在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换做自己是家主……
  一开始一定要不动声色,让程康等人放松警惕的同时搜集其贪墨之铁证,另外一方面则要暗中寻找替代人手!
  等时机一到,立即展示证据,将程康等人彻底钉死一雪前耻,同时也对那些替换之修进行震慑,让之以后不敢轻举妄动……
  如此,方为上策!
  林雪心头震慑于路长卿的手段,但面上却是不屑道:“别以为你能想到的我林氏就想不到,毕竟主仆一场,我林氏不想将事情做的太绝,相信他程康等众也不至于因此就非得和我林家结下死仇——说到底,还是你小人之心!”
  “……”
  路长卿无语,心说自己这简直是枉做小人的典型啊!
  虽然对路长卿的话表面上是不屑一顾,但在心底,林雪却是震撼不已,回去的路上,更是忧心忡忡……
  这几天,出去寻找新的愿意依附之修的林木林密等人已经回来了。
  至于新的愿意依附之修,是一个都没见着!
  因为事急从权,此次为招募依附之修,林氏可开出了远高于修士依附行情的条件,却连一个愿意依附之修都没能带回,林青立即就慌了,嗓音发尖的道:“一个愿意依附的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现在外面到处都在传,说我林氏刻薄寡恩!”
  林木悲愤道:“说我林氏不但将海域贫瘠而造成捕获不力的责任都怪在他依附之修身上,还污蔑他们中饱私囊,妄图断了他们生计……”
  “这明显是程康等人倒打一耙故意泼我林氏脏水,居然也有人相信?”林青急道。
  “虽然未必有人全信,可这种事,哪个以此谋生的依附之修愿意碰上?说到底,还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一起同往招揽依附之修的林密等人纷纷长叹,苦着脸道:“反正现在周边万里之地依附坊的那些散修都已经放话出来了,说是无论我林氏开出多高的条件,他们即便是找不到依附家族,宁愿去风雪海冒险,也绝不依附我林氏……”
  “什么!”
  听到这话,林氏之人全都慌了神,悲声道:“现在家族库存,本就严重不足,要是再找不到依附之修,封海之内之海获无人捕捞,灵田无人耕种——到时历积拖欠之上俸无法缴清不说,怕是不用数月,我等之修炼月例,都要无法足额发放,要是因此而耽误了修炼,那可如何是好啊……”
  刚刚进门的林雪就听到这些,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都在轰轰作响!
  绝非因为这些坏消息对于当前的林氏,几同灭顶之灾,而是因为白日路长卿对她所言,现在几乎已经尽数言中!
  要不是路长卿刚刚和林氏结缘,要是一进门就成为了程康等人现在最厌恶的人……
  听到众人所言的林雪,简直都忍不住想要怀疑路长卿是不是跟程康等一众是一伙的了!
  “家主……”
  一阵乱哄哄过后,林密等人对林青道:“要不然,我以为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先稳住程康等人,才有机会让我林氏暂时渡过难关!”
  “稳住他们?”
  林木闻言悲愤道:“明明是他等从中贪墨不说,还到处散布谣言污蔑于我林氏——这要是传出去,那还不是坐实了他们对我林氏之污蔑?”
  “林木,你以为我们想么?”
  林密等人道:“实在是现在根本找不到愿意依附之修,宗门上俸又拖无可拖——难道你真想耗到让我林氏被宗门除名,不得不让你姐委身黄粱才能拯救家族吗?”
  “够了!”
  林木还想说话,林青却是呵斥一声,脸色难看的看着林密等人道:“为今之计,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只不过,我怕现在再去劝回他等,他等怕是要狮子大开口,大幅提高依附条件不可……”
  “我等会尽量和之商谈!”
  林密几人说完,匆匆而去……
  “家族封海本就物产不封,要是程康等人心不足,我林氏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啊……”
  “估计也就好过将封海全都空着了……”
  家族妇孺凄凄哀哀的说着,不少人甚至忍不住偷偷抹泪……
  这场面,直让林青心头烦闷不已,想到之前林雪的劝告,心里便后悔不已……
  因此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便想要寻找林雪,希望她能和以前一样帮忙出出主意。
  只是原本在屋内的林雪,此时早已不见了踪迹。
  “刚刚还在的……”
  林木环望一圈,叹气道:“现在这种情况,要是有什么主意,姐怕是早就说了,她现在不在这里,估计也是根本没什么好的办法……”
  “也是……”
  本想差人寻找的林青闻言便又是叹息一声,心说家族这么多人都没办法,她一姑娘,即便聪慧,但在这种情况下,又能有什么办法?
  说到底,还是自己无能,想向林雪寻求一点安慰罢了!
  看着堂中凄凄惨惨的场面,想着即便林密等人能求得程康一众回心转意……
  以程康一众贪得无厌之性情,必然会狮子大开口!
  两年之后,林氏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仅凭自己之力凑足宗门上俸!
  想要保全林氏,就只能牺牲林雪……
  “雪儿啊,摊上我这么一个爹爹,也是你命苦——爹爹对不住你啊!”
  想到这种局面,林青是痛苦一场,长吁短叹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