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4章 这男人,无论多大年纪……

  群星礁海域。
  汤锅正在海礁之上蒸腾着热气,而路长卿则在一旁剖开几样未能入阶之海获的肚子,对其内脏中的消化残余等等进行仔细分辨……
  直到确定清楚之后才将各种切块投入汤锅,在逐渐飘溢的海获鲜香之中提笔记录……
  虽然时间才过去了短短几天,但那些图册之上的著录现在却已经是密密麻麻!
  其中不仅有各种常见海妖惯常出没的路线,特征等等,更有在捕获之时注意到的,或者是解剖之后所观察分辨出来的其喜食之物……
  当然,除了各类海产海妖的信息,图册之上也少不了各种不常见的海底砂石等等分布信息之类……
  可即便图册之上已经记录的密密麻麻,路长卿却依旧清楚的知道,自己对相关的了解,还差的太远太远……
  “怕是没有个一年半载的深入观察和了解,即便有黑月吊坠的推演相助,自己也还是先别想试行养殖的事为妙!”
  浏览图册,确定将自己所观察到的全都记录在案之后,路长卿才合上了图册,想到自己的仙渔之路任重而道远,情不自禁的一声轻叹……
  当然也不是就全然没有好消息。
  那就是随着那些砂石矿物的收集,资料的逐渐完善和丰富,他觉得只要借助黑月吊坠的推演,一两年内找出相关海域内的炼材矿藏,应该问题不大……
  当然了,前提是这海域内的确还有未曾发现的炼材矿藏才行!
  “听闻炼材矿藏价值极高,往往一小块都得数十灵石……”
  想到只要能发现炼材矿藏,即便只有三成为赏,怎么也得有几十灵石到账……
  不过下一秒,路长卿便已经再也无心去想灵石的事了,而是嗷的一声跳将起来,直扑汤锅……
  乌骨虾,想要滋味鲜美,炖煮的时间就决不能超过半刻!
  看到汤锅里炖煮的乌骨虾因为炖煮太久而骨色泛白,滋味必然是大打折扣,路长卿是懊恼的直揪胡子,心说自己当真是年纪大了,居然都忘了注意火候……
  驾驭飞舟去而复返的林雪恰恰看到这一幕,俏脸一沉没好气的道:“垂垂老朽,居然还如此贪图口腹之欲——难怪你直到如此年纪,才有机会寻求仙缘!”
  生而为人,贪图口腹之欲……
  其实和男人无论多大年纪,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大姑娘,道理是一样一样的!
  这种想法,路长卿当然不敢当着林雪的面说出来,只是瞅着那俏脸身段嘿嘿一乐这才开口道:“想必林雪前辈去而复返,不该是专程回来看看在下是否贪恋口腹吧?”
  这番回复,气的林雪是美目鼓凸,一双粉拳捏的嘎巴直响……
  别看林雪经常对林木发火,但其实她的脾气一点都不差。
  知道的人都清楚,除了对林木外,林雪对于旁人,脾气几乎可用宽厚来形容……
  但现在,面对路长卿一自家结缘之修,不但半点没将自己当回事不说,时不时还倚老卖老的表现出一副我现在是教你个乖的态度……
  林雪几乎是差点儿就要一拳给呼到路长卿的脸上了!
  但想到之前路长卿料事如神,将程康一众的所作所为算的清清楚楚……
  林雪呼呼的吸了几口长气之后,才总算按下了性子,将自己去而复返的原因大概说了一遍……
  想自家一修行家族,却因为家主平庸,家族内又无出类拔萃之辈,逼的自己现在居然要问计于路长卿这么一结缘之修……
  林雪心头是五味杂陈,看着路长卿道:“现在根本无任何之修愿意依附于我林氏,而程康一众又与我林氏撕破了脸皮,求上门去想化干戈为玉帛,在这种情况下,怕是想让程康一众不狮子大开口都难——路长卿,对当前之况,你可有良策?”
  “良策嘛,当然是有的!”
  路长卿一边呼噜呼噜的吸溜着各种海鲜一边道……
  林雪闻言一喜,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只是足足半晌,路长卿居然还在有滋有味的吸溜海鲜,半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那老神在在的模样,本就气的不轻的林雪见状更是七窍生烟,鼻歪嘴斜道:“既有良策,那还不快说?”
  “前辈你别急啊,我这不正想着呢么?”路长卿道。
  看到路长卿那似笑非笑的眼眸,林雪岂会不知这家伙根本就智计在心只是不肯说而已?
  “没事就小姐,一有事求你就前辈——说到底,你还不就是想要些好处!”
  林雪磨着后牙槽道:“赶紧说——只要你真有办法助我林氏以解此次之危,你之结缘常俸,回归正常水平!”
  “林前辈,你误会了,在下真不是这个意思!”
  路长卿一脸受辱悲切不已的的道:“我路长卿,现在乃是你林氏之结缘之修,自当与林氏荣辱与共,若是在下乘着林氏有难就借此要挟,谋取私利——那我路长卿,和程康等狼心狗肺之流,又有何区别?”
  “你少跟我惺惺作态!”
  见路长卿指天划地赌咒发誓半天,却连半句有用的话都没说,林雪简直都已经要出离愤怒了,深深呼吸道:“十块灵石,不能再多——要是你还不说……”
  林雪没有说下去,只是伸出了手掌。
  凛冽的寒气中,有大片锋利如刀的冰花正在成型!
  “既然林前辈如此坚持,那看来这十块灵石加上常俸恢复如常的条件,在下是想不答应都不行了!”路长卿的表情很是为难。
  闷哼声中,林雪掌中的冰花激射而出!
  噗嗤一声,大半冰花便如刀锋般射入岩礁之中!
  坚硬如铁之岩礁在冰花之下,几如豆腐!
  “不愧是修士手段!”
  路长卿见状凛然,心说林雪不过凝气六层,挥手之威居然恐怖如斯——厉害!
  “快说!”
  林雪厉喝道:“再敢耍花样,这片岩礁,就是你的下场!”
  “说说说!”
  见林雪是动了真火,路长卿赶紧收敛神色看着林雪道:“其实解决问题的办法有两个,一是钝刀子割肉,徐徐图之,还有一个就是长疼不如短痛,快刀乱麻,永绝后患……”
  钝刀子割肉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别管他程康等人提什么要求,都先答应下来,放松他们的警惕。
  然后再慢慢的找机会收拾他们!
  “若是我林氏愿意如此,我还用得着低声下气的过来问计于你?”
  林雪没好气的冷哼,表示这点不考虑,让路长卿赶紧说那永绝后患之策。
  “想要永绝后患,你等林氏之人的日子,怕是就无法如现今这般逍遥了……”路长卿道。
  “亲自耕渔?”
  听完路长卿的话,林雪脸色难看的道:“虽我林氏现今窘迫不堪,但周边比我林氏更加窘迫之家族也未必没有,但最多也就是让家族子弟帮手操持杂务,却从未听说有家族子弟愿意自甘堕落,自操耕渔者——这传将出去,我林氏颜面何存?”
  “只要家族能够保全,丢了的脸面就迟早有能拿回来的一天,可要是连家族都没了……”
  路长卿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道:“我只是建议,至于究竟该如何选择,就只能由雪儿小姐你和家主长老商议,再自行决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