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43章 闯入者

  PS第二章,还有五章,弟兄们稍稍耐心。
  …………
  足足在雷击坊等了三四天,铺面才有了消息。
  “喂不熟的白眼狼啊……”
  眼见铺子不在正街不说,各种设施还破破烂烂一看就很久没有拾掇过……
  但主事却依旧将铺子吹的天花乱坠,表示能以一万八千灵的超低价拿下,不但多亏了他在其中说和,更是自己走了狗屎运等等之语……
  路长卿在暗骂的同时,简直都恨不得啐那主事一脸万年老痰。
  但想到继续耽搁下去,比起灵石没给花的七七八八,自己根本就不敢出雷击坊,而抱日谷的灵藻,又实在是耽搁不起……
  因而在不得已之下,路长卿最终还是决定拿下铺子。
  虽然知道多花了不少冤枉钱,路长卿也只能安慰自己,直当是花钱买平安了……
  “路东现今,身份尊贵,相信不至对铺面之事亲力亲为罢?”
  大赚一笔的主事在一切妥当之后,将铺面符匙交给路长卿之后道:“若是需要,在下可以帮路东推荐几个机灵的伙计,有他们在,路东绝对可以放心将铺内事宜交付于其,自己放心修炼,提升修为……”
  “主事有心,不过此等之事,就不劳烦了!”
  虽铺子的确需要招揽伙计打理,但因购铺一事被坑的不轻的路长卿又岂会听从其的推荐?
  皮笑肉不笑的婉拒之后,路长卿便用符匙开启了锁闭法阵,回小院略一收拾,便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雷击坊,不愿有片刻耽搁。
  数天之后,长途跋涉的路长卿在阔别月余之后,总算再次看到了抱日谷。
  虽距离抵达尚且有个吧时辰的距离,但他的嘴角却已情不自禁的泛笑,那种感觉,就像阔别经年的游子,再次回到了老家一样……
  就连原本因长途跋涉而微有迟滞的脚步,都因此而轻快了几分。
  只是,在路长卿穿过因避雷针阵的吸引,而雷电密布的谷口,顺道查验上次侥幸在雷击风暴中存活的几株麻痹刺是不是还活着的时候,他的脸色骤然紧绷……
  绝非是因为那几株麻痹刺出了什么问题。
  事实上几株麻痹刺的状况,比他预想中的都要好上很多。
  毕竟这几株麻痹刺在雷击风暴中本就奄奄一息,加上这近月以来,都无人对其施展云雨之术补充灵气,按道理应该早变成了枯枝才对……
  但这几株麻痹刺却并没有。
  其的生长状况虽然不佳,却并未枯死,而且其上的灵机比之前麻痹刺状态最好的时候,似乎都要更盛几分……
  再加上麻痹刺满身密布的尖刺之上,不时闪过点点电弧……
  路长卿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些侥幸从雷击风暴中存活下来的麻痹刺,因为在雷击风暴中承受住了超量的雷击,因此可能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变异……
  被其毒刺扎中之后所产生的后果,十之八九都比之前要更加严重。
  遇到这等好事,路长卿自然是高兴都来不及,自然不可能神情紧绷了!
  他神情紧绷的原因,是因为他在谷口所放置的一些枯枝,树叶之上,有被踩断,移动过的痕迹!
  有人进出过抱日谷!
  看到这些痕迹的路长卿在第一时间打出了一张隐匿符,悄悄的潜入了抱日谷内,四下寻觅……
  谷内四处故意放置的树枝枯叶等,都有被移动过的痕迹。
  有人进入过抱日谷的事实,可以确定,但路长卿始终没有发现闯入者的踪迹。
  很明显,闯入者已经离开了!
  钟形微型灵窍空间,灵藻园,以及修建了一些的鱼塘,都处于远处的海水之下,路长卿并不担心闯入之人会发现。
  但这绝不代表闯入者没发现这些,抱日谷内的灵气又太过瘠薄而不适合修士久呆,所以那闯入者离开之后,就不会再来……
  路长卿敢肯定,那闯入者绝对还会再来!
  毕竟谷内的游离雷电都被吸引到了谷口以阻吓可能之修,谷内极度安全,即便没有灵气可供修炼,此处在这远离雷击坊的野外,都极其适合被当成一个隐蔽的避难所。
  这样的好地方,没人发现还好说。
  一旦被发现,对方就绝没有只来一次便不再来的道理。
  再者,虽说因为麻痹刺的残缺,谷口的迷魂阵因此而作用大减,但那些因避雷针阵的吸引而格外密集的雷电,却依旧具有极强的威力……
  闯入之人却依旧能毫发无损的进入抱日谷并离开……
  那就说明,这闯入者绝非如之前死于迷魂阵内之修那般冒失之徒,绝对是胆大心细之辈。
  如此人物,其绝对不可能没发现那些避雷针阵乃是认为设置,也绝对不可能没发现处于峭壁之上,甚至都没有用隐匿符遮掩的洞府……
  如此之多的证据证明有人长居于此,对方但凡有恶意,又岂会放过这可能的发财机会?
  “也不知这闯入的家伙,到底何等修为,人数几何……”
  想着这些,路长卿心头惴惴,心说要是等闲修士,那倒也罢……
  毕竟之前利用灼魂刺吓退让众修闻名丧胆的黑面煞,路长卿对自己的实力认知早有了新的定位。
  再加上和崔羞月分赃之后,他身上多了大把的攻击防御符篆不说,更多了一样在寻常之修手中难得一见的防御性法器,实力比之当初独自面对黑面煞之时,一见提升了不知道多少……
  可即便如此,如果对方的修为太高,人数太多……
  灼魂刺虽不但强悍,更因攻击之时无声无息,让人防不胜防……
  但只要对方提高警惕,让自己无法偷袭得手,路长卿敢肯定,到时自己照样是凶多吉少!
  那种剑悬于颈之感,让路长卿是心神不宁。
  思虑良久之后,路长卿面露狠厉之色,心说老夫虽无意制造杀戮……
  但这抱日谷,乃是老夫在将来很多年的立身根本!
  此间之秘,老夫绝不允许有他人窥探!
  “若你等真死于老夫之手,可别怪老夫,要怪,就怪你等太过好奇!”
  暗有定计之后,路长卿放弃了要立即将新购的,毒性加倍猛烈的灵种等等立即种植于谷口,以防闯入者再来的想法,而是于谷口的隐蔽处布置了一张警示符……
  有警示符在,但凡有人进入,他便能提前感知,而不会被对方无声无息的闯入。
  然后,路长卿才在抱日谷内继续布置了起来。
  在确定自己的布置,不但让自己有绝对的把握发起偷袭的情况下,轻松解决一两名凝气六层之修或者三五名凝气五层之修,玉石俱焚之下即便是凝气八九层之修也都有可能干掉之后……
  路长卿这才有心情去查看一下灵藻园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