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48章 试毒灵藻

  “爹,密叔!”
  看到一众人等回来,林雪林木等所有人立即汇聚,有些紧张的问:“此去近月,结果如何?”
  “红树海之朱氏,昌仃海徐氏最近已经开始频频放风,说要效仿我林氏,让子弟自操耕渔!”
  林春林木虽满面疲惫,却是难掩喜色的将自己等人近月的成果说了出来……
  经过近月一众人等专找周边家族之家主长老之类自卖自夸,花灵石雇佣散修四处帮助自家林氏放风……
  虽说还是有很多经营状况良好的家族对林氏嗤之以鼻,但那些境况一般的家族之家主长老等,对林氏之印象,却是大为改观……
  “虽然现在放风效仿者只有朱徐二氏,但根据我们之了解,周边万里暗中观望者,怕是不下十家!”
  林春林密等兴奋道:“相信只要朱,徐二氏族真的开始自操耕渔之后,剩余观望之家族再无顾忌,定会纷纷效仿……”
  “太好了!”
  “到时如许家族子弟一起自操耕渔,看谁还能笑话我等,轻视我等!”
  一众弟子闻言兴奋不已道。
  看到诸多弟子郁结两月有余,今日笑颜重开,林青是老怀甚慰,看向林雪道:“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力主与那路长卿结缘,若非有他,我林氏此次之危,怕是都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和你密叔等人商量过了,你下月之例,多得五成为赏!”
  听到几人夸路长卿,林雪的心情简直比听到夸自己都要开心,正想说自己和路长卿结缘,都是自己分内之事,若是要赏,也当赏路长卿才是……
  毕竟人家一结缘之修,不但拿着最少的月俸帮家族干最多的活儿,现在还得帮着出主意……
  林木却不等林雪开口,就已经跳将出来了,绿着两眼极其不愤道:“当初和路长卿结缘,虽说是我姐力主,但我也功劳不小好吧?凭什么就光赏我姐——我呢?”
  “有着全家族最好的修行资质,却是全家族内修行最不努力之人——你还好意思争?”
  林青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呵斥道:“若是你肯将此等争抢小利之心用于修行,我林氏何至如斯!”
  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的林木是憋屈无比,心说自己堂堂林氏天才,在家族之中却是如此地位——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看到林木急不可耐的跳出来争东西,东西没争着却落个灰头土脸的模样,一众人等是忍俊不禁……
  唯独林祥林慧几人却依旧满脸愁色,根本笑不出来。
  “祥哥,慧姐!”
  注意到二人表情的林雪问道:“现在家族之危已经大为缓解,如无意外,你等之心上人想必也不至再为此而与你等别扭,为何你们却一点都不开心?”
  林祥林慧纠结半晌终于开口道:“那朱徐二氏虽然放出了要自操耕渔的风声,但到底何时才真的开始自操耕渔,却是未知之数……
  几个月内都好说,要是几年……”
  二人心说真拖到那时,自己曾经子人恐怕已另结新欢——那不是黄花菜都凉了么?
  呃……
  听到这话,原本欢快无比的氛围便又是一僵,倒是刚刚挨骂的林木急于表功,安慰二人道:“祥哥慧姐,你们不用着急——回头我再去问问老路,让他再想想办法,相信以他之诡计多端老谋深算,定然不至坏了你二人之好事!”
  “什么叫做诡计多端老谋深算?你会不会说人话了!”
  吧唧一巴掌之后,林雪怒视林木半晌,这才开口对林祥林慧笑道:“你们不必担心,其实这点,路长卿早有所料,因而早已诉与我解决之法了!”
  “当真?”
  听到这话,别说是林祥林慧等,就连林青林密等都是喜出望外道。
  “自然!”
  林雪笑道:“当初没说,是我怕他之计无用,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说完,便将路长卿月初之时所言之后续计划都说了出来……
  “定是祖宗保佑,才让我林氏的得老路此等神人相助啊!”
  听着这些一环套一环的计划,林氏一众是兴奋不已,感慨连连……
  唯独林青林密和林木,神情复杂。
  只不过不同之处在于,林青林密注意到了林雪一说起路长卿,便情不自禁眼角飞扬的神情,而林木,则悲愤于自从路长卿一来,自己挨揍挨骂的频率,分明是大幅增加……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在接下来的好几天,林木一看到路长卿,要么就是横眉冷对一言不发,要么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一通挖苦……
  对林木对自己的态度变化,路长卿根本不以为意。
  且不说他早就习惯了林木那说翻脸就翻脸的小孩子脾气,就说即便林木真就是那等天性凉薄之人,他也都无所谓。
  毕竟现下,可不比当初。
  当初刚刚踏足此界,那真是两眼一抹黑。
  而现在,路长卿则早有把握,即便失去林氏之庇护,自己都能过的很好了……
  哇哇之声,不断冲幽暗的海面之上传来,几如夜枭般难听,惊的无数早已休憩之海鸟都忍不住瑟瑟发抖。
  这声音,自然又是来自于尝试灵藻之后进行呕吐排毒的路长卿的。
  吐完的路长卿运转一番修为,脸上的神情是极为复杂。
  这阵子,他隔三差五的亲尝灵藻以解药性,各种灵藻也尝试了七八种。
  什么毒性强烈的,会于体内产生二次灵爆的灵藻,他都遭遇过。
  但如今夜灵藻这般如此难缠的药性,他可还是第一次遇到。
  倒不是说这灵藻的灵机有多暴虐,又或者是这灵藻的毒性有多猛烈……
  而是这灵藻中的那一丝暴虐灵机,在入体之后直侵经脉,纠缠不休,无论他用什么催吐之类的方式,都无法祛除!
  所带来的后果,则是只要一运转修为,那丝侵入经脉的灵机便在修为运转之时,如同倒刺一般在经脉之中逆行,让修为根本无法运转!
  “神农果然不好当啊!”
  感受到那一线灵机所带来的恶果,路长卿是头皮发麻,心说幸好自己摄入的分量极小极小,耗费个十天半月的功夫,还有可能将之炼化……
  否则的话,别说是自己,怕是就连那些筑基之修,都会因为这一丝暴虐灵机而大伤脑筋。
  也因为这点,路长卿算是愈加明白,此界为何没有丹师利用灵藻以辅助修士修行了——无法利用灵藻,和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修为全废相比……
  孰轻孰重,不问自明!
  “可能也只有如自己这般之修,在毫无选择之下,方会如此罢?”路长卿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