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她们的歌声里 > 第四章 选拔

  闷热的舞蹈教室里,一群朝气蓬勃的少年,不断的随着音乐的节拍跳着舞,汗水不停的从身体各处密密麻麻的渗透出来,汗水不是掉落在地板上,就是渗透到了衣服里面。
  张郝也在其中,来到这里的一个月中,整个都是扑在练习上的,最基本的舞蹈唱歌不用说,同时还有艺人素养方面的课程。
  接着是语言、艺能、演技等略高深进修课程,张郝甚至还选修了包括作词作曲和乐器这些课程。
  不过这一切都是都代价的,为了快速成功,浑沦吞枣般的学习,除了音乐方面的,其他的方面吸收的有点不尽如意。
  尤其是在社交方面和语言,张郝做的更差了,宿舍逐渐的填充满人了,明明他是第一个入住的人,而他到现在都没有融入团体,一方面是语言的不通,另一方面是张郝锋芒毕露。
  不过张郝毫不在意,只是苦恼没有语言的练习对象,在他看来他是为了成功而来的。
  这一个月中,开始时还有人嘲讽他不知所谓,选了这么多课程,可后面他们从震惊,变到了妒忌。
  因为他的努力程度已经超过全职练习生,是以一种别人难以想象的程度,更可怕的是他几乎所有的课程都交给了老师一个满意的答卷。
  张郝在发觉自己的身体实在是挤不出力气了,盘坐在地板上休息,也让周围的一些练习生松了口气,也开始坐下休息。
  这些练习生大多都是全职练习生,他们如此行为,是因为公司遍布摄像头,他们可不想因为努力这方面被人否定,即使是一点可能性。
  张郝没有在意他们,他最近觉得有些焦虑,老师已经快一个月没出来了,这是之前没有的情况。
  “老师?懒鬼?天王巨星在不在?”
  张郝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老师依旧没有回应,无奈的叹了口气。
  张郝又站起来继续练习。
  让全职练习生不约而同的心里破口大骂,这个牲口,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体力这么好,再多休息下会死啊。
  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看也不看练习生一眼。
  “安静!”
  声音不大,却让舞蹈室里鸦雀无声。
  “你们中最近一批进公司的练习生,现在给我去表演大厅。”
  中年女人说完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张郝犹豫了跟着其他人离开了。
  “呼,这个疯子终于离开了。”一个男练习生,擦了擦汗水,动作放松了些。
  “是啊,他怎么坚持的过来的。”另一个男生直接瘫坐在地板上。
  “努力呗。”
  “你可别装了,他有什么好学的,迟早身体垮了。”
  张郝听到这些,也只会一笑置之,他现在只需要成功。
  张郝来到大厅时,发现已经坐满了一片人,有男有女,不过共同点却都是眼睛充斥满了期待。
  看来他们都提前得到了消息了,我可能真有必要交点朋友吧,张郝挑了挑眉毛。
  张郝刚找了个地方坐下,一阵熟悉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小鬼,你跑到哪去了?怎么这么多人,这个时间点,你可是要练习的,别和我说是偷懒啊!”
  “懒鬼老师,你终于出来,你这次睡的可真够久的。”张郝激动的低呼道。
  浑然没注意到,一个气质温和的中年男子进来了。
  “你们好我是郑淳元,我今天是来选拔弟子的。”
  张郝周围的练习生立马沸腾起来了,有些了解的练习生都知道这个老师在公司以及歌唱界的地位。
  老师直接忽略了张郝的提问,“你周围怎么这么吵啊!”
  张郝抬头看了看,丝毫不在意,再次低下头,“不知道,老师我们接下来谈谈我的训练计划吧。”
  “不就是按照我之前说的吗,你有那么快练完吗?”
  张郝听着老师震惊的声音不禁有些得意。
  “那当然了,完美达成,最近一个月我可是天天练习,一天起码10个小时以上。”
  “呀,臭小鬼,你可别把我的宝贵嗓子练坏了,你按我的计划来就是了。”
  张郝有些心虚,不禁讪讪道,“这不是最近知道有个出道机会,我多努力会,到时候可以赶上嘛。”
  “屁,练坏了怎么办?”
  “应该不会吧。”
  “不会个头,你个小鬼,我怎么……”
  张郝顿时头大不已,老师又要开始说教了,怎么一个自称高冷的天王巨星,可以这么话唠。
  不过周围响起来的歌声救了张郝一命。
  “老师,老师,别说了,让我认真听歌,我要学习下。”
  老师的话停了,他好像在听周围的歌声。
  张郝还没松口气,老师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屁,你个小鬼真是鬼得很,这些人唱的这么烂,你学个屁!”
  张郝不禁在心里为这些练习生默哀,老师真是太毒舌了。
  “老师你别说笑啊,我在学习他们失败的唱歌经验,你别打扰我。”
  说来也奇怪,张郝在老师不在的时候觉得寂寞,而老师一唠叨起来,还是觉得他消失的好。
  “我就知道,你个臭小鬼才是最毒舌的,还说我,你也不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
  张郝不禁扶额,忘了在心里编排老师会被知道的。
  “好好好,老师我错了,我们听歌吧。”
  “哼,听什么听,你现在给我说说,你歌里带感情的事解决了没。”
  张郝眨了眨眼睛,郑重的说道,“已经有改变了,老师你不用担心。”
  “少来这套!!又没改变对吧。”
  “嘿嘿嘿,还是有一点的,就和我的手比的距离一样。”
  张郝欺负老师看不清自己的动作,用手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比了蚂蚁般的距离。
  “哦,那我们还是来谈谈,你找女朋友的事情,让歌声拥有感情的方法,最快速的就是谈段恋爱。”
  张郝翻了翻白眼,“拜托,老师,我是要当大明星的人,没得感情的。”
  “少来,我等着你真香,我说真的你快点找一个,我……”
  张郝自然而然的接了上去,“我世界天王,最有魅力的男人的徒弟怎么能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
  张郝两年中,听得最多的不是老师的教诲,而是源源不断的垃圾话,他觉得他都能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