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她们的歌声里 > 第七章 校服广告

  距离张郝被裴珠泫警告,过了半月有余,他每次偶遇裴珠泫,都会吃一嘴巴子的冰渣。
  还有老师也潜水了半个月了,他估摸着是怕自己兴师问罪,想躲过风头再说。
  不过也有好的一面,在郑淳元的指导下,对流行kpop有了更深的见解。
  而且得到郑淳元多次夸赞,还三番两次的说要把他介绍给师姐,不过至今为止,他也没看到过。
  不过让张郝自己都很意外的是,他和孙承欢成为了朋友。
  开始孙承欢红着个小脸来找他请教时,他敷衍又毒舌的点出一两个问题,看到孙承欢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冷着脸转身离去。
  本以为见不到她第二次了,没想到隔了一天,她又堆着满脸阳光的笑容,带着些烘培饼干过来再一次请教,而且饼干看样子还是自己做的,挺丑的,不过味道还可以。
  虽然张郝发现她有进步,依旧毒舌的点出她的问题,她苦着脸接受后,却每天继续找他指导。
  一来二去,突然有天她说交朋友,张郝也不是天生坏脾气,自然接受了。
  毕竟容貌姣好,开朗,向上的女生谁不喜欢呢?当然那些很丑的味道又很棒曲奇,张郝更喜欢。
  在《SMART》校服广告的化妆间里。
  “张郝,你发什么呆!”黄志高皱了皱眉头,推了他一下,“我说的话听到没有。”
  张郝露出笑容,“当然听到了,高哥,我会注意的,只是第一次拍画报有点紧张,再想等下怎么做。”
  “那就好。”黄志高爽朗一笑,“别紧张,你跟着我,以后的机会还多着呢。”
  “谢谢高哥。”张郝点了点头,他很信任这个对他很好的大哥。
  黄志高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张郝几句,他也一一回复。
  “咚咚咚。”
  “请进。”黄志高又转过头对张郝说,“看来你的前辈来。”
  得到允许后,一个中年女子带着裴珠泫推门而进。
  站起来的张郝看到裴珠泫,瞬间尴尬了起来。
  “是你!”两人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黄志高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子,在公司人脉可以啊,不像别人反应的那么独嘛。
  “张郝既然你们两认识,就好好再交流下,我和林秀英怒那出去找人。”
  “对,裴珠泫你好好和后辈交流下,告诉他拍摄的注意事项。”
  两人说完,“咔哒。”一声把门带上,看样子是去找化妆师和负责人了。
  张郝内心绝望不已,让他单独面对一个大冰山,他还得冷死。
  裴珠泫在经纪人出去后,立马换个上了冷脸,“又见到你了,本来还想抽空去找你的,花花公子后辈,你竟然不听我的警告!”
  张郝感觉莫名其妙,“前辈,你说什么呀!”
  “哼,还要装?你最好离孙承欢远点,不然我就要教训你了。”
  “前辈,你可不可以不要胡思乱想,我……”张郝刚想反驳,老师的声音就蹭了出来。
  “臭小鬼,别说实话,你的机会来了!”
  “呀!老师,你终于醒了!还情圣,我可去你。”
  “咳咳咳,我那是失误,现在机会来了,你看看裴珠泫很关心孙承欢的样子,你这样……”
  张郝纠结的抓了抓鬓角,“老师你又出鬼主意,这次还开始耍流氓了!!!”
  “咳咳,这是策略,你就说做不做!”
  张郝看了眼裴珠泫这座大冰山,飞快的摇了摇头,“不做,打死我都不做。”
  “臭小子,反正开局天崩了,不如搏一搏摩托变单车!”
  “老师,果然还想坑我!!”
  “一时口误,你信我啊!”
  而张郝在和老师激烈交流时,在裴珠泫的眼中,他就是说到一半后,开始无视她发呆,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裴珠泫气的脸色发红,在公司哪有人这样对过她。
  她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不断起伏的胸口,语气冰冷,“张郝,我认真和你说,孙承欢不是你这样的人,她不可能接受你的,你最好放弃她!”
  刚结束和老师的争论,张郝就听到裴珠泫带着一股鄙视的话,顿时就火了,对裴珠泫的好感全无,什么叫做我这样的人。
  张郝露出笑容,“前辈,我是什么样的人?”
  “哼,你自己知道。”裴珠泫的眼睛带着浓浓的敌意。
  “哦。”张郝瞬间脸色冰冷,“前辈那我告诉你我和孙承欢什么关系。”
  “首先孙承欢喜欢我!”没毛病,她很喜欢我的自作曲。
  “第二,不是我去找的她,而是她来找的我。”也没错,她一直来找我问歌曲问题。
  “第三,前辈你又是谁,凭什么这样管着孙承欢。”
  “最后,我的确喜欢她,现在正和她处于友好的接触阶段。”这个也是对的,我现在和孙承欢是朋友,我当然喜欢她了。
  裴珠泫每听到张郝的一句话,呼吸都是一窒,他说好像根本没有问题。
  她又想到,最近孙承欢说到张郝时,不是夸赞就是满脸灿烂的笑容。
  不行!孙承欢不能和张郝这种人在一起,裴珠泫咬了咬下唇。
  “不行,你不可以接触她!”
  张郝听着裴珠泫这无力的话,不禁得意的笑了出来,“凭什么?你没听懂我的那些话吗?”
  张郝顺便在心里腹议老师,“老师,你看看你说好的行的通呢?果然又是坑我的,老师我看你时单身狗吧。”
  “明明是裴珠泫太特殊了。”老师的语气满满的尴尬,“我先下了,又要恢复能量了。”
  “你就装吧你。”
  张郝再把注意力放回裴珠泫身上,看着她沉默不语的样子,顿时大感无趣。算了等下就告诉她事实吧,算我眼瞎,还会对她心动。
  裴珠泫紧紧的握了下拳头,被张郝看见了,他调笑了句,“怎么还想打人我吗?”
  裴珠泫咬牙切齿的说,“张郝,你说吧,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承欢,你要我做什么?”
  “哦哦哦,小鬼,你看,她说了这句话了,我就知道情圣kono我哒!”
  张郝没有理会老师,而是内心升起对裴珠泫的恶感了,一副舍生饲狼的模样,那就看我怎么耍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