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她们的歌声里 > 第三十七章 师姐

  因为凌晨才发,所以嘛先搞下
  投票投资收藏三连
  咖啡已经准备好了
  滴滴滴”
  张郝看着桌上的电话,果然又一次响起来了,今天第七次了。
  张郝叹口气,本来没什么问题,都要被安慰的有问题了。
  “怒那,早上好。”
  “早上好。”裴珠泫顿了顿,“我看了昨天晚上的比赛了,我觉得你的表演更好。”
  虽然几乎是相同的对话,张郝还是不由自主的挂上了笑容,“谢谢怒那,不过涩琪已经说过了。”
  裴珠泫瘪了瘪嘴,“她可以说,我说就不可以吗?”
  张郝换了个姿势,躺在了沙发上,“当然可以,只是我想怒那第一个说而已。”
  裴珠泫嘴角微微上扬,“油嘴滑舌,怒那我可以给你安慰就不错了。”
  “那真是谢谢怒那了。”
  “敷衍,看来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去练习了,再见。”
  “拜拜。”
  张郝把挂断的电话丢到了桌子上,看着天花板,果然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差距也太大了。
  那天晚上,他还记得那几近耻辱的金额,他获得了290w里的150w,而Vasco他获得了790w里的690w。
  张郝猛搓了搓脸,自我安慰着,“实力没差的,我欠缺的只是号召力。”
  还有网上的评论,张郝看了点就看不下去了,一大堆对他嘲讽,当然也有零星的好评,可就如同大海中的一页扁舟。
  人总说要摒弃外界的看法,可真当现实面临时,有多少人会不在意呢。
  “完全不想动啊。”张郝看着天花板喃喃道。
  “喂,臭小子,我怎么一出来就看到你偷懒,都几回了。”真正偷懒的人出来。
  “老师,我遇到一件事,……你说我该怎么办?”
  “凉拌,张郝,进入这个圈子你就该有所准备了。”
  “老师,我准备过了,可是面对的时候,依旧不能冷静。”
  “准备过个瓜皮,我当初怎么说的,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做?”
  “如果坚强,那就从无数批评中找到正确的批评,改善自我然后任由他们去。”
  “还有。”
  “如果不坚强,那就闭着眼睛,走下去,只管自己走路就行了。”
  “那你是哪一种。”
  “我觉得我两个都不是。”张郝承认自己似乎连走不坚强的路,都没有这样的勇气。
  “那你就退出吧,现在就离开吧。”老师的语气中带着释然。
  张郝想到了自己身边的那些人,满脸犹豫,“可是我不想退出。”
  “那就逼自己有勇气,你身边的那些人可不像你这样脆弱,没有哪个人想要一个一直寻求帮助的朋友。”
  张郝吐了气,“我试试吧。”
  “没有尝试这个选择,这是最讨厌也是最伤人的。”
  “那我就选择坚强吧。”张郝咬了咬下唇,身边的这几个朋友他一点也不想失去。
  “那就好,我睡了。”
  张郝听着老师打哈欠打声音,顿时无语了,“喂,老师你怎么越来越懒了,都不教我东西了。”
  “该教的都教了,现在的,你身边不是有活人吗,还找我个死人干嘛,我现在就等你获奖了,让我也回去当活人。”
  “好好好,你个懒鬼走吧。”
  张郝无语的撇了撇嘴,不过这时他又接到了电话。
  “张郝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
  “那就快点来公司吧,把我叫你做的歌带上。”
  “好的,郑淳元老师。”
  张郝急匆匆的赶到录音室时,郑淳元早在工作着了。
  张郝敲响门,“老师,我到了。”
  “门没锁,直接进来吧。”
  张郝一进去,就看到了郑淳元眼镜下的温润笑意。
  “张郝坐这里。”郑淳元拍了拍凳子,“最近的表现不错嘛,有些流言蜚语就不要在意了,你师姐经历的可比你更可怕。”
  张郝坐到椅子上,“谢谢老师关心,我已经不在意了,你说的师姐是金泰妍前辈吗?”
  “不在意就好。”郑淳元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你的师姐就是她,哪天我把介绍给你认识。”
  “谢谢老师。”
  “没什么,快把我说的那曲子拿出来给我看看吧。”郑淳元期待的看着张郝。
  张郝从挎包里掏出个u盘,递了过去,“老师在这里,不过因为最近有些忙,这个曲子还不算完成品,还差点歌词。”
  “没事,这个进度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郑淳元把u盘插进电脑里。
  过了会,一阵活泼的音乐响起,随着节奏的推进,郑淳元的脸上的满意之色更加浓厚。
  “张郝,这个曲子已经可以充当女团专辑里的歌曲了,除了一点细节需要修改下,其他的在我看来已经很棒了。”郑淳元满脸笑意的看着张郝。
  “是吗,老师你满意就好,不过要怎么修改。”张郝开心的点了点头,对这种风格的初作曲可以得到这种认可,他已经很满意了。
  “哈哈哈,不要急,到时候我把你歌发给渝勇镇,我看他怎么还会拒绝你。”郑淳元想到渝勇镇要表现出来的臭脸,就暗爽不已。
  还说我徒弟会什么作曲,只是一时运气好,做出个有点味道的歌曲。
  还拒绝接受张郝过来学习。
  张郝有些奇怪,“拒绝我?我不认识渝勇镇前辈啊。”
  郑淳元哈哈一笑,“你的歌唱技巧方面已经没有什么好学的,现在就是不断的积累了,所以我这当老师的,当然要让你学点其他东西才行。”
  “谢谢老师。”张郝也有些开心,老师的作曲风格是和现在几乎不同的。
  如果可以接触到渝勇镇这类作家交流,他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你可以别开心太早,我歌还没发呢。”郑淳元泼了个冷水,虽然他认为渝勇镇肯定会接受张郝了。
  “嗯,老师,我最近唱功方面有了突破,你帮我看看我还有哪些问题。”
  “是吗!”郑淳元内心有些惊讶,这才多久,而且他也知道张郝最近在忙什么,没想到他这样还能有进步。
  “那来吧,唱一首来看看。”
  “那我就还唱上次的那首《Lullaby》吧。”
  郑淳元点了点头,“要吉他吗?”
  “老师,不用了,u盘里已经制作好了编曲了。”张郝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