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她们的歌声里 > 第三十一章 歌声

  饭菜终归是有限度的,不管再怎么吃的慢,依旧会吃完的。
  裴珠泫咬着嘴唇,“张郝我们和解吧,我相信你的话了。”
  “姐姐,嗯。”张郝有点意外。
  “那我们当朋友吧,不过你不能追求我,我现在根本没这个打算。”裴珠泫一脸严肃的看着张郝。
  张郝点了点头,露出笑容,“姐姐那以后可以吗?”
  裴珠泫白了他一眼,知道他在开玩笑,“那就以后说。”
  张郝有些遗憾,“那好吧。”
  “对不起。”裴珠泫很突兀的说了句。
  “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个。”张郝感觉有些奇怪。
  “就是那天你说你哥哥的事情,我说你骗人的事,我当时看出你有些悲伤,可我却没有信。”裴珠泫有些懊悔,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多残忍,多可恶。
  张郝没想到她会提到这个,“没事,都过去了,当然我也要说句对不起。”
  “嗯?!”裴珠泫疑惑的看着张郝。
  “那天,我把你一个人丢在那个废弃的小公园。”张郝觉得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很丢人,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
  裴珠泫浅笑嫣然,“当时我可是很害怕,很生气的,不过还好你留了量自行车在那,不然今天成为朋友的的第一件事,就不是道歉了。”
  “哈哈哈,姐姐要不要现在出出气,正好和右手对称。”张郝举起左手晃了晃。
  裴珠泫羞涩的笑着,“不用了,刚才已经用光了所有勇气了。伤口还痛吗?”
  “还是有点。”张郝点了头。
  “要擦药吗?”
  “不用了。”
  “那好吧。”裴珠泫犹豫了下,“张郝,那天你没说完的话可以和我再次说吗?”
  “不可以了,姐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张郝挑了挑眉毛。
  “嗯?”裴珠泫没想到会被拒绝了,“为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而且当时你可是想说出来的。”
  “姐姐,就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不能告诉你。”张郝看着裴珠泫懵了样子,笑了笑,只有陌生人还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知道我的内心。
  “唉,为什么……”
  “姐姐,别问了,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我现在带你去看看我的音乐工作室吧。”
  “啊,你还有音乐工作室,你也太有钱了吧。”裴珠泫忍不住酸了。
  张郝扭头看了眼她,也不说话,招手示意裴珠泫跟上。
  工作室里的器械标准,是根据Tablo的工作室来购买的,可以说是很豪华了。
  裴珠泫看着房间里的东西,忍不住凑近前面看看,张郝就在一边观看着,不时的回答着裴珠泫的问问题。
  “张郝,那是装饰吗?”裴珠泫指着挂在墙上的吉他。
  “不是哦,那是我最宝贵的吉他,你要看看吗?”张郝把墙上的木质吉他拿了下来。
  “可以吗?”裴珠泫好奇的看着这个吉他,想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宝贵。
  “当然。”张郝递过吉他。
  裴珠泫小心翼翼的接过吉他,轻轻的翻看着,却也没发现宝贵在哪里。
  “姐姐,没必要这么小心的,这个吉他不值钱,只是我第一个吉他。你可以试试。”张郝感觉有些好笑,裴珠泫也太紧张了。
  “啊,那我就稍微弹奏下。”裴珠泫依旧是轻柔无比的动作,在她回忆比金钱更加的宝贵。
  裴珠泫用温柔的声音唱了首《少女的祈祷》,是一首很老的歌。
  张郝献上鼓掌,“姐姐,你的唱的很好听嘛。”
  “没什么,你唱的才是真的好听,公司里的老师都经常夸你。”裴珠泫腼腆一笑,心里很是开心,因为张郝被她的老师称作下一代的歌王。
  张郝有点意外,“姐姐,你听过我唱歌吗?”
  “有次路过歌唱教室,听过你唱了点。”裴珠泫不好意思说,当时其实想去找他麻烦,因为没想到那么晚了,还有其他人在唱歌,所以就离开了。
  “是吗?那我现在给你唱一首怎么样?”张郝看着裴珠泫的小脸。
  “好的。”裴珠泫递过吉他。
  张郝接过来后,稍微调了下音,“姐姐,有什么想听的吗?”
  裴珠泫柱着下巴,眨巴着眼睛,“不知道,不过可以唱首情歌吗?听承欢说你唱情歌特别好听。”
  张郝咪了下眼睛,“让我想想。”
  张郝轻轻的拨动着琴弦,“对了,电台司令的《creep》听过吗?”
  “没有。”裴珠泫皱了皱鼻子。
  “没事,那我唱了。”
  轻快的旋律,在吉他上荡漾出来,张郝迷幻的声音一响起,就仿佛将人拉进了另一个世界。
  裴珠泫觉得他轻柔的声音仿佛是在耳边摩挲,感觉浑身舒适无比。
  “当你出现在我眼前,我不敢直视你的双眼,你就如同一个天使。”
  张郝看着裴珠泫精致的面孔,歌声里慢慢地带上了感情,让裴珠泫更是沉迷。
  歌声好到了“你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张郝的声音戛然而止,裴珠泫一下就掉落入了现实,她疑惑的看着张郝。
  张郝淡淡的笑着,目光灼灼的看向裴珠泫,没等她说话,再一次的唱了起来。
  温柔的声音,加上了真挚的感情,如同天籁。
  “可我就像是个小丑,我就是个怪物,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根本不属于这里。”
  温柔的声音,却带着最悲伤的情绪,裴珠泫听着差点落泪了,仿佛自己真的就成了那个暗恋天使的小丑,悲伤的感觉汹涌而来。
  直到最后一句结束了,裴珠泫仿佛还沉浸在那个世界中,愣愣的看着张郝,眼眶发润。
  张郝轻轻的放下吉他,今天他的歌声有了再一次的突破,终于融入了情感,可他没有任何的兴奋之情,他也沉浸在那个世界里。
  张郝没有说话,用温柔无比的眼神看着裴珠泫。
  时间就这样静止住了,两个人都沉浸在对方的眼睛里。
  突然“滴滴滴”的手机声响起,裴珠泫手忙脚乱的从兜里取出手机,是姜涩琪打来的电话。
  “抱歉,我要去打个电话。”
  “好的。”
  裴珠泫走到了一边去,才把电话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