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她们的歌声里 > 第三章 父母的心

  张郝的嘴角慢慢翘起,两年中,虽然老师每个月的指导时间就那一点,但是给他来的愉快却比这十年来的都多。
  正因为老师的给予的点点滴滴,他曾想要快速帮老师获得奖项。
  “老师,不如把你的歌,拿出来,我直接以你的名义上传到网络上去,这样你就不是很快的可以成功了。”
  当时的老师,生气和失望极了,“臭小子,我是艺术家,你是我的徒弟,我要看你成功,而不是你像一个小偷一样的成功,还有你现在发了,我未来怎么办!”
  张郝讪讪一笑,显然他没想那么多,“我就是这么一想,只是想帮助你。”
  “想到不要给我想,真是气死我了,你个臭小子,今天训练加倍!”
  “不要啊!”
  张郝想到这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多久,随着飞机一阵颠簸,飞机平稳的降落在了机场,张郝按着工作人员的引导,背着大包小包,跟着人群,听着陌生的语言,慢慢的走了出去。
  飞机大厅出口处,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一个指示牌,蹲坐在人群中,两眼不断在出来的人群中巡视着。
  他体型微胖,脸上的表情苦涩不已,嘴里不断的嘀咕着,“这个小鬼怎么还没到,等下看你出来了,我怎么让你滚回家,让我等了这么久。”
  一阵寒风吹过,中年男子赶紧裹紧衣领,嘴上又不断抱怨道,“这个鬼地方,天气忽冷忽热的,等我赚够了大钱,我就回家潇洒去。”
  他从口袋摸索出一只烟,正要点上,突然就如发现了珍宝般,猛地站了起来,吐掉香烟,高举着牌子,不过周围人的抱怨,大声呼喊着。
  “张郝,来这边!”
  在这种夜晚中,这嘹亮的呼喊声,当然吸引了张郝的注意力,他寻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中年男人看着张郝走过来,眼神火热,对,就是个小鬼,这好模样,我未来的摇钱树!
  在他眼中,张郝气质出众身体修长,比例协调,相貌出众,排列完美的五官,如同春水碧波的眼睛,就是右眼下角的那颗痣也在他看来也完美极了。
  简直就是行走的摇钱树,未来的一线明星,我这么多年来,终于交好运了,到时候当了他的经纪人,钱还不如同流水一样来。
  张郝看着中年男子,心情也很不平静,未来的路,终于要开启了,“对不起,黄先生,因为飞机晚点了,我来迟了。”
  中年男人脸上堆满了笑容,“张郝,不用太在意,也别这见外,我们可是老乡,我叫黄志高,私底下里你叫我高哥就好了。”
  “这好吗?”张郝有点招架不住,热情的人,本他就不善社交,当然只有面对老师的时候是例外。
  “没什么,在公司里正式点就是了,私底下我们就亲密点。”黄志高满意的点了头,小鬼要是你没礼貌,我就要教育你下,什么叫做社会的毒打,即使你是我摇钱树。
  “那谢谢高哥了。”张郝看着黄志高热情和善的表情,也放松了好多。
  “我们别站这了,快来我带你去你的宿舍,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给你暂时弄了个独立宿舍。”
  黄志高帮张郝把行李堆到后备箱后,就和张郝坐上车了。
  张郝有些疑惑,“高哥,为什么是暂时的。”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就是新一轮的新人招收时间,到时候你的宿舍起码也要塞下10个人。”
  黄志高撇了张郝,发现他只是惊讶并没有嫌弃的意思,看来不是个娇气的人,可以省些功夫了。
  “高哥,我不在意这个的,我只想了解下,公司的考核标准和情况。”
  “一个月考核两次,标准就是你必须要有进步。”
  黄志高又陆陆续续的问了张郝一些问题,满意的点了点。
  在他看来张郝成为巨星是铁定了的,外表方面不说。
  没有人督促,在家可以保持10小时以上的学习,虽然不只是练歌,可以看的出来是个自律的人。
  更何况他当时的唱歌实力就很惊人了,可以说不用再多训练了,他欠缺的就是一些其他方面的培训了。
  “张郝啊,我偷偷告诉你个消息,你可不能乱传。”
  “谢谢,高哥,我一定不会的。”
  “大概9月初就要进行一次出道选拔,你可要做好准备。”
  “高哥你的意思是,我到时候如果表现的好就可以出道吗?”张郝有些激动,他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
  黄志高看到张郝的表情,笑了下,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果断泼了冷水。
  “那也要看你情况,反正加倍努力就是了。”
  “嗯,高哥,我会成功的。”
  黄志高也不反驳,在他看来张郝成功是迟早的。
  张郝心情激动下,又问了许多问题,黄志高也不耐其烦的回答,过了好一会,黄志高把张郝成功的带进宿舍就告别离开了。
  张郝告别黄志高后,没多打量宿舍。
  因为宿舍狭小,从过道进去,除了一个卫生间,就剩下两个房间,可让张郝无奈的是,房间里连张床都没有。
  他快速的收拾好宿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结果他发现多了个东西,他从侧袋子里掏出一封信还有一个存折和一张银联卡。
  张郝首先冒出了不好的想法,不过看了下银联卡,又否认了。
  他看完信后,觉得头有些发晕,浑身上下炽热无比,父母他们早就知道了。
  信的内容,让他实在眼眶发润,大致内容便是,小子,儿子,在那边好好努力,不过学习也不能放下,学习不好,就滚回来继承家业。
  还有一件事在银联卡里的钱花光了,还没成功,也滚回来继承家业。
  张郝看到这连忙打开存折一看,一连串的零,看的他脑袋发晕。
  张郝忍不住擦了擦眼泪,“什么嘛,爸妈你们是不想我回来了吧,这么多钱,我要花到下辈子去吗?”
  张郝再次看信,上面写着:儿子,多打电话回来,如果你懒得打,也要写信回来。
  “一定!”
  这一夜,张郝带着无比的满足和期待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