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她们的歌声里 > 今天考试晚上更新

  平行时空3013年
  天色才刚刚发亮,这个时候,人们和城市都在酣睡之中。
  在一个简约的房间中,照明灯放着柔和的光,墙上贴着各种音乐海报,桌子上堆满着各种书籍。
  他看着手里的机票和护照,并不停的摩挲着印着张郝这两个字眼的地方。
  他紧张,他激动甚至带着些羞愧。
  他抬头看了眼照片,每当看着这张照片时,他才会放空一切思想,平静下来。
  照片里是幸福的一家四口,帅气的男人,美丽的女人以及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孩。
  “对不起,哥,我还是要走我自己的路。”
  少年如碧波的眼睛里,满是坚定之色。
  这些年,他太累了,数之不尽的学习任务,沉重的父母期待,以及对逝去哥哥的愧疚。
  对,他的哥哥离开了人世,是为了他。
  从小他和哥哥就是一对双胞胎,一模一样的精致可爱,不过似乎因为这样的礼物太美好了,所以上帝要留下点缺憾才会甘心。
  又或者双胞胎之间,总会有个贪心些,从母亲那里汲取了更多的营养。
  打小就是他的哥哥更加强壮,而他却病恹恹的,所以哥哥总是爱照顾着他。
  正如一部电影里所说的那样,人生就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是好是坏。
  他也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可能是因为回忆太痛苦了吧,他不想记住。
  反正就是一天,一起车祸事故发生了,本应该被带走的他,被他的哥哥救了下来。
  开始的他只有悲伤,父母也很悲伤,但是未曾责怪过他。
  可不知是什么时候,他开始成长了,病恹恹的模样,不复存在了,身体一天天的强壮,精力一天比一天的旺盛,本就喜爱阅读的他,也发觉自己学习能力越来越强,和同龄人比起来无论哪方面都更加的出色。
  因此父母把对哥哥期待,转移到了他身上,加倍的关心,加倍的督促,让他不断的学习,好将来继承本应他哥哥该继承的家业。
  因为他的哥哥和他不同,他更喜爱数学一类的东西,而他更喜爱音乐。
  直到一天,他知道了一个有意思的知识,鲸落。
  鲸落”,就是鲸鱼在海中自然死亡之后,它的尸体最终会沉落海底。所以生物学家给这一过程赋予了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诗情画意的名字,着实太残忍了。
  鲸鱼因为身躯巨大,它死亡后可以稍微改变地形,甚至提供许多食物,让一些海底生物获得大量食物和可以栖息的住宿。
  张郝联想到自己身体变化,觉得他就是小偷,从哥哥这个鲸鱼的尸体上,独占了所有的养分,独自成长。
  张郝觉得他父母也是这样看的,他哭着把这个告诉了父母。
  他清楚得记得,当时他的爸爸无比的愤怒,说道,“既然你这样想,你觉得你现在是从他身上偷过来的,那就给我加倍的努力,带上他那一份给我努力,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这之后张郝就如同父亲所说,更加的努力,要带上哥哥的那一份。
  不过人是有极限的,过度的努力,过度的愧疚,击垮了他的那份执着,他想要逃避了。
  正好母亲有了第三个孩子了,给了他理由,而一个老师,又给了他信心,还有一个路人,给了他出路,又或者这些只是张郝自己想要自己走路的借口。
  不管怎么样,就是今天,张郝决定离开了。
  张郝把床上的行李箱提了起来,看着桌头的照片,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带走,剩下的路,他要自己走了。
  张郝提着笨重的行李,背上吉他包,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慢慢地走出门外。
  张郝走了很远,才放下心来,扭头看了看,已经如同黑点的家,道了声再见。
  张郝掏出手机,按着明信片上的号码打了过去,等了很久才被接通。
  “你搞什么鬼,知不知道现在才6点钟,人睡不好觉,会减寿十年的,你来赔吗?”
  张郝听着手机那面传来的暴躁声音,才猛然发觉自己激动傻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醒着的。
  “黄先生,对不起,是我张郝,那天那个绿色眼睛的男孩。”
  “什么绿色眼睛的男孩,你打扰我睡觉,就是!”
  “等等!!啊,张郝啊,对不起我有起床气,怎么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是决定了要来吗?”
  “没什么,是我的错。对了黄室长,我决定要来了。”
  “太好了,什么时间来?我给你安排安排,要不要到时候,我来接你?”
  张郝听着黄室长激动的声音,心情不禁好了几分,摸索着裤兜里的机票。
  “今天就来,晚上就到!”
  “那感情好,什么!!今天就到。”
  “黄室长,不可以吗?”
  “你父母同意了吗?”
  “我的护照是我父母陪我去办的。”
  “那就好,不过你也太心急了,你几点到?”
  “晚上8,9点吧。”
  “行,到时候我接你!”
  “谢谢黄室长,那再见。”
  “再见。”
  张郝满意的收好手机,拖着行李,往机场赶去。
  在张郝家中,张郝不知道的是,他的父母其实早就醒了。
  张郝的妈妈一脸担忧,推了推身边的男人,“孩子他爸,你就不担心儿子一个人去,你不去阻止儿子吗?”
  男人冷着张脸,“护照是你去带他办的,现在想阻止他去的又是你。”
  “什么他,是儿子,语气那么硬干嘛!你就不担心吗?”
  男人看着自己老婆生气了,面上的表情立马软化,“担心,怎么不担心,不担心又要被你扔去沙发睡觉了。”
  “哼,知道就好!”不过女人又忍不住说道,“我们还是把儿子拦下来吧。”
  “他长大了,我们拦不住的,这些年来,他一直就有着心结,让他出去走走,自己解开就最好了。”
  女人听到这,忍不住伤感起来,“我的苦命孩子呀。”
  男人立马拥抱住女人,“我的老婆大人,都过去了。”
  最了解你的人,还是你的父母,张郝的心结只是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