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画江湖之神宫 > 第二十五章 暴露

  树林光影错乱,微风拂面,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有三人在树林中穿过。
  “公子……”
  妙成天吞吞吐吐的不敢看孟祥之的脸,面色红润的低着头看着自己光滑而白皙的脚。
  “哦,怎么了?”
  孟祥之回头看着如此迷人的妙成天。
  “刚才那是……”
  妙成天不敢询问出刚才那黑袍女的身份,主要是那气势极其惊人,好像女帝的威势都比不过那人。
  “那人,是我曾在周游列国之时遇到的,其身份地位很惊人,但是她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不过与我打了个赌”。
  孟祥之笑了笑,想象当时自己的狂妄,自己的骄傲。
  “公子,是什么赌啊”。
  玄净天在一旁问着,一边看着孟祥之,一边又看了看自己的姐姐。
  “我与她打赌,我能治她的失忆之症,但是没想到……”
  孟祥之苦笑着看着天空,没有继续往下说。
  “公子,是不是打赌输了要去陪她啊”。
  玄净天又在一旁说着,说完这句话,妙成天瞪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然后对着孟祥之说道“公子,你不要生气,我妹妹就是这样的,没有…”。
  孟祥之打断了妙成天的话,摆了摆手,没有在意玄净天的话,点了点头。
  “没错,我输了,我要陪她到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要求要在我完成这天下的变化,也就是一统,在之后我才会去找她,永远的留在那里”。
  玄净天刚想说什么,但是被妙成天拉住了。
  妙成天知道自己的这位妹妹,一向有什么就说什么,口无遮拦,要是不拉住她,绝对会问出一些不该问的事情。
  “公子,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那我们该去哪里?”。
  妙成天拉着玄净天,问着接下来应该去做什么。
  “事情办完了,不过还差人未到,那就去找李星云吧!正好还可以见见通文馆的人”
  孟祥之没有转头,一直向前走,直接说着自己的行程。
  “好的公子”。
  妙成天警告了玄净天,不要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以及问一些不该问的,玄净天点了点头,三人慢慢的向渝州城走去。
  渝州城中的街上熙熙嚷嚷。
  中间有一家酒楼,装饰虽不奢华,却十分实用,二楼的某个角落,传来一阵筷子敲碟子的声音。
  “唉!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歇会儿,敲得人心烦!”旁边的白发少年在听了半个时辰的噪音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啊?”
  正在用筷子敲着食碟出神儿的少女闻言回过神来。
  张子凡自然清楚她烦闷的缘由,懒洋洋地伸手用自己的筷子将陆林轩面前的一卷告示挪到自己这一边。
  “唉!别瞎琢磨了。”毫无疑问,这是缉拿李星云的榜文。
  “谁能想到这家伙竟会是这么个身世呢。”陆林轩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很是失败。
  “一起呆了八年,我竟不知道他……”看到少女一脸沮丧的样子,张子凡不由得出言安慰,不令她担心。
  “好么……现在不光是龙泉剑,恐怕连这家伙都成了香饽饽了,不过你倒是可以放心,只要不落到玄冥教手里,他到哪儿都是炙手可热的……”
  “炙手可热……这是说的谁呀?”
  他的话才说到一般,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熟悉的阴沉声音,张子凡一惊,猛然转头。
  眼神落到楼梯口,只见一个矮小如猴子的侏儒佝偻着身子,眯着眼睛,嘿嘿笑着,不紧不慢地沿着台阶踱了上来。
  张子凡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撞见他,不禁眉头一皱,陆林轩却见到了李存忠的猥琐模样,俏脸上流露出厌恶之情来。这时,张子凡突然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
  “九叔!”
  “九叔?”陆林轩惊讶的出声,显然没有料到这人是自家亲戚。
  张子凡听到少女的声音,偷着拿眼瞄了一下陆林轩,心中暗暗着急。“不行,不能让九叔知道林轩和李星云的关系!”
  想到这里,他连忙换上一副笑脸,挡在老人和少女之间,要将李存忠让向自己旁边。
  “九叔您坐这儿……”
  “嗯。”说着,李存忠也不理会张子凡,顺势蹲在了陆林轩对面的凳子上,一直盯着陆林轩看着。
  张子凡坐下来,脑筋开动,想着到底怎么才能够转移注意力。
  大概是盏茶的功夫,李存忠似乎看够了,嘿嘿一笑,脑袋侧向一边的少年,埋怨的问道。
  “贤侄,这几天你跑到哪儿去了,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
  “唉!出了点事耽搁了呗。”张子凡当然不能说真话。
  李存忠作为老江湖,也没揭穿,故作愤怒的说道。
  “哼,你可是不知道,你义父担心你的安危,一通无名火倒是全发在了我的身上。”
  “呵呵,因为我的缘故让九叔受了委屈,小侄心里十分不安。”看到张子凡比以往更是上道的回答,李存忠心中惊奇,装作不在意的摆摆手。
  “唉!你我叔侄,说这个不就见外了嘛!”
  “是。”眼见自家侄儿这么乖巧,李存忠暗自取消了原本打算使用的粗暴手段,面上温和的笑着。
  “那么,既然找到你了,这就跟我回去吧。”
  张子凡听到这里,“啊”了一声,面色一僵,急忙拒绝。
  “不!”
  “怎么?”李存忠眯着的眼睛睁开,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从他瘦弱矮小的躯体之中散发而出。
  “我现在不能回去,我……”张子凡虽然功力还在李存忠之上,但是那种杀伐气息,却是远远不如。
  “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但李存忠却是想到另外去了,他看到桌上李星云的告示,还以为自己这个侄儿是想要立下这个大功,然后再回去。
  “这个啊……跟你没关系了,你义父交代得很清楚,让我一找到你就护送你回去。”如此大功,他可没有打算让出来。
  “可是我还得陪这位姑娘去办一件事,等我办完了就……”眼见实在是瞒不过去了,张子凡终于说实话了,不过他脑子清醒,并没有说要去办什么事。
  “对了,还没请教这位姑娘是?”这个时候,李存忠似乎终于想起了要问陆林轩的名字,拍了一下脑门,面带歉意。
  “我……”
  “这位姑娘是我新认识的朋友。”陆林轩只来得及说一个字,就被张子凡开口打断了。
  “哦……呵呵……”李存忠其实早已经对陆林轩的身份存疑,再次出言试探,笑着伸出手指头敲了敲缉捕李星云的告示。
  “咳,贤侄,你也别叫九叔为难,等我带你回去见了圣主交了差,你愿意去哪九叔都不管。跟你交个底吧,我还得安排一下‘请’这个李星云去通文馆的事呢,哪有功夫陪着你啊……”
  “请李星云?”一听李存忠说要请李星云,张子凡心中暗道不妙,但已经来不及了,陆林轩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请我师哥?”
  “坏了!”少年脸上伪装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警觉地看向李存忠,陆林轩也察觉到了不详的气氛,下意识地看向张子凡。
  可是为时已晚,李存忠还是盯上了陆林轩,慢慢扭过头看向少女,就像看到了一件宝贝一样。
  “哦?姑娘,你是李星云的师妹?”言语之间,陆林轩发现李存忠就像盯着猎物一样的目光,不由得心中打鼓。少女还没反应过来,张子凡却是马上意识到李存忠要对她不利。
  “林轩快跑!”
  “什么……”没等她反应过来,张子凡已经闪电般探手摁住了她的肩膀。他一手抓着少女的肩膀,一手托住少女的腰,用力一甩,将陆林轩连人带剑扔出了窗外,随后张子凡毫不停滞得抖开折扇,转身一个反手横扫千军,气劲破空,隔着桌子从左侧扫向李存忠。
  作为十字门主之一,李存忠虽然以智计闻名,但手上的功夫也是不弱。眼见修文扇如刃扇面扫来,反倒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背负身后的右手一抬。一点金芒闪烁,指间霎时间浮现出一枚长长的金针阻挡着。
  一招被阻,张子凡立即以左手撑桌,一跃而起。急速绝伦的轻功爆发,眨眼之间踢出了七道腿劲,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直接席卷了桌子上的所有盘碗筷壶,将其绞碎成道道碎片,越过桌子从右侧凌空重重踹出。
  李存忠见张子凡腿势凶猛,知晓自己功力不如,赶紧抬起左臂架在面前,使了一门催动内力的秘法,硬生生挡住了前几脚的攻势,随后借势一退,躲开了最为猛烈的一脚。
  轰然巨响之中,二楼地板被张子凡猛地洞穿。李存忠却是笑着向后一个空翻,蹲上了楼梯口的栏杆,伸手抹了抹嘴角,眼神狰狞。
  “贤侄啊,你下手这么没轻没重的,就不怕把九叔这把老骨头拆散了架么?”
  “……”张子凡没有言语,只是面色阴沉的收回了自己的右腿,将手中折扇轻轻合拢。
  陆林轩跌倒在楼下,毕竟有功力傍身,倒是没受伤。将嘴里的尘土“呸呸”吐了出去,她一骨碌爬起身来。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老百姓,陆林轩也不理会他们的旁观,朝着楼上气愤的大喊了起来。
  “喂!你干嘛摔我啊……”话音未落,一阵“轰轰轰轰”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好似天雷地震一样的巨响将她吓得一哆嗦。
  几个围观的老百姓扭头看了看身后,一个个的全咽了口唾沫,一脸恐惧的让开了道。
  少女也回头一看,登时吓得合不拢嘴。
  二楼,张子凡与李存孝正打得热闹。不过两人功力毕竟有着一个品级的差距,张子凡显得游刃有余,李存忠只能够依靠自己多年来的江湖经验苦苦支撑。
  眼见李存忠滑不溜秋,自己怎么都摸不着,张子凡眸光一闪,故意卖了个破绽。乘着对手冒进之时,硬挨一记,以护体内劲震飞,随后猛地收起折扇。手腕轻轻一抖,一枚长长的金针从扇骨中窜出,回身就朝在半空中来不及用力的李存忠刺去。
  但李存忠不愧是十字门主之一,一双眼睛看得真亮,也不躲闪,一抬手也从指缝间甩出一根金针,在毫厘之间迎着来到眼前的金针就刺了过去。只听“叮”的一声清响,两根金针的针尖竟顶在了一起,僵在半空,不动分毫。就在这时,窗外传来陆林轩的一声尖叫。
  “啊——!”听见少女惊恐的叫声,刚要一鼓作气击败对手的张子凡不禁大吃一惊。
  李存忠却是阴阴一笑,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似的。
  张子凡心中一急,立刻放弃了到手的胜利果实,扔掉扇中金针,撇下李存忠,一个箭步冲到窗口。
  他刚冲到窗口,不想迎面正撞上陆林轩也移至窗前,两人正好打了个照面,愣在原地。
  “你……怎么上来的?”这话一问,他再仔细一看窗外的景象,也不由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巨汉一只手攥着陆林轩的下半身,正举在二楼的窗口,也就是张子凡的面前。
  陆林轩死命的挣扎着,却感觉自己像是被岩石裹在其中,无济于事。
  “呃……呃……大猩猩,快放开我!放开我!”
  “林轩——!”张子凡焦急的呼喊,这时,李存忠才在他身后慢悠悠渡步而来,狞笑道。
  “嘿嘿……贤侄,你该不会以为九叔是单枪匹马出来找你的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