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极品医王 > 第3148章 家父燕锋
 痊愈之后的战龙身上气息更加的可怕了,凶厉之中布满了死亡,令人觉得如同身处九幽地狱之中。
  
  “嘶……这还是人吗?”
  
  即便是天刀这种存活了近千年的老辈强者也是心中惊颤。
  
  “该死!”
  
  凌冽却心中狂怒悲愤,战龙身上的真龙不死血他熟悉,而这种气息他更加的熟悉,简直就是刻骨铭心,因为这是不死战士的气息!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了,之前他还不能做出绝对的肯定,而现在他基本上已经确定,这件事情必然跟地府有关!在地球上,地府是凌冽的生死大敌,没想到到了太古战场依旧阴魂不散!轰轰轰!大地在颤动,战龙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脚步声非常有韵律,两眼之中散发着幽森的光芒,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浩荡而至。
  
  大地在颤动的同时,一条条巨大的裂痕,自战龙的脚下向远方蔓延而去。
  
  “啊……”周围不少天龙城的卫士在观战,在天刀的警醒之下距离已经足够远了,可是当那巨大的裂痕冲击到他们脚下之后,上百人同时被大力抛向高空。
  
  噗!噗!噗!一群卫士口喷鲜血,躯体险些炸裂开来,战飞星等人立即上前将他们带离,否则,他们接下来的下场就是爆体而亡!战龙乱发飞扬,狂霸的黑色魔气汹涌澎湃而出,他的周围仿佛涌起了滔天黑色大浪一般。
  
  “凌冽受死!”
  
  他一拳向前轰去,奔腾的黑色魔浪发出震耳欲聋的狂啸之音,铺天盖地一般向前冲击而去。
  
  凌冽将真龙不死血发挥到了极致,浑身上下金光璀璨,无匹的金色罡气透体而出,令他看起来仿佛一尊金甲战神一般,面对那咆哮而来的黑色气浪。
  
  他手掌一挥,战飞星手中的长矛落到了他的手中,猛然挥出,迸发实质化的刺眼金色气芒直抵而上!“啊……”“吼……”两个人都如同怒龙一般,狂猛的对撞着,这片空间在剧烈的震荡着。
  
  “轰……”战龙不用兵器,完全凭借一双铁拳,和凌冽手中那无坚不摧的长矛对轰,竟然生猛的将那实质化的金色气芒一次次轰碎。
  
  凌冽将长矛当作战刀,一矛一矛的劈斩而下,气劲一斩比一斩更强!不过战龙宛如上古魔神,狂霸的攻击同样是一浪高过一浪,势不可挡能够!………与此同时,在远处山巅之上,断掉一臂的释天奇脸色猛然大变,道:“不好,黑圣山出事了!”
  
  果然,暗无天日的黑圣山之中陡然升腾起一股狂霸无际的气息,冲天而起,就像是一头洪荒巨兽即将破笼而出,整个黑圣山都在剧烈的颤动着,仿佛在惊恐之中。
  
  噌!黄衣男子坐不住了,站起身来眼中露出凌厉的锋芒!而银发男子去轻轻摆手,道:“不用白费力气了,如果他想出来,你以为真的锁得住他吗?”
  
  “封太平,这件事情与你有关?”
  
  黄衣男子厉声道。
  
  银发男子微眯双眼道:“黄天,如果我这件事情与我有关,你认为我会等到现在吗?”
  
  “吼……”一阵震天的咆哮声响起,只见一个身体残缺到支离破碎的青年冲天而起,周围的天地灵气瞬间如同漩涡一般疯狂的聚集,灌入体内。
  
  令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的残臂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重新生长出来,本来完整的残躯在刹那间彻底复原!“擅离天牢者,杀无赦!”
  
  一大群负责守卫黑圣山的黑圣卫铺天盖地的扑杀了过去。
  
  青年眼中露出一丝冷笑,宽大的手掌猛然挥起,狂暴的气劲如同将苍穹撕裂,连绵无匹的力量普天盖地的横压了下来!轰轰轰……在常人眼中强大无比的黑圣卫就像是树叶一般被卷入高空,青年手掌一挥,所有的黑圣卫全部爆体而亡,炸的粉身碎骨!“什么?”
  
  释天奇直接瘫在了地上,眼中露出极度的惊恐,因为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面临垂死,从来都是任其宰割的人竟然会强大的如此可怕!青年解决了黑圣卫,大步向前,平淡无奇的一步,却仿佛如同一步千里!踏天步!释天奇只是看到他抬起脚,而当他脚掌落地的时候,却已经身处在山巅之上,自己身前!“你……”释天奇顿时魂飞魄散,身体连连后退。
  
  这个人太可怕了,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然而青年却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面向银发男子拱手弯腰道:“封叔叔风采依旧,相信我父亲一定会倍感欣慰。”
  
  银发男子一声叹息,眼中透着一丝哀伤道:“想当年你还只是一个小不点儿,如今却已经成长如斯了。”
  
  “封太平,你真是好手段啊!”
  
  黄衣男子眼中充满了愤怒。
  
  银发男子微微摇头,道:“我想你又搞错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而且想必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吧?”
  
  青年转身向黄衣男子躬身行礼,道:“燕小麟拜见黄天天君!”
  
  “什么?”
  
  黄衣男子目光一凝,道:“你是燕家的人?”
  
  燕小麟微微一笑,道:“家父燕锋!”
  
  “你……”黄衣男子顿时满身狂暴的杀机,然而这股杀机很快就消散了,眼中透着愤恨,仰天大笑道:“哈哈哈……燕锋,你真是好手段啊!”
  
  燕小麟拱手道:“家父有命,要我带走护龙一脉,但切不可与天君发生冲突,如有不周之处,还请天君不要介怀!”
  
  “嘿嘿,介怀?
  
  我当然不会介怀,不过如果你真能带走护龙一脉,我自然无话可说了!”
  
  黄衣男子阴冷一笑,他怎么可能不介怀?
  
  燕小麟笑道:“多谢天君宽容,自不会让天君失望!”
  
  轰轰轰……远处凌冽与战龙的大战还在继续,气劲翻飞,疯狂碰撞,直打的虚空碎裂,大地崩塌!砰!凌冽被战龙一拳轰击在了胸口之上,肉身直接被洞穿,鲜血狂洒,横飞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凌冽一把抓住了战龙的臂膀,用力一扯,横飞出去的同时,硬生生扯下了战龙的一条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