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失忆者 > 放眼未来

  “来,看这儿,”一个人对着正在笑着的余瑾说道,“看,你喜欢吗?”不远处的地方,就是一片森林,美丽,幽静。
  “喜欢!”余瑾笑得像个孩子,“真漂亮!”那个人在余瑾身后悄悄地擦了擦眼泪,笑道,“那就去那里吧,那里有小伙伴们在等着你。”
  “好~”于是余瑾一路跑到了森林的边缘,留下一道美丽的身影。其实秦蓦笙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正常来讲就那么一点点的小伤,不可能到现在都醒不过来,这个人醒不过来的原因只有两个,要么是真的傻了,要么……哼哼,装死好玩嘛?好玩的话,再来一次?
  认真的说起来,秦蓦笙真的不是什么善茬儿。之前的这具身体,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除了想要做好事儿但是总是很傲娇这一点有点儿蠢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拉低智商的点。而秦蓦笙本人更是不好惹到了极点……毕竟,他是一个世家大族的继承人,从小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精英式教育,各种各样的训练,层出不穷的麻烦,以及,慢慢变得越来越狠辣凌厉的心肠……
  大概是有得必有失吧,作为一个继承人总要做一些什么来对得起自己的这个身份,对得起自己的家族对自己的培养……
  大家族中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内斗,威胁,绑架,甚至追杀暗杀……什么事情他没有经历过?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根本就不值一提。
  更何况如今这个人居然对上了已经不是原主的秦蓦笙……让我们为他默哀三分钟叭……
  什么叫凄凄惨惨戚戚???
  这就叫凄凄惨惨戚戚。
  什么叫现世报???
  这就是现世报。
  说真的,不作不死,这种话绝对是真理,如果不是秦蓦笙已经进去了这个身体中,那么这个人的做法多半会取得成效,然后这具身体就会被成功的栽赃陷害……或许根本就到不了这一步,可能他们在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被毒死了,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不过,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如果,秦蓦笙已经来到了这里,这具身体中的魂灵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往了哪里。既然秦蓦笙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具身体中,那么他一定是与这具身体有缘,既然如此,这具身体,也就是如今的他。
  对于被扔在一旁根本没有人管他是死是活的这个人,秦蓦笙真的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这种蠢货真的是到什么时候都有。都不用问,秦蓦笙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被对面的敌军策反了,成为了一个内奸,出卖情报,出卖节操,抛弃子女,抛弃亲人,抛弃朋友……不顾可能会被自己连累的这些至亲之人,一心一意的只为了荣华富贵奔波劳碌。
  而在现代,这种人也并不是没有,甚至比现在更多。在商场上的那些商业间谍们,还有猎头们,还有那些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人们……这些人在他看来其实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一样的蠢,一样的笨,一样的难以言喻。
  秦蓦笙笑了一声,但是如果有人看向他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是恶意多的仿佛要涌出来一样。其实秦蓦笙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正常来讲就那么一点点的小伤,不可能到现在都醒不过来,这个人醒不过来的原因只有两个,要么是真的傻了,要么……哼哼,装死好玩嘛?好玩的话,再来一次?
  认真的说起来,秦蓦笙真的不是什么善茬儿。之前的这具身体,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除了想要做好事儿但是总是很傲娇这一点有点儿蠢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拉低智商的点。而秦蓦笙本人更是不好惹到了极点……毕竟,他是一个世家大族的继承人,从小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精英式教育,各种各样的训练,层出不穷的麻烦,以及,慢慢变得越来越狠辣凌厉的心肠……
  大概是有得必有失吧,作为一个继承人总要做一些什么来对得起自己的这个身份,对得起自己的家族对自己的培养……
  大家族中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内斗,威胁,绑架,甚至追杀暗杀……什么事情他没有经历过?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根本就不值一提。
  更何况如今这个人居然对上了已经不是原主的秦蓦笙……让我们为他默哀三分钟叭……
  什么叫凄凄惨惨戚戚???
  这就叫凄凄惨惨戚戚。
  什么叫现世报???
  这就是现世报。
  说真的,不作不死,这种话绝对是真理,如果不是秦蓦笙已经进去了这个身体中,那么这个人的做法多半会取得成效,然后这具身体就会被成功的栽赃陷害……或许根本就到不了这一步,可能他们在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被毒死了,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不过,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如果,秦蓦笙已经来到了这里,这具身体中的魂灵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往了哪里。既然秦蓦笙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具身体中,那么他一定是与这具身体有缘,既然如此,这具身体,也就是如今的他。
  对于被扔在一旁根本没有人管他是死是活的这个人,秦蓦笙真的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这种蠢货真的是到什么时候都有。都不用问,秦蓦笙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被对面的敌军策反了,成为了一个内奸,出卖情报,出卖节操,抛弃子女,抛弃亲人,抛弃朋友……不顾可能会被自己连累的这些至亲之人,一心一意的只为了荣华富贵奔波劳碌。
  而在现代,这种人也并不是没有,甚至比现在更多。在商场上的那些商业间谍们,还有猎头们,还有那些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人们……这些人在他看来其实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一样的蠢,一样的笨,一样的难以言喻。
  秦蓦笙笑了一声,但是如果有人看向他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是恶意多的仿佛要涌出来一样。按理说,混到可以直接被分配任务的这个层次的人是不太可能这么脑残的做出这种事情的。毕竟太容易暴露,也太容易被发现。
  但是,请注意【划重点】,重点是,秦蓦笙这具身体他的智商其实秦蓦笙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正常来讲就那么一点点的小伤,不可能到现在都醒不过来,这个人醒不过来的原因只有两个,要么是真的傻了,要么……哼哼,装死好玩嘛?好玩的话,再来一次?
  认真的说起来,秦蓦笙真的不是什么善茬儿。之前的这具身体,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除了想要做好事儿但是总是很傲娇这一点有点儿蠢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拉低智商的点。而秦蓦笙本人更是不好惹到了极点……毕竟,他是一个世家大族的继承人,从小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精英式教育,各种各样的训练,层出不穷的麻烦,以及,慢慢变得越来越狠辣凌厉的心肠……
  大概是有得必有失吧,作为一个继承人总要做一些什么来对得起自己的这个身份,对得起自己的家族对自己的培养……
  大家族中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内斗,威胁,绑架,甚至追杀暗杀……什么事情他没有经历过?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根本就不值一提。真的有限啊……要知道他之前做过的蠢事全天下都知道好吧~_~
  就像什么明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修仙的可能了但是还是拼了命的想学然后飞升成仙……或者是什么想要和别人合伙别人出力他出钱做点儿生意但是一不小心签错了契约……
  但是除了这具身体亲近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背后的事。就像是修仙,没有人知道这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可以随随便便的欺负人,可以随随便便的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再或者像是签错了契约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和他签契约的那个人本来就是他想要资助的对象,但是这个人自尊心太强,不肯接受资助,所以他也只好出此下策……
  其实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并不笨,甚至称得上是挺聪明的。但是,他太善良了……他并不是那种慷他人之慨的圣母白莲花,也不是那种盲目的帮助别人的傻x种类的善良,而是那种很有分寸的,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付出什么,可能付出什么代价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这具身体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是因为他太受宠了……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但是这具身体是真的非常受宠,他被塞进来,就是为了给他镀一层金然后回去安排个什么差使之类的,这样也能少不少的麻烦。
  但是这具身体对于这些事情是完完全全觉得无所谓的。所以他就这么被扔到了这里,如果按理说,混到可以直接被分配任务的这个层次的人是不太可能这么脑残的做出这种事情的。毕竟太容易暴露,也太容易被发现。
  但是,请注意【划重点】,重点是,秦蓦笙这具身体他的智商其实秦蓦笙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正常来讲就那么一点点的小伤,不可能到现在都醒不过来,这个人醒不过来的原因只有两个,要么是真的傻了,要么……哼哼,装死好玩嘛?好玩的话,再来一次?
  认真的说起来,秦蓦笙真的不是什么善茬儿。之前的这具身体,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除了想要做好事儿但是总是很傲娇这一点有点儿蠢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拉低智商的点。而秦蓦笙本人更是不好惹到了极点……毕竟,他是一个世家大族的继承人,从小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精英式教育,各种各样的训练,层出不穷的麻烦,以及,慢慢变得越来越狠辣凌厉的心肠……
  大概是有得必有失吧,作为一个继承人总要做一些什么来对得起自己的这个身份,对得起自己的家族对自己的培养……
  大家族中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内斗,威胁,绑架,甚至追杀暗杀……什么事情他没有经历过?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根本就不值一提。真的有限啊……要知道他之前做过的蠢事全天下都知道好吧~_~
  就像什么明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修仙的可能了但是还是拼了命的想学然后飞升成仙……或者是什么想要和别人合伙别人出力他出钱做点儿生意但是一不小心签错了契约……
  但是除了这具身体亲近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背后的事。就像是修仙,没有人知道这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可以随随便便的欺负人,可以随随便便的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再或者像是签错了契约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和他签契约的那个人本来就是他想要资助的对象,但是这个人自尊心太强,不肯接受资助,所以他也只好出此下策……
  其实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并不笨,甚至称得上是挺聪明的。但是,他太善良了……他并不是那种慷他人之慨的圣母白莲花,也不是那种盲目的帮助别人的傻x种类的善良,而是那种很有分寸的,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付出什么,可能付出什么代价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这具身体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是因为他太受宠了……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但是这具身体是真的非常受宠,他被塞进来,就是为了给他镀一层金然后回去安排个什么差使之类的,这样也能少不少的麻烦。
  但是这具身体对于这些事情是完完全全觉得无所谓的。所以他就这么被扔到了这里,如果连一个眼神也没有施舍出去,秦蓦笙挥了挥手,道,“来人,把他带出去,打断手脚,挑断筋脉,挑个好日子,从城墙上扔出去。”
  “这儿真好!就是…好像什么时候来过…”余瑾一脸茫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