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二十六章 食物种子

  “救了我的那一枪,你们知道是谁开的吗?”冈萨雷斯问道。
  问就问,你盯着我干嘛?
  保罗不爽地接话:“不知道,我们都在一起看着你去敲门的。枪声响起的地方是那边的空房子,谁知道哪个热心人干的?没人出来承认的话,可能人家只想当无名英雄。毕竟是救了你一命,你不会还要追查下去的吧?”
  冈萨雷斯盯着保罗看了片刻,随即笑了起来:“当然不会追查,我只不过是想好好感谢一下‘人家’而已。如果你认识他,记得告诉他,我欠他一条命。”
  这家伙不是傻子,保罗进来就先赞扬梅格·华里安的那一枪,明显是带话题带节奏,不想多提第一枪。俩人认识好几年,有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保罗的意思他相当明白。
  “不认识!”保罗摇摇头,再次转移话题。“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在那种情况下也敢开枪,挺让人佩服的。就是可惜,有这样的本事,你恐怕很快就会被调走,以后就不能经常见到你了!”
  “调走?”冈萨雷斯嘿嘿笑了一下。“我都打算在这里待到退休的!再说这次我们是真的走运,那些家伙太大意,估计是看到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大意了。如果他们再小心一点点,我根本就没有开枪的机会。”
  这倒是……
  不过,保罗很快反应过来。这家伙也是在转移话题,自己说的重点,是他的身手好吧?
  看来这家伙没说实话,他当初被调来这里,绝对不是因为专门给好车贴条这事儿。
  别的不说,就他刚才先开的那几枪,全联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巡捕都不敢。有这样的身手胆识,不是惹恼了上头,就是捅出了连上头也兜不住的漏子,才会被调来这里。
  不然全联邦到处都缺巡捕,这么能干的巡捕,谁舍得送他来这种地方?
  保罗还在想到底为什么这家伙来这里,冈萨雷斯已经继续对威利妈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那三个人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这样的人,不会无缘无故跑到我们镇子上,只为绑架一对老人。所以我建议这件事隐去你的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可以,冈萨雷斯先生。我当时看到那个人开枪打了弗里曼先生,心里太气愤才开的枪,可没想当什么英雄。”威利妈憨厚地笑着。
  “最好连名字也不写,你直接写热心市民帮助就行。上头问了你也别说,就用保护市民的借口。”保罗建议道。
  “没问题。”冈萨雷斯点点头。“只不过这样一来,你们两个……”
  “只有梅格阿姨,我是看热闹的。”保罗打死不认。
  其实认了也没事,就算冈萨雷斯报上去,他们也是热心市民。
  虽然联邦并不建议普通市民,直接去面对穷凶极恶的匪徒。
  但是刚才情况不同,当时有巡捕被匪徒压制有生命危险,还有两名人质受到生命威胁,同时匪徒还在拿着违禁的枪支扫射,对周围所有住户都是威胁。
  这种情况下,随便谁打死匪徒,都是英雄。
  别忘了这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国度,电视电影里的孤胆英雄可是最受欢迎的。
  “对对,只是这样一来,华里安夫人就只能当无名英雄。不过这件事儿报上去,应该会有奖励的。等奖励下来,我会把你的那一份给你的。”冈萨雷斯说道。
  “如果等下查明那三个人的身份,有通缉犯的话,奖励就更多。运气好要是打死个重大通缉犯,赚个几万块也算小发一笔。到时候这些钱该给你们的那份,我绝对不会私吞的。”
  “另外我会等上面的消息,如果这次事件不牵扯其他,只有这三个绑匪的话,那就可以公开华里安夫人的功劳,还有那位‘人家’也不需要再隐姓埋名。”
  “先不着急想奖励,反正不要公布梅格阿姨的名字就好。我不相信城里来的人,只相信你。这件事最好从你这里就是无名的热心市民,如果有人要调查让他们查,总之你不说,我们就感激你。”保罗无视了他的暗语,正色道。
  “放心,我一个没希望调走的人,不愿意说谁也没办法,反正保护条例里有这方面的内容。”冈萨雷斯拍着胸脯做保证。
  “那就这么说,记得有奖励要分给梅格阿姨就行。”保罗特意提醒。
  其实不用他提醒,冈萨雷斯虽然来镇上也闹过笑话,有时候还有点年轻人的胡闹,但是人品上还是值得信任的。
  ……
  三个人没耽误多久,彼此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就足够。
  冈萨雷斯还要等城里的巡捕来收尸,还得准备报告,后续他的事儿多着呢!
  威利妈和保罗出来就匆匆往家赶,家里的威利还在照顾两个小孩,对面刚出过事,他们出来久了也不放心。
  走到门口准备进去的时候,保罗忽然按住了一把随身携带的六六六,确切地说是一只手都伸进了狗嘴里,另一只手按住了狗头:“梅格阿姨,你先进去,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遗漏的没。”
  “好的。”威利妈点点头。“你注意安全,城里的巡捕快来了,你快点回来。”
  “没问题。”保罗点点头,朝旁边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就低声吼道:“有人的时候不许说话,不许说话……”
  “我……”六六六一摆头就挣脱了保罗的重重封锁。“你有了好吃的不叫我,为什么不叫我?你没看到对面那三个食物的种子吗?我……”
  没说两句,口水都流了出来。然后不等保罗反应过来,就冲着马路对面吸溜了一下,张着的嘴里似乎在一瞬间,有一点点红光一闪而逝。
  保罗对它的小动作很无奈,只能抓重点问:“食物的种子?三个?”
  “对呀!”六六六说着话,吧唧了一下嘴巴。“真好,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吃点食物了!”
  “你说清楚,什么是食物的种子?”保罗鬼鬼祟祟地朝着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
  折腾这么久,太阳都落山了,现在算傍晚,离远了没人看得清自己在干什么——不能被人看见自己和一条狗说话,否则等不到明天早上,全镇上的人都得知道保罗躲角落里和狗说悄悄话的事儿。
  “就是刚才那三个种子……”六六六这会儿心情不错,比较有耐心,再次给保罗解释。
  可是保罗还听不懂,不过他隐隐有猜测,见到六六六实在说不清,只好自己问:“你说的种子,是不是刚才那地方,死过三个人,留下的那……鬼魂?”
  “鬼魂?”六六六迷糊了一下,随即狗头连点。“对对对,你们好像是说的鬼魂。刚才那三个鬼魂非常好,我已经把它们送到我身边,要不了多久,就能生长出食物……”
  换个一般人,绝对听不懂这话。
  保罗也是思考了半天才明白,大概是这些鬼魂进了地狱,应该能像种子一样成长,或是滋生恶魔,或者变成其他的东西。
  不管是成长为恶魔或是变成什么东西,对地狱犬的本体以及那无数分身来说,就是食物。
  都是猜测,具体的保罗一时半会也搞不明白,不过那不关自己的事儿,暂时放一边。
  他还有疑问:“你先别着急,我还有问题,问清楚了等一会儿带你去吃大餐。那个,鬼魂,还有意识吗?不是说恶人的灵魂注定属于地狱吗?刚才那几个家伙绝对不算什么好人,为什么不进地狱,还得你给送进去?”
  “我怎么知道。”六六六表示我也很苦恼。“我就是个小小的不能再小的我(分身),很多事情都忘了。反正有很多年来我(本体和地狱里的分身)的食物越来越少,都不够吃,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我(分身和本体)只能睡觉。还好我现在知道,原来有的种子不自己去当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