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三十三章 金钱和人情

  冈萨雷斯一听到保罗提他的树,当时就有点郁闷。
  不过随即又继续念叨:“保罗,你还没吃晚饭吧?嘿嘿,要是我有了两万块,那我就不在镇上的小酒吧吃了,去城里吃,去大城里……”
  “你也不怕吃顿饭跑那么远累死在路上!”保罗没好气地说道,他还是心疼那两万块。
  而且他也看得出来,冈萨雷斯是真的想找到两万块的真正主人,因为那人救了他。
  一边是两万块钱,一边是一份天大的人情。
  对于有些人来说,欠人救命之恩,可比欠一笔钱更让人难受。
  “好了!”保罗不想了,想多心疼,准备走人。“我去威利家吃晚饭,就不邀请你了。你继续去喝酒吧!”
  “嗨!”冈萨雷斯着急了,干脆揭牌。“保罗·亚当斯,你真的不要那两万块了吗?我知道就是你,等奖励下来就给你。你可别想让我欠你这么大的人情!”
  冈萨雷斯可不傻,别看保罗年龄不大,但是这家伙从小表现出来的可不像那些熊孩子。就算现在两人是朋友,他也不想欠保罗人情。
  他一直觉得保罗这种家伙,如果不出事则已,一出事肯定得是大事儿。
  万一哪天保罗来找他,拿出来这个人情要他还,那时候他怎么办?
  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是帮人忙,和还人情,是两码事儿。
  必须要分清的。
  保罗站住了:“这可是两万块,不用缴税的两万块。你这么大方?”
  “我只想把这些钱送出去,反正不能留在我手里。”冈萨雷斯很坚决。
  保罗想了想:“好呀,那你给我吧!不过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什么,就是你要给我两万块而已。如果以后有什么事儿,我是不会承认的。不过我给你反悔的机会,如果什么时候你想要回去,我就还给你。”
  “我肯定不会要的,除非有人能拿出来确切证据,证明自己是开枪的那个人。”冈萨雷斯说道。
  “那就没事了,等钱发下来你给我就行。”保罗说着,挥挥手。“我吃饭去了!”
  “哎,别急!”冈萨雷斯又叫住了他。“你先别走,坐下,我们谈谈。”
  “谈什么?”保罗敷衍的一屁股坐在了他办公桌上。
  “那个……你杀人了!”冈萨雷斯小心地说道,还盯着保罗的表情。“你杀了一个人。虽然是罪犯,你是为民除害,但是,那也是一条人命。你今天没什么不适应吗?”
  “不适应?”保罗怔了一怔。“没什么感觉,当时离那么远,打了我也没看清。等到近处看……我又不是没见过更惨的尸体。反正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儿……你诈我?”
  其实杀人之后他自己都没多想,现在想想是挺奇怪,自己还真够平静的。
  要说上辈子那个和平的国度,杀人这种事保罗……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来。
  看来经历了重生,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地方生活十几年,又经历过地狱犬找来,自己现在的心脏大得很,什么都能承受。
  “不是不是,你可以检查,我这里也没开什么录音设备,没有故意要你承认什么的意思。”冈萨雷斯摆着手。“保罗,你得相信我。你连十三岁都不到,刚杀了一个人。”
  “真没有?”保罗还不信。
  “我这几天一直挺担心,怕你出什么问题。我已经和城里的一个朋友联系好了,她是一个心理医生,如果你需要,她这周就有空……”冈萨雷斯说道。
  “你真的只是担心,刚才不是故意诈……”保罗继续追问。
  “法克法克法克!”冈萨雷斯被保罗一再转移话题,一时怒气上头,刚喝过酒的脸更红了。“好吧好吧,我相信你没事。就算有事儿,看起来也没什么大问题。这件事我不会再提了,你可以去吃饭,我要继续去喝酒。”
  “嗨,我道歉好吧?”保罗赶紧道歉,解释道。“其实还是有点影响,只不过我尽量不想。要不然你刚才问我的时候,我也不会一下子就说出来,对不对?不过肯定比你想的好,我自己没问题。总之,谢谢你冈萨雷斯,你是个值得交的好朋友!”
  “这还差不多!”冈萨雷斯的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你没事就好,亏我白担心那么久,喝酒去了。对了,你去吃饭的时候看一下华里安夫人,如果她需要的话,这是心理医生的电话。”
  说着随手写了一个号码递过来,看保罗接着,站起身就准备走。他和威利妈可算不上朋友,自然不会去帮联系医生,给个电话就算帮忙。
  “别急啊!”保罗拦住他。“我想了,当时你是在前面吸引注意力的。赏金应该有你一半,人情什么的就不要提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看冈萨雷斯准备推辞,他又接着道:“别急着推辞,等赏金下来,你给华里安夫人的时候多给一千块,不能告诉她是多给的,就说是她应得的奖励,从你的那份里出,怎么样?”
  钱的事儿就是要说清楚点,该谁的就是谁的。给冈萨雷斯一半是他吸引火力应该拿的,至于说更多?保罗觉得一半就够,他是巡捕,那是他的职责所在。
  这种事情也分不太清,俩人好歹也有交情,特别刚才这家伙说给自己联系过心理医生,让保罗有点小感动。
  冈萨雷斯盯着保罗的眼睛,显然有点不太相信平时这个很‘会过日子’的家伙,片刻之后才笑了起来:“我相信你是说真的,没问题。我拿一半,分一千块给华里安夫人,不告诉她是多给的。我出也是应该的,当时她也算帮了我,不然我就算能赢也要费一番功夫。”
  不告诉威利妈多给钱是不让她有心理负担,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是保罗以前多分给威利太多钱的话,威利妈都会让威利退回来。
  直接给钱更不可能,绝对不会要。并没出现那种咱们交情这么好,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之类的……似乎大家都很习惯把金钱分的很清楚,哪怕交情很好。
  就像冈萨雷斯这样,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不用保罗解释,也知道保罗让他给钱不多说的原因。
  当然肯定有‘你的就是我的’那样的人,保罗也遇到过。小孩子不懂事他还能忍受,成年人的话,一般他都敬而远之。
  “喝酒去吧!”保罗从桌子上滑下来,和他一起朝外边走。“我去吃饭!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对了,以后记得叫我亚当斯老板,屠宰场被我买下来了!”
  “那挺不错呀!怪不得你突然大方起来……”
  “不一样的,我节约那是对我自己,该给别人的我可不会要。你要记得,刚说过请我喝酒。从咱们认识你说过上百次,我都记着呢!过几年我会找你喝的……”
  “哈哈,随时欢迎,希望亚当斯老板那时候还能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