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三章 倒霉事件

  击完掌的两个人冒着汗哼哼哧哧地抬起东西,朝着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明显保罗的体力更好些,一边走还能顾得上一边东张西望着。
  顺利把东西放到了一辆破破烂烂的单排座白福兰皮卡车上之后,保罗躲进了角落里开始换衣服,威利则是站在旁边放哨。
  一边放哨威利还在啧啧称叹:“老大你的纹身真酷,你觉得我也去纹一条巨龙怎么样?有了纹身是不是更能吸引学校里那些幼稚的小女生了?”
  “一个额头擦破皮都要哭半小时的蠢货,你能忍着疼去纹身吗?”角落里传来保罗的声音。
  “我那是伤心怕被毁容了!”威利苦着脸反驳道。“唉,我爸爸怎么没有在我小时候就给我纹个身呢?反正那时候我还小,疼了也不知道。”
  两个人闲扯着,很快换了装束的保罗就从车后面走了出来,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把座椅上原本被浸湿现在已经被烘干了的草扫到脚下,随便擦了两下就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此刻的他脸上也不知道涂抹了什么,肤色发暗了不少,再加上一顶大大的牛仔帽,一副大大的墨镜,挽起的袖子的胳膊搭在车窗上,戴着的手表竟然还是百达翡丽——猛然从车外看起来,倒是颇有点像是一个成年人。
  威利从另一边上了车,同样把座椅上的草扔到脚下,刚一坐下往后一靠,嗷地一嗓子叫了起来:“嗷,法克,我的背迟早会被煎熟的,你是怎么忍受得了这个……”
  转头看到保罗根本没靠在靠背上,顿时止住了嚎叫,不满地抱怨:“你怎么不提醒我一句?”
  马路被晒的都能煎蛋,汽车里的皮制座椅会被晒成什么样子,体会过的人都很难忘掉。两人事先在座位上放了被浸湿的草就是有经验的表现,只不过靠背上却是没有草的。
  保罗幸不说话,灾乐祸地笑着发动了汽车。威利立刻停止了抱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前方安全,继续前进……”
  两个人的年龄明显不到拿驾照的年龄,这样大摇大摆的开着车奔跑在公路上,威利口中所谓的安全自然是前后都没看到巡逻的巡捕——实际上在偏僻的小镇周围,多数巡捕们也不会对两个少年做什么,比起那些十来岁疯狂作死的少年们,两个小小年纪就知道挣钱的少年,还是很容易获得优待的。
  车是保罗家的,他开车技术又好——这是废话,当地人多数连倒车入库和侧方停车都不会,能和他这上辈子在堵车大军里历练过的人比吗?
  所以他才能占生意的百分之七十,实际上俩人经常开车到处疯跑,威利清楚的很,他少拿的那份绝对不够修车加油费。
  也正是威利足够懂事,才能成为保罗少数的朋友之一。其他的这个年龄的熊孩子,就算是保罗已经尽力忘了上辈子,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也和他们玩不到一起。
  “嘿,我说老大,我总觉得你的纹身肯定有什么秘密?”没一会儿,威利就无聊的开始没话找话说。
  远离了小镇,道路两边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景象。
  雅桑洲的沙漠实际上是与众不同的、能看到植物的沙漠。灰色的沙石土地上,一簇簇就像是牛粪堆一样的植物星罗密布,更别说还有那些巨大的仙人掌,就像是一根根巨柱一样的仙人掌。
  也许那些旅人游客看起来,这些都是不错的景观。但是对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来说,在这里无论是开车还是坐车,都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情。
  “我也这么觉得。”保罗随意地说着,反正他也挺无聊。一手打着扶着方向盘,另一手从后面摸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也许在某一天,纹的那三个狗嘴里,会分别往外边吐金条,钞票,钻石……别担心,到时候我不会忘了分你一份的。”
  有三个狗嘴的纹身,是一头地狱三头犬的形象。可惜的是和别人纹的三头犬的狰狞凶恶形象不一样的是,保罗胸前的那三头犬纹身是趴着的,看起来懒洋洋的,六只眼睛都是半眯着。虽然仔细看会觉得那半眯着的眼睛也能透出来点凶残来,但是不仔细看,怎么都像是打盹的三头犬。
  唯一的优点就是,这只三头犬的形象真的很逼真,不管是不是仔细看,都仿佛让人觉得下一秒那只打盹的三头犬会站起来跑掉一样。
  至少威利就很喜欢这种纹身,就像他的憨笑一样。虽然这家伙年龄不大,但是因为家境的原因,相当的早熟,他一直觉得,不管是人或者动物,其实都没必要把凶恶表露出来。
  其实他的憨笑根本没用,大部分马蹄镇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混起来无法无天的小混蛋——就在一年多以前,因为镇子上的恶霸布莱克兄弟,有强卖给保罗他们俩杂草的意图,几天后威利就往他们两兄弟家里扔了两个小甜瓜,带拉环会爆炸的那种。
  虽然布莱克兄弟运气好人没事,但是之后看到挣钱俩人组就躲的远远的,最后干脆搬离了马蹄镇这个没油水的破地方,去城里去鬼混去了……
  至于小甜瓜的来源谁也没问过,因为都知道,这里是联邦的雅桑洲,旁边就是混乱的雄鹰帝国。在两国交界处的那无边无际的沙漠上,只要你愿意去找,你能从那些尸体上捡到任何你想得到想不到的东西。
  有时候保罗会想,这里的沙漠能有那么高大的仙人掌,大概就是因为这片土地里,埋葬了太多尸体导致的。
  开着车出了贝壳镇的范围,两人就放松了起来。接下来的地方就是马蹄镇的范围,马蹄镇的治安官们和保罗很熟悉,对他们无证驾驶这事儿无视的很彻底。
  放松下来的威利就闲不住,没过一会儿就让保罗停了车,拿着一个望远镜去了车斗里面。
  沙漠里经常能遇到惊喜,比如说有时候会遇到脑子被驴踢了,要玩什么徒步穿越、或者是开车在沙漠乱跑的城市傻子们。
  这些傻子们想象中的沙漠是大漠落日,狂野荒凉,压根没想过自己带的物资不够了怎么办?车出了小毛病怎么办?根本不懂得在这里不管带多少水都不够润嗓子的,运气不好车坏半路上帝都帮不了你。
  遇到这种人对威利和保罗来说就是惊喜,你十元卖他们一瓶水,顺路捎带他们一公里收费五元都是小事。实在没钱了可以用一些小物品来换,比如保罗胳膊上的百达翡丽——千万别以为这是敲诈,一般他们到了最近的镇子下车的时候还得感激你。
  就比如说那个送保罗手表的花花公子,在见到镇子后激动得差点和保罗结义。
  当然穷游的更多点,遇到了也没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偶尔做一做好人好事也不错,让别人也知道一下沙漠人的热情好客。
  不过要小心的是,万一遇到有人在沙漠里挖坑只当没看见赶紧走,不该看的不看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必要准则之一。
  这种时候保罗就会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这就是这片沙漠土地异常肥沃的原因,也许那每一簇植物下面,都有一具白骨在充当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