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十八章 讲道理别吃人

  打开车库大门,保罗看着空荡荡的,仅仅只剩下两辆车的车库,特别是看到原本停放白弗兰皮卡的位置,心里也空荡荡的。
  然而即使如此,他还要小心叮嘱脚下的小肥狗:“这是可以带我们快点去镇子上的工具,不好吃……”
  这一刻他变成了保罗·三藏·亚当斯,唠叨的自己都烦。直到看见小肥狗没什么动静,才敢继续抬起头看车库。
  面前的两辆车,就是老亚当斯说想卖掉的那两辆。
  至于老亚当斯开走的那辆才买没多久的白弗兰越野——依着老头的眼光来说,几万联邦币的车,就是个代步工具,没什么好说的。
  想卖掉的这两辆也是能值点钱的两辆,一辆是老亚当斯十六岁那年,他父母送的生日礼物,当年刚出的白弗兰克尔维特跑车。
  那会儿是一九五六年,审美和现在天差地别,所以这辆车通体大红色,连座椅都是。曲面挡风玻璃,连车牌外都罩着玻璃,加上无数亮晶晶的镀铬金属件,前面还设计有像动物尖牙利齿一样的栅栏,本意是显示凶恶实际看起来却萌萌哒的。
  脸皮薄点,或者不够张扬的人根本不好意思开着它出门。
  还有一辆同样是生日礼物,是老亚当斯三十岁的生日礼物。是一辆黑色的白弗兰ChevelleSS,就是车前面带两个S的那款一九七零年生产的车,现在已经算是经典车型。
  一辆普通车如果有十年车龄,那是老车旧车,如果是经典款再有二十年以上的车龄,那就具有了收藏价值。
  这两辆车虽然车龄比保罗大的多,但是因为其纪念意义,一直有做保养,随时可以上路狂奔。
  特别是前几年白弗兰公司回馈忠实老客户做活动,给一些经典款老车免费做维护翻新,让这两辆车再次从内到外焕发了青春。
  现在开着它们上路,V8发动机轰鸣起来一点不比新款车差。去参加爱车发烧友聚会绝对会有无数懂行的妹子要和你交朋友,你要有心情来个友谊战什么的,大可以挑肥拣瘦随便选。遇到追着你喊要买车的发烧友也不用惊奇,喊价低于十万的那些别搭理他们,回头他们自己都得惭愧的去躺火车轨道自杀。
  保罗犹豫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度不够,承受不了那辆红得妖艳的克尔维特,最终决定选了那辆黑色的双S。
  这辆双S就是人们常说的最正宗的肌肉车,经常在电影里出现,是那些灰帮人士的最爱。
  看看它那大大的后备箱就知道,那么大的空间,不干绑架或者往里边塞几具尸体去沙漠里埋,都觉得浪费。反正它有超强劲的动力,就算是不小心遇上巡捕也不怕跑不掉。
  当时伊恩的父母给他订车时,希望他能够变得成熟起来,所以这辆车既不是他喜爱的颜色,也并非是他最钟爱的敞篷跑车——伊恩为此还和父母闹过别扭,但他没想到这会是父母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件礼物。
  所以一直以来,这辆车老亚当斯开的次数和保养的次数差不多。
  不过老亚当斯虽然不喜欢开这辆车,但是他相当喜欢保罗开这辆车。因为他觉得保罗的保守,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古板,和他的父亲很像。
  其实保罗也不是很喜欢老车的款式,他更喜欢那种坐上去看得更远的越野车,但是……他抠门的要死,在有车开的情况根本不舍得给自己买车。
  打开车门,刚要让小肥狗上去,小肥狗不乐意了:“这个只能坐里面吗?为什么我不能坐上面?”
  “为什么?”保罗强压着怒气,一般人想坐这车还坐不来呢!
  “因为有东西挡着,万一路上有好吃的,我看不到啊?”小肥狗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就更坚定了保罗开这辆车的信念。
  “这个跑得快,进来吧,你坐这边。”继续很有耐心地劝说。“你看,我给你铺个垫子,让你更舒服点……”
  他才不说铺垫子是防止这家伙搞破坏。
  “真不舒服,你不觉得我坐上面的话,看得更远吗?”小肥狗窜进去之后,继续絮絮叨叨。
  “记得我们说好的,到了镇子上不许说话。还有,一定不许变出来三个头,只能一个头……不然……不然……不然你还是干脆把我吃了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保罗觉得自己好弱小,差点流眼泪。
  重生穿越到我这样,用自己的死来威胁一只狗的,还有什么意义?
  凄凄惨惨戚戚中,把车开出车库,锁上大门——在这荒芜的小牧场,这把锁有没有其实都一样,纯属心理安慰。这么多年车没被偷走,靠的也不是锁,而是江湖上人们给面子。
  在牧场的土路上留下一道土黄色的烟雾,一车绝尘而去。
  上了路才想到一个问题,今天出门连防身武器都没带。
  不过看到趴在座椅上,一个脑袋眯着眼休息,脖子上诡异地又长出来两个脑袋,一个伸到副驾驶的车窗,一个盯着前面看的小肥狗,他一点没打算拐回去拿的意思。
  “嗨,咳咳……”刚一张口,胸口一疼,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语气都弱了几分。“都说好了的,只能有一个脑袋,你这样我不干了……”
  “哦!”小肥狗有气无力地答应一声,两个脑袋再次张望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窗外的景象还不如从溪边回来的时候,就把多的那两个脑袋缩了回去。
  “也不能说话。”保罗忍住不爽再次交待一句。“不然吓到卖汉堡的人,就算你这次能抢点吃,以后就没人做了!”
  “嗷嗷嗷!”
  “……”保罗无语。“我们这的犬不是这么叫的,是这样……汪汪汪……”
  “汪汪汪……”
  说到吃的,你就这么听话吗?
  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自己也算知道了如何和这厮交流。
  看来只要有好吃的,它其实也没那么难说话。
  这么想着,又忍不住担心,自己是不是有了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现在自己还有这家伙撞出来的伤在身,还在学狗叫,简直是奇耻大辱呀!居然还觉得它好说话?
  汪汪汪了一路,到了镇子边的时候,快到镇子边一座空厂房的时候,小肥狗突然兴奋地汪汪汪了起来。
  “干嘛呢?”同样汪汪了一路的保罗口干舌燥,身心俱疲。“现在没人,可以说话。”
  “那里有好吃的,快去那里面……”小肥狗伸着脑袋朝着空厂房的方向。
  “那里面都没人……”刚说了一半,保罗才发现,那边好像停了几辆车,隐约还看到几个人影。“就算有人,人家也不是卖食物的。买食物必须去卖食物的地方……”
  “嗷嗷!就是那几个食物,他们的味道很好吃的样子……”小肥狗不满地嗷嗷了起来。
  那几个食物?
  保罗反应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瞬间冷汗就下来了,说话的声音都有点走调:“你还吃人?”
  “是好吃的!”小肥狗纠正。
  “不能吃。”保罗很坚决,随即猛地一踩油门。“人会做好吃的,你把人吃光就没了。你不是说现在地狱里都没好吃的吗?要是你当初……”
  “谁说地狱里没有好吃的,还有啊!就是他们看见我远远地就跑,追不上……”小肥狗脑袋伸得很长,看着越来越远的厂房,口水直流。
  “对啊!”保罗继续讲道理。“你想想,如果你留下一些能追上的,让他们给你做好吃的,或者慢慢吃,等着恶魔也……繁殖……那个,恶魔会生宝宝的吧?就像人们养牛养鸡,吃了大的就再养点小的,养大了再吃……你要这么干,现在不是不怕没好吃的了吗?”
  “嗯?!”小肥狗沉思了起来。
  保罗看明白了,这厮其实一点不傻,自己说的,它能听懂。
  能听懂就好,就怕这家伙什么都吃还不听劝。
  虽然现在这个小肥狗还不大,但是想想自己被吓懵那天见过的,地狱里那个巨大的三头犬,而且据说还有不知道多少分身……
  让小肥狗可劲儿吃下去,要不了多久,脚下的星球都不够它吃了!
  怪不得地狱都被它吃得没多少恶魔!
  “这就叫可持续发展。”保罗一边加速冲向镇子的汉堡店,一边继续挖空心思找话说。“就像一棵树会结果子,你不能一下子把树吃掉,吃了树就什么都没了。留着树等它结果子,你就能一直吃……”
  “你想啊,养一只鸡长大了你吃一锅炖肉就没了。如果你让它下蛋,然后孵小鸡,接着小鸡再长大……鸡生蛋蛋生鸡,你不是可以一直有吃的……”
  一直讲下去,都开始讲到了进化论,保罗总算感觉到说了那么多有了点效果——路上又遇到人,小肥狗虽然还有点蠢蠢欲动,却没再嚷着喊好吃的。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瞥了一眼才发现,车里的空调都没开。
  外边可是四十度的高温,坐车里被晒这么久,出的居然全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