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六章 荒芜的小牧场

  对刚偷渡过来的人来说,他们谁都信不过,需要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慢慢观察。
  所以话完说,保罗也不多浪费时间,继续开车前行。到晚饭时间了,尽管温度还是那么高,但是太阳没那么火辣就让人觉得好受点。
  路上多了几个行人,偶尔还有精力旺盛不知道在哪儿疯玩了半天,正准备归家的鼻涕娃们,吵吵闹闹地往家跑,童稚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来回回荡。
  小镇其实也挺漂亮,宽敞的街道,两旁的房屋都是以居住为主,大部分也只有两层左右,彼此之间也不会显得拥挤。
  随处可见的空地上还有一些树以及大小不一的植物,并不怎么整齐——因为在这里不管种什么都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有的房屋上还有一些奇怪的涂鸦,也有在房前草坪上放置一些雕塑品,或者旧马车在内之类的东西,当做自家的特别标志或者装饰。
  大部分房屋都显得有点陈旧,有的房子被空置太久就破破烂烂的,还有的连房前的草坪都是干枯的。
  最显得高大上的也不过是一座镇中心的购物中心,附近算商业区,有酒吧餐厅枪店,咖啡厅便利店服装店等等,可惜现在大部分已经人去楼空,包括最大的购物中心。
  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这里处处透露出一股子衰败的气息,和那些故意做旧用来吸引游客的小镇,绝对不一样。
  这里当初建个镇子就是因为附近有矿,地理位置并不算好,所以矿没了以后,破败就是必然的。
  保罗也不关心这些,一切都是太过熟悉的东西,他都懒得多看。要不怎么有句话叫做近处无风景,枕边无美人呢!
  到了威利家,给他留下了大半的水果,婉拒了站门口冲自己喊的威利妈妈,以及他弟弟妹妹的挽留,保罗独自开着车继续前行。
  在镇子口的小加油站加上油继续上路,在一条小路上一路狂飙,十几分钟后,卡车行驶进了一个看起来相当荒芜,实际上也很荒芜的小牧场里边。
  荒芜的小牧场其实都不能叫牧场,因为里面别说牛了,连只鸡都没有。
  保罗以前倒是试过在牧场养鸡,田园生活怎么能没几只鸡呢?反正牧场够大,鸡可以自己觅食,到时候自己只用天天捡鸡蛋,岂不是美滋滋。
  那会儿他还没学会看人眼神脸色,看着老亚当斯的笑容,还以为他是鼓励自己呢!
  怕小鸡不好喂养,保罗还特意买的半大的鸡。结果上百只鸡啊,没几天就只剩下三两只,还躲在废弃牛棚里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出来觅食。
  这里有鹰,还是鹰类之中少有的喜欢集群的栗翅鹰。在沙漠里的那些高大的仙人掌之中,它们为了更能捕到猎物,都是群体捕猎的。
  沙漠里猎物难捕,它们经常四五只合作,花费半天时间,也不过是抓几只小鸟老鼠之类的小动物,抓只肥兔子都算过年。你说它们突然发现一群刚从养鸡场出来,傻乎乎的鸡会怎么样?
  反正后来好长一段时间,还经常有栗翅鹰在牧场上转悠,不知道是在回味曾经的大餐,还是想再来碰碰运气。
  这是保罗干过最亏本的事儿,他去摆摊卖鸡蛋一个才卖十五分,其实成本也就几分钱——那些买鸡的钱够他吃好几年的鸡蛋。
  总之就那么一次,保罗总结出来,在经常没人的牧场散养一群鸡,那不是养鸡,是养鹰。从此再没提过养鹰……鸡的事儿。
  牧场里仅有的景致就是房子周围,几棵不知道是牧场前几任主人移植来的橡树,现在已经相当粗大。房子前面的一棵树上建了个小木屋,附近另一棵树上还吊着一个破烂的轮胎秋千,还有一个沙袋。
  不远处的大蓄水池旁,还开垦了一片小菜地。
  有木屋的那棵树下的躺椅上,现在正躺着一个戴白色牛仔帽的老头,听到车响就拎着手里的酒瓶站了起来,摇晃了两下后站定,看着车开过来。
  老头身材很是高大,五十多岁的年龄,眼睛炯炯有神,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沙滩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是在沙漠牧场,而是在夏威夷的海岸呢!
  他的胡须都修剪的整整齐齐,脸上也没什么经历过风霜的沧桑,能看得出来,年轻时候绝对相当的帅气。
  这就是伊恩·亚当斯。
  把车停放在车库里,提着几个水果走出来的保罗,就听到了摇摇晃晃朝着屋里走去的老亚当斯的喊声:“嗨,我的宝贝孙子回来了,今天生意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儿?”
  “不怎么样。”保罗直接走到了房屋前面的小蓄水池旁,打开水龙头洗了起来。“天气太热了,游客没我想的那么多。”
  沙漠里水比较珍贵,在牧场大大小小的蓄水池好几个,都是两位亚当斯来牧场前就有的。
  洗了几下想起来刚进牧场看到的,冲从房子里走出来的老亚当斯喊道:“对了,刚才看见牧场的栅栏又坏掉了一段。”
  “没事儿,别处也有坏的。只要还能有栅栏就行,反正没人来。”此刻的老亚当斯一手拿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汉堡和水果沙拉,一手拎着两瓶啤酒。“快点洗完了吃点东西,饿坏了吧?”
  对这个孙子伊恩相当的满意,在他自己人生的大半时间里,可是一直都在花钱。现在孙子才十二三岁就能知道挣钱,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要说不满意的地方也有,这个孩子太循规蹈矩,一点不像他们亚当斯家的孩子——只有煽动威利扔小甜瓜那事儿才他比较满意。
  嗯,虽然镇上的人都知道是威利扔的小甜瓜,但是还是有少数人知道保罗在其中起到的作用。
  比如提供小甜瓜,指导威利练习投掷,策划具体行动。有一点最重要,仅仅是为了吓唬人,要保证人在家才能达到震慑的效果,又不能把人炸死。
  小镇上的人都是认识的,哪怕明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但是天天去打他们一顿都行,不至于要人命。
  所以千万不能直接扔二楼卧房,扔一楼客厅厨房里就能达到效果。
  威利也十分乐意顶下扔小甜瓜的荣誉,自从镇上的铜矿废弃之后,有一段时间他们家的日子相当不好过。他父亲不得到更远的城里去找工作,大部分时候家里只有母亲带着几个孩子,有时候在小镇“说话声音太小”,用两个小甜瓜提高家里在小镇的说话声音,对他们一家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把东西放好重新躺下看保罗还在洗,老亚当斯没话找话:“明天还要出去吗?”
  “明天再说吧,也许和威利去诺比亚镇转转,也许直接进城找朋友们玩。”保罗刚洗了两下觉得不过瘾,现在把上衣都脱了洗了起来。“今天差点赔钱,沙漠里遇到两个偷渡的,转悠半天才给他们接出来。”
  “记得注意安全就好,尽量别和他们接触,想救人远远留下些食物和水就行。”老亚当斯语重心长地劝说道。“想玩就去好好玩,不用每天都想着挣钱。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活法,你这个年纪也到了该叛逆的时候,应该做的是开着摩托车到处玩,和狐朋狗友们参加一下聚会……”
  前面说的还靠谱,后面的就越来越离谱。看他躺的椅子旁那几个瓶子就知道,此刻的老亚当斯显然已经喝了不少酒,喝多了话就特别多:“嗯,也不能只和威利一个人玩,也要多交一些其他的朋友。比如那些可以带你去偷偷抽杂草喝烈酒的,对你有益的朋友……”
  这是当爷爷对孙子说的话吗?
  “亚当斯先生!”保罗洗好朝这边走过来,打断了老头的话,用喊名字表达自己的不满。“我还不到十三岁。难道我非得像镇子上的那些家伙,一年有四个月在山上乱窜,剩下八个月都躺在医院吗?”
  沙漠地带的山就是土石山,叫大土堆或者沙石堆更合适,大部分光秃秃的,就算有植物也是零落分布的低矮的沙漠植物。熊孩子们最爱干的事儿就是从上面骑着车俯冲下来,小点的孩子骑自行车,大点的骑摩托车。
  各种作死,乐此不疲。
  “呃……”老亚当斯讪笑着,对着盘子朝保罗示意。“赶紧吃点东西吧,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补充营养。”
  “……”保罗看到那个汉堡就有点无奈,拿起那个汉堡看了看又放下。“就算补充营养,我也不需要在汉堡里夹超过一寸厚的牛肉,而且我不喝纯啤酒,果啤就行。”
  “你要多吃点……”老亚当斯从来只怕保罗吃不好,从小就是如此。
  在保罗还是幼儿时期,他曾多次用牛奶把保罗灌到吐。等保罗长大点,老亚当斯每天给他准备的食物,更是恨不得够一个福利院的孩子吃。
  老亚当斯还对保罗只喝甜丝丝的果酒极度不满,曾经为此表示过反对,但是没有效果,只能看着保罗去拿果酒。
  食物多,喜欢甜,这是保罗就算每天到处跑,时不时还要锻炼一下身体,却依然有点肥胖的原因——反正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吃饭习惯不好,每次都喜欢吃得饱饱的,然后躺着不动享受吃饱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