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九十六章 我们是良心企业
一大早,六六六就开始嗷嗷叫:“保罗,去吃早餐了!”
  
  保罗很无奈,这厮的早餐可不是普通的,得去屠宰场。
  
  昨晚上六六六甚至着急得变大,让保罗骑着它去废工厂那边。
  
  当时保罗得意的很,想想谁还能骑着地狱犬出去兜风?那个得意劲儿就别提了。
  
  结果六六六却大失所望,那帮教徒们面对来抓捕他们的巡捕,竟然一个个连反抗都没有。一个个高喊着听不懂的口号,牛气哄哄的上了巡捕车,比抓捕他们的巡捕都拽。
  
  保罗就有点惨,六六六郁闷起来,别说背他了,路都不自己走的。
  
  而且还闹脾气不睡觉,细数保罗糊弄它的各种经历。
  
  总之折腾到快天亮,让保罗答应了它早上就去吃大餐。
  
  它的早餐可是得避着普通工人的,只能早点起床。
  
  根本没睡好,保罗迷迷糊糊的,车都不想开,施展手机召唤术,召唤了韦德来开车。
  
  上车之后保罗忽然想起来什么,问韦德:“雷蒙德和班尼特兄弟在这里怎么样?黑暗理事会那边没什么消息传过来吧?”
  
  “都很好,他们现在负责帮助电影拍摄工作,学的很快……”韦德回答道。“现在还没理事会的消息。”
  
  保罗一听没事儿,干脆坐着打盹儿。
  
  ……
  
  让六六六吃过大餐去上学。
  
  学校的生活乏善可陈,一天下来保罗学了什么不知道,反正睡的挺舒服。
  
  放学的时候,斯图尔特卡着点打电话过来:“老板,农户联合会最近有一次重要会议,希望你能参加。”
  
  保罗愣了一下:“他们见我什么事儿?我们的价格又没涨?”
  
  “是关于最近城里的极端动保组织的事儿。”斯图尔特说道。“大家要商量一下,让这些人少折腾一下。他们可能想了解你的态度,毕竟现在你的产业能影响周边至少四分之一的农户。”
  
  “哦,那我就去看看。现在过去行吗?正好带六六六吃点东西,这家伙今天闹脾气了!”保罗随口说道。
  
  那个最神秘的狗闹脾气?
  
  斯图尔特心里一个激灵:“没问题的老板,我这就和他们联络。”
  
  ……
  
  联合会实际上就是一些农牧场主,以及相关产业的利益共同体。
  
  平时这些人之间也存在竞争,但是在对外的时候,大家都能保持一致——比如大家一起联合起来,稍微操控一下城里的农产品价格。
  
  晚上的时候保罗带着律师助手马克和司机韦德,和斯图尔特集合之后,就见到了联合会的人。
  
  最近保罗的名声挺响,这些人不知道为什么斯图尔特的产业忽然就易了主,估计猜想保罗有什么后台,对他态度相当不错。
  
  一番寒暄介绍之后,首先开口的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头哈克:“亚当斯先生,不知道你对动保组织,有什么看法?”
  
  这个极其重要,虽然保罗也是开屠宰场的,但是……这世界上矛盾的人多了,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暗地里的动保热心分子。
  
  保罗也不客气:“如果你是问这些极端动保分子的话,我没什么看法。我觉得这就是一群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干的人。”
  
  什么叫极端动保分子,就是看见你开饭店杀只鸡,都特么跑来说你杀的不够人道的那种人!
  
  “那亚当斯先生,觉得应该怎么面对他们近期的游行呢?”老哈克又继续问道。
  
  保罗沉吟了一下:“你们对他们应该很了解的吧?我想你们肯定都有应对的策略,这是考验我?我的意见就是收买分化,让他们内部产生矛盾是最好的办法。”
  
  “或者我们找其他的动保组织,支持他们游行,宣传一些其他方面的动保问题。比如泥盆国的杀鲸杀海豚问题,非洲的偷猎问题,我听说还有个地方,至今还举行猎杀动物献祭活动等,想想就残忍至极。”
  
  “这些东西想找到照片甚至视频都不是难事,把这些内容传给那些极端动保分子,里面肯定会有人对他们目前的行动产生不同看法……”
  
  “也许接下来不同的游行队伍还会发生一些冲突。我们都知道,彼此的理念问题,往往会爆发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又或者,也许下次他们游行的人,会有些特别激动的人,不小心点燃了路边商铺,或者掀翻巡捕车什么的。也许那家商铺还是刚好和我们竞争的外来者……谁知道呢?我只是猜的,毕竟他们这些人,太疯狂了……”
  
  保罗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仿佛是想到了那些极端动保分子的疯狂。
  
  听听,这个年轻人多上道,一看就是从小接受过良好家庭教育,年轻有为,年少老成,见解独到……
  
  一屋子的老狐狸不约而同对保罗露出了微笑,老哈克附和道:“是呀,这些人太疯狂了!我们这些辛辛苦苦的农民们,挖空心思地用我们的汗水,让城里人的餐桌更丰富,可是这些人就是想来为难我们,真的是……唉!”
  
  “是呀!”另一个干事尤金安慰保罗。“亚当斯先生也不用为这些事太担心,只要我们携手努力,总会共渡难关的……”
  
  坐在上头的一个老头塔姆辛笑眯眯地开口道:“城市新扩建的地区,正好靠近亚当斯先生屠宰场的方向,也许亚当斯先生可以考虑,在那边增加一些业务……”
  
  保罗面露感激之色:“谢谢塔姆辛先生的提醒,我会考虑的。”
  
  心里明白,这帮老家伙是看自己挺上路,于是给自己一点甜头,表示正式接纳自己成为他们的一员。
  
  事实证明保罗还是嫩了点,这群老狐狸们接下来说出来的办法,让保罗大开眼界。
  
  正事讨论之后,这群勤劳的辛苦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的农民们,喝着存了好久不舍得喝的各种酒,彼此又闲谈了一些城市的发展,或是讨论随着城市扩建,自己要去哪里的荒郊野外,找地方盖房子。
  
  毕竟城里人太多,各种资源紧张,他们这些穷比农民们,只能去城市外围找个小山头居住;还因为大家去不起城里的游泳池,只能自己在房子前挖个坑游泳……
  
  保罗和大家相处甚欢,甚至还激动的拉着联合会的干事们合了个影,还特意摆了个举杯共饮的姿势。
  
  大家都觉得新来的这小子,实在是个好伙伴!
  
  ……
  
  等聚会一结束,保罗上了车就开始揉太阳穴,这种聚会可比应付六六六累多了,但是没办法,自己暂时还太穷,只能和这些穷人们一起厮混。
  
  想了一下,他对斯图尔特吩咐:“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稍微做点别的什么。比如说给客户赠送一些礼品,增加人手对客户进行满意度调查。屠宰场的价格也可以稍微降低一点,不需要那么明显的,仅仅是让我们的客户感觉到就可以。”
  
  斯图尔特迟疑了一下:“可是刚才?”
  
  “哦,刚才的酒都不错。”保罗想了一下。“对了,这件事你记着,照片也要保管好。以塔姆辛,哈克和尤金等人为首的农户联合会,诱骗青少年喝酒。时间地点记清楚点,也许回头我们还能找来几个证人。”
  
  斯图尔特等人:“……”
  
  “我这也是以防万一,如果将来他们觉得我这个新人好欺负,要有一些生意上的竞争,我们竞争不过他们怎么办?”
  
  “毕竟这世界太险恶了,逼得我这样淳朴善良的好少年,也不得不多想一点。”
  
  “对了,刚才他们的一些建议还启发了我。或许我可以等以后时机成熟点,当我成为了著名电影制作人,作曲家之后。如果谁来问我为什么不自己唱歌?”
  
  “我就很遗憾地告诉他们,在我十三岁那年,参加了一个聚会。那时我懵懂无知,第一次喝了点酒,后来嗓子就……对了,马克,你是律师,说我以后用这样理由起诉他们,要求他们赔偿个几百万几千万的,胜算会大吗?”
  
  马克立刻坐正了身体:“可以考虑,老板。如果你的音乐才华有足够的知名度,有足够影响力的话,我们的胜算很大。”
  
  保罗点点头,一扭头看见斯图尔特,他正一副‘我只听听不说话’的表情,保罗有点不满:“维护联邦法律,不应该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做的事情吗?斯图尔特你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老板!”斯图尔特回答的干脆利索。“你的所有决定,都是英明的。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不久之后的沙漠毒菊,已经统一了整个埃格莱克城的肉类行业……”
  
  保罗满意的点点头:“搞竞争就不要怕花钱,你放心去做就好。也不用管能不能赚钱,只要不亏本。反正最近我们的电影不是赚钱了吗?只要电影能赚钱,屠宰场加工厂这边,就当我们为城市发展做贡献了吧!”
  
  斯图尔特点点头:“我明白了老板!价格是不能明显降低的,但是我们能做的依然很多。比如说屠宰场可以给那些远道而来的客户一些油料补贴,加工厂也可以做一些类似活动,总之让客户觉得成本降低……”
  
  “这些不用告诉我的。”保罗摇摇头。“商业上的事情我懂的不多,实际操作还是看你来做。总之我们沙漠毒菊是良心企业,一切都是为了城里人的餐桌更丰富,让那些吃不起肉的人也吃得起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