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二十章 狗吃骨头

  沙漠上的公路总是能看的很远,让人感觉仿佛这公路能直达天际。
  保罗驾驶着黑色的白弗兰双S在公路上狂奔着,偶尔看一眼小肥狗,或者是道路两旁的那些沙漠植物在车窗外一闪而逝。
  路上遇到了巡逻的治安车,保罗还有心情探出头给巡逻的巡捕打招呼:“嗨,下午好,尊敬的大保罗先生。”
  “你也好,可爱的小保罗先生。”镇上这个经常出来的巡捕也叫保罗,只不过他叫保罗·冈萨雷斯,和保罗·亚当斯两人见面喜欢这么开玩笑。“今天开美利堡要出去玩吗?你可是无证驾驶,确定不需要我给你办一个证吗?”
  这位巡捕是个奇葩,以前是在大城市当巡捕的。
  只不过那会儿他有个爱好,遇到违规停车给人家贴条的时候,喜欢根据车的价值高低定时间。越贵的车他就贴的越快,相反那些破车他倒是乐意等上几分钟,给车主一点挽救的机会。
  简单说,这货就是仇富。
  他的上司应该是一位很会为下属考虑的人,体谅到他的心情,非常的照顾他。在马蹄镇的铜矿废弃,镇子逐渐衰败,其他巡捕纷纷想办法调走之后,就把他调来了这里——在这里终于没什么人值得他仇视了,除了亚当斯家。
  然而在他刚来没多久,还不知道亚当斯家有钱的时候,就和才几岁大的保罗成了朋友。而他又是个讲情义的人,所以……
  总之往事不堪回首,冈萨雷斯在来到镇子后,不忙也不闲的过了一段日子后,就开始放飞自我。到了现在他身为巡捕,还主动在DMV、也就是机动车管理局不知情的情况下,替他们开展了办证服务。
  没办法,巡捕的工资多少要看镇子的情况,现在镇子这个样子,仅有的两个巡捕的工资可想而知——而另一个巡捕是一个等退休领退休金的老家伙,根本不在乎工资多少。
  生活不易,挣钱太难,大家都活得很辛苦啊!
  想到一个巡捕都活的如此艰难,想到自己虽然得养狗,但是马上有专利赚钱,再想到自己以后跑城里的次数可能不会少,保罗决定奢侈一把:“那好吧,等下忙完了我去找你,给我拍照办证!”
  反正据说这家伙在DMV有关系,不到三百联邦币一个证,办出来的可以当真的用。
  “真的?那太好了!”冈萨雷斯颇有点惊讶。“我今天运气真好,想不到保罗·葛朗台·亚当斯先生也愿意照顾我的生意了!对了,你的眉毛怎么……”
  “啊……我忘了我的眉毛被烧了,现在不能拍照。不好意思,证不能办了!”保罗脸一黑,打个招呼就准备走。“我还有事儿,等下去找你,回见!”
  “回见!”冈萨雷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应都带着郁闷。他八百年不办一个证,好不容易来个生意,多说了一句话又没了。“对了,我还有事儿和你说……唉……”
  车都跑远了!
  ……
  继续狂奔,半个小时多点,离晶石城越来越近。
  之所以浪费时间,是因为出了镇子的范围后,不敢超速。
  不是进城,而是离城不远的地方拐进了一条小路。再走没多远,就看到了一个小厂房,大门上写得清清楚楚:屠宰场!
  直接开进去,能看到有拉牛的车在院子里正往下牵牛。
  白头鹰联邦地广人稀,牧场到处都是,人们也都爱吃牛肉。哪怕是晶石城周围的牧场比较少,也会有这样的小屠宰场。
  看着小肥狗盯着那些牛流口水,保罗和它商量:“买不起肉,给你买骨头吃怎么样?多买点……”
  “好吃就行……”小肥狗表示自己不挑食。
  于是开车直奔直奔办公区,抱着小肥狗下车,见人就直接问:“嗨,特洛伊先生在办公吗?”
  被问的工人伸手一指:“老板正在睡午觉!”
  这都几点了还睡觉?
  保罗没半点不好意思,直接上去啪啪啪地拍门:“特洛伊先生,我是马蹄镇的小亚当斯,找你谈生意来了!”
  喊了几声,半天才有动静:“来了来了,敲什么……”
  然后又磨蹭了半天,一个酒糟鼻子、胡须头发乱糟糟的白人老头开了门:“小亚当斯,你能有什么生意?不会又为了买两根骨头回去炖什么骨头汤吧?”
  “当然不是!”保罗笑嘻嘻地,手上使劲按着狗头。“这次买个十根八根的,多买点。”
  “自己去仓库那边找人,这点生意我没兴趣。”老头顿时没了劲儿,转身就往屋里走去。
  “那好,不过这次买的多,要比原来的价格便宜点啊!”保罗也不在意他的不礼貌,抱着小肥狗就走。
  “随便你……”后面老头嘟囔了一句,估计觉得生意太小,懒得多说。
  ……
  走着走着保罗才发现自己想的不够,自己开的车可不能装多少牛骨头。再说就算车里能装,他也不舍得用自己的车。
  牛骨头啊,那不得把车弄得脏兮兮的。
  等走到仓库,看到仓库门口的一样东西,他顿时来了主意,直接冲仓库工人说:“买一小车斗骨头,和特洛伊先生说过的,用一下你们的小车斗,等我回去卸了货就给你们送回来。对了,价格要给我算最便宜的……”
  反正老特洛伊也不在,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小车斗就是和皮卡的车斗差不多的大小,只不过是独立的,带挂钩可以挂在任何车后面,很方便。
  工人也不疑有他,随手又招来个人就开始装车。
  保罗喊一声我去开车,也不看他们怎么称量那些骨头,转身去开自己的车过来。
  骨头多一点少一点都无所谓,差不了几个联邦币。
  联邦人吃肉却没几个人去喝骨头汤,所以这东西在屠宰场的价格和垃圾一样,装一车也花不了几个钱。
  以前这些骨头都是卖给饲料公司,有些甚至直接做成牛饲料。
  结果疯牛病之后,这些骨头价格大跌。更惨的是,就算价格低也不一定有人要,如果找不到销路,还得找垃圾公司来处理它们,不但不挣钱,还得给人家付钱。
  花了一点小钱买了一车斗的骨头,保罗开着车都是有劲儿的。
  开出屠宰场没一会儿,他就下了公路,沙漠里转一圈找了个不怕人看到的地方,直接放出了小肥狗:“这些骨头都是你的,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
  那家伙已经张大了嘴巴,开始咯嘣咯嘣吃起来了!
  保罗当放哨的,看着不会有人过来,也不管它用几个脑袋吃。
  看来不管是什么狗,爱吃骨头的天性是不会变的。
  既然是这样,那自己以后就知道该怎么对付它了。
  狗终究是狗,哪怕多两个脑袋,也照样是。
  正这么想着,一转头顿时大惊:“慢点吃,别把人家的车斗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