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十五章 抢救家具

  等到看见被几棵大橡树包围的木屋,一路走回来的保罗忽然有种恍若隔年的感觉。
  想想去小溪边的时候还开卡车带猎枪,头顶牛仔帽,腰挂盒子炮,一路狂飙带着尘土飞扬。
  对了,自己去的时候还带了个小手枪的,和衣服在一起的,我最爱的格洛克呀!
  现如今,浑身血迹斑斑灰尘满身,从头到脚一丝不挂……
  ……
  但是还不是感慨的时候:“那是房子,是我们住的,不好吃的。里面有好吃的……”
  及时制止了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就兴奋的小肥狗,避免了自己无家可归的悲剧。保罗迅速从门口旁的一个花盆下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直奔厨房,熟练地打开冰箱,从里边取出来自家储备的食物。
  拿着食物匆匆走来,嘴上还大声喊着:“住口,那个是沙发,不好吃的。你上去感觉一下,是不是软软的很舒服……这才是吃的……”
  食物全部放到桌子上,继续‘教育’小肥狗:“这个是汉堡,这是甜甜圈,蛋糕,这是麻辣鸡肉卷,熟牛肉,对了还有只烤鸭……要慢点吃,品尝味道。你的味觉和我们的一样吗?吃出来这是什么味道的吗?”
  感谢老亚当斯,真是亲爷爷啊!怕自己吃不好,常年都把冰箱塞得满满的。
  然而他说了半天,心里还没感慨完,回应他的就是一个突兀冒出来的巨大狗头,然后一口下去,桌子都少了一半。
  “呃……水果你吃吗?”本来到了嘴边的破口大骂,出来就变成了温柔的问候。
  “还有吗?快点拿来,刚才的我都没品尝出来味道。”小肥狗摇晃着尾巴,大概刚才吃的还行,总算开口说话了。
  “每个水果的味道不一样的,一个一个吃才能吃出来味道来……”保罗继续想办法拖延时间。
  “呜……好吧,反正我觉得现在这个我不能吃太多,现在都快饱了……”
  一个饱字,听得保罗热泪盈眶——他自动忽略了那个‘快’字。
  就算是水果一个一个吃也没太久,架不住小肥狗那两个脑袋又冒了出来。
  保罗已经口干舌燥,实在不想多说:“那个,我这边也没别的好吃的了,再想吃就得等明天去买。明天去给你买刚才吃的汉堡好不好?买最大的,一次给你买十个怎么样?你先休息一下,我想洗一下找个衣服去……”
  “好吧!”小肥狗意犹未尽地吧唧着嘴巴,四下打量着周围。
  “那是电视,不好吃!能看到好看的电影,那是灯,会发光的,都不好吃的……”保罗一看它这样心里就发憷,急忙说了起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很多东西有不同的功能,都是不好吃的。”
  “还有这是桌子,椅子,这是门,这是冰箱,放食物的……别吃,那是地毯……你来看这个,这些是做食物的工具……”保罗看着肥狗什么都想咬一口,并且时不时就偷摸把想法付诸现实的模样,尽力保持微笑。
  “你看这个是烤箱,做蛋糕面包的。这是洗碗机,吃完了洗干净工具……别去,那边是书房,没好吃的!算了你等我一下,我给你介绍……”
  “不要!”刚进书房,保罗惨叫一声,飞扑了过去。“这是钢琴,不好吃的,能弹奏音乐的。很贵的……”
  真的贵,这屋里的东西其实就没便宜货。就算是最小的牙签,或者是扒耳勺,都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类贵。
  更别说老亚当斯为了保罗学音乐给他准备的钢琴。
  “别,那个是金属的,和你吃过的车斗一个味道,也不好吃。”刚护住钢琴,转头一看,保罗再次跳了起来去抢救自己的东西。“这里面是萨克斯,你听,一吹就会响的……”
  “那些是书,是看的。书柜是木头的,你尝过木头的味道的……那是书,算了,这一本给你尝尝味道吧!”
  很是辛苦!
  把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介绍了一番,包括客房里的被褥枕头都介绍介绍。
  无一遗漏。
  因为他怕随便漏掉了什么,转过头来就发现那东西没了。
  “哦,那这些我就不吃了!”小肥此刻表现得很是通情达理。“你看,你说不好吃我就不吃,我是不是很讲理?”
  保罗看了看四周,对讲道理有了新的认识。
  此刻不管是客厅还是书房,包括客房厨房里都少了不少东西。
  小件的直接失踪,大件的还好,能留点残躯。比如现在沙发只少了一个角,椅子也只缺了一个腿,桌子还能剩下两条腿加半个破木板,风扇也仅仅少了一个扇叶……以及墙上多出来的一个大窟窿。
  原本那里是老亚当斯意外得来的,一幅名为《大篷车》的名画。大概是因为画里面拉车的马看起来挺肥,所以现在那个位置,可以直接装一个窗户。
  插座也被啃掉一个,幸亏没造成短路。
  “对了,我打开电视让你看吧!”保罗赶紧去打开电视。“你看,好玩吧?这个吃起来也没味道的,也给你长不了力气。只能看的……”
  “里面的那些,也是人类吗?怎么那么小?他们都在干什么?”小肥狗发出了一连串的疑问。“这也没你说的好看呀?”
  “哦,没事儿,能换台的。还有别的节目,你等着……”保罗从谏如流,立刻换台证明了自己所说的。
  “这些是什么,它们会变成你说的车吗?有什么好看的?”变形金刚也被它挑出来毛病了。
  继续换……
  再换……
  再次感谢亲爷爷老亚当斯,为了孙子什么钱都舍得花,电视都能比别人家多看几个台。
  换一个台就得介绍一下,万一不小心有广告播放美食广告更要说详细点。
  “这个这个,这是你刚才说的烤鸭吗?”忽然有一个节目让小肥狗来了兴趣。
  烤鸭?我刚才说过烤鸭吗?我在说唐老鸭……对了,好像刚才一大堆食物里有烤鸭,感情你刚才不是没听,是听见了在假装没听见?
  “这是唐老鸭,和烤鸭不一样。这只鸭子不是吃的,它们是画出来的。就是……反正就是只能看的。你看它们是不是挺好玩……”保罗耐着性子讲解道。
  “就看这个吧!”小肥狗没听懂,但是并不妨碍它流着口水趴在沙发上,盯着电视看。
  “那好,我去洗洗,很快就来……”
  简直就是噩梦一样。
  站在开着门的浴室里,生怕外边有什么动静自己听不见。
  水流冲下来,冲走血迹灰土的同时,一瞬间保罗觉得站都站不稳了。
  好累!
  浑身上下的疲累好似熬了几百个通宵,顺带跑了几万里路一样。
  身心俱疲!
  关键还饿,掏心掏肺地饿。
  刚才一直都没感觉,现在一下子什么感觉都有了,那种强烈到极致的借,让他觉得自己连香皂都想往嘴里塞。
  两世为人,他都没这么饿过。
  强忍着不适,他迅速在身上洗了两下,连洗发水都懒得用,直接用香皂往头上抹……我头发呢?头发去哪儿了?
  这会儿想想,整个大半天,自己都梦游似的,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
  浴室卫生间有镜子,自己压根就没注意过。
  现在摸着光秃秃的脑袋,才发觉头发都没了。
  赶紧去站到镜子前,忍不住就想爆粗口,岂止是头发没了,眉毛都没了!
  对了,身上也瘦了很多。
  至少得瘦了二十斤。
  十三岁不到的保罗遗传了亚当斯家的高大身材,现在已经一米六还多。因为有些胖,原来体重估计有一百三十多斤,现在最多一百一十多斤。
  对比原来的话,算是一下子瘦身成功。
  然而他心里没半点瘦身的高兴,想想外边的小肥狗,也顾不得身体的变化。忍住饥饿,随便在身上擦了两下,找了衣服套身上就赶紧出去。
  看到客厅里的景象,他愣住了!
  然后他确认,再确认,再次确认!
  最终,他惊喜,他狂喜,他想大笑,他欣喜若狂,他欢天喜地,他心花怒发,他喜不自禁……
  因为他本来觉得,就算自己出来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客厅也不会很意外。然而他看到了什么?那只小肥狗在沙发上,睡着了!
  它睡着了!
  它睡着了!!
  它睡着了!!!
  保罗用力掐着自己,用疼痛来制止自己,防止自己发出狂笑声。
  下一刻一个念头突然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冒了出来,好想趁它睡着了,炖一锅狗肉尝尝味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