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二十四章 冷枪

  “呯!呯!”
  “呼啦!”
  事情往往会往你不希望的方向去发展。
  伴随着两声枪响的声音,保罗清楚地看到,刚才去弗里曼家敲门的保罗·冈萨雷斯巡捕,此刻连滚带爬地从房门前的台阶下往旁边躲,最后弯腰缩在弗里曼家的门外墙角处,双手握着刚掏出的手枪,小心翼翼地四处打量着。
  还不忘大声喊着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包围个屁,镇上就两个巡捕,现在另一个老巡捕还没跟过来。
  “天父在上!”保罗身边的威利妈小声祈祷了一句,握紧了手里的双管猎枪。
  丽莎和安德鲁两个小家伙早被赶进了地下室,勒令不许出来。威利端着自己的小左轮在另一个窗口,一脸的紧张,不时朝着保罗这边张望。
  保罗想了一下,分析道:“既然刚才他们还让弗里曼夫妇出来和人见面,目前两人还没事儿,那就是绑架。只靠冈萨雷斯先生一个人,根本阻止不了那些人,他们一会儿估计会开车逃跑。”
  顿了一下,看着冈萨雷斯还在喊话,保罗做出了决定:“梅格阿姨,你和威利在这边看着就好,千万不要轻易开枪,我去外边看看有没有机会。”
  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但是老亚当斯一直经常出门,有一段时间保罗在镇子上的时间比在牧场还长,和对面的弗里曼夫妇也很熟悉。
  那对夫妇因为有一个孙子和威利保罗他们差不多大,对小孩子相当友善。
  这对老夫妇家庭条件不错,儿子还在当律师。所以家里经常有零食啊什么的,遇到节日里孩子们去敲门,他们给的糖果绝对又好又多。
  此刻看到他们夫妇有难,保罗希望自己能帮上点忙——出去则是为了不把祸水引到威利家,至少不能在威利家开枪。
  很多罪犯都是有团伙的,打了一个可能后面还有一大群。万一有漏网的跑回去,很大可能会回来报复,所以暴露住址绝对不是明智的事儿。
  “不许去!”威利妈很坚决地冲保罗低声吼道。“你还是个孩子,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儿。”
  “我只是去看看,也许根本没帮忙的机会。可是如果有机会我们又放过,你想弗里曼夫妇真的遇到危险吗?”保罗很认真的辩解。
  “那也不行,你还是个孩子。”威利妈相当坚决。
  “我的枪法好,放心吧梅格阿姨,没有机会我绝对不会冒险的,那是在害弗里曼夫妇,你要相信我。”保罗保证道,然后冲威利道。“威利,你把你的枪给我,你和梅格阿姨千万别出去,看好家就行。”
  保罗的枪法是最好的,所以他现在拿的是威利家里最好的枪。
  这是一款杠杆式步枪,能装六发子弹,因为装弹慢,子弹要一个一个塞进去,打一发还要手动退一下弹壳,所以也是猎枪,称得上是白头鹰联邦民间最流行的枪支。
  要威利手枪是给自己多个保障,而且自己手中的枪威力大,打出穿透后容易打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不是什么情况都适合用的。
  时间很紧张,威利妈还想再劝,但是保罗已经向后面跑动起来。
  直接从后边的小花园翻出去,保罗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不远处另一处房子——这也是一处空房子,里面的人搬走很久了。
  镇上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保罗熟悉的很。从花园进去,钻小窗户进房,然后上二楼,直接来到了房子靠路边的一个位置。
  这处房子还不错,刚好是传统的L型,多出来的那一个角落是车库上方的小阁楼,离路边更近。
  把六六六放一边,趴在窗口试了一下,除了灰尘太多,其他感觉还不错,距离弗里曼家不到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刚刚好,属于保罗开枪有把握的距离。
  刚趴好,就看到冈萨雷斯已经离开了房子,小心后退的朝着后边退,一边退还一般边用枪指着门口喊着什么。
  空旷的大街上原本还有几个人,此刻都很有经验地躲了起来,就是不知道多少人在从窗子里面朝那边张望。
  弗里曼家的门缓缓打开,先露出来的是弗里曼先生,只不过他不是自己出来的,被人用枪顶着出来的。在他身后一个戴墨镜还用毛巾蒙着脸的家伙,小心翼翼地用弗里曼先生的身体挡着自己。
  已经退到了巡捕车后边的冈萨雷斯还在不停喊着话,让对方马上放下枪投降。不过傻子都看得明白,巡捕这边一个人明显处于弱势,人家才不会听他的。
  接着门后出现的是弗里曼太太,同样身后躲着个人拿着手枪。
  还有第三个,虽然是单独一个人,却端着一把短冲锋枪。
  悍匪!绝对是悍匪!
  保罗心里直嘀咕。
  形势很不妙。
  首先这三个人出来的有点快,说明很有经验,一点不因为外边有巡捕而惊慌。如果是临时起意的绑匪,一般遇到巡捕,都得惊慌一阵子,反应没这么快。
  其次就是他们可能早了解过镇上的情况,有备而来,根本不相信冈萨雷斯喊的什么‘已经包围’。而且那把冲锋枪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通常都是有实力点的个人或者团伙才能搞到。
  联邦枪支泛滥,但是这种可以一下打一梭子子弹,一扫一大片的枪支,还是禁止的。
  这种情况基本要完,就一个巡捕,面对有两个人质的悍匪,基本上无能为力。
  事实也和保罗想的差不多,哪怕他此刻就在用枪口瞄着最后那个拿冲锋的,也丝毫不敢开枪——虽然他有足够的自信不会打偏,但是谁知道气急败坏的悍匪,会不会杀个人质来震慑报复。
  冈萨雷斯躲在自己的巡逻车后,手枪指着出来的几人,还在喊着试图拖延时间。
  而三个悍匪挟持着弗里曼夫妇,也接近了那辆黑色商务车,此刻几人的距离不过是两个车身的距离。
  但是那五个人几乎都是挨在一起的,两个人质还被挡在三人前面,刚好挡在冈萨雷斯和绑匪中间,让他根本没开枪的机会。
  车门打开,一号悍匪把弗里曼先生推进去,然后借着其他两个绑匪的掩护,准备去驾驶室的那边。等他让开车门,二号悍匪紧接着开始把弗里曼太太往车里面推。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呯呯两声清脆的枪响传来,极其短暂的间隔之后,还有第三第四声枪响……
  前两声枪响的时候,那个刚把弗里曼太太推车里的二号悍匪脑袋一歪,身体猛然颤抖一下,然后停下了上车的动作,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第三第四声枪响的时候,那个拿冲锋枪的三号悍匪身体一个趔趄,左手都离开了冲锋枪。
  但是他并没有倒下,而且反应很快,早在第一声枪响起他就有了动作,此刻哪怕一只手拿着冲锋枪,也依然转身抬起冲锋枪,对着巡逻车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一连串的仿佛大雨落在铁皮棚上的声音传了出来,冲锋枪喷洒而出的子弹噼里啪啦打在了巡逻车上,伴随着玻璃碎裂声。
  对面的冈萨雷斯躲在自己的巡逻车后边,头也不敢露,恨不得能缩成一个蚂蚁。
  从他在门口被对方先开枪就知道对方不好惹,现在才知道对方比他想的更不好惹。
  刚才冈萨雷斯抓住了机会,也错过了一点点的机会。
  在场的人谁也想到就一个小镇上的巡捕,他在面对有两个人质、还有冲锋枪在手的三个悍匪时,居然还敢开枪。
  包括三个悍匪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虽然始终在警惕着。但是在即将成功带走人质的时候,看着那个一开始就仿佛被吓破了胆子,只敢躲巡逻车后边,就一把小手枪的巡捕,他们终究是放松了点。
  所以冈萨雷斯一开枪就直接击毙了一个人。
  然而第三第四枪的时候,三号悍匪,也就是冲锋枪手的身体本能反应,让他在听到枪声后动了一下。所以冈萨雷斯的后面两枪只有一发命中,而且还是打在了胳膊上。
  再接着冈萨雷斯看到对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于是他马上藏身车后。
  中了枪还能快速反应的,很大可能是玩枪的专业人士——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不管是非法还是合法的,反正都不好惹。
  躲慢点就是活靶子。
  也幸亏躲得快,不然现在碎的就不一定只是车玻璃。
  躲在车后的冈萨雷斯有点庆幸,有点懊恼,也有点害怕。
  就他一个人,对面还有两个人。如果那两人决定替被打死的那个绑匪报仇,那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这么想着,他咬牙切齿地躲在车后,盘算着怎么才让自己拿到车内放着的散弹枪。
  就在这时……
  嘭!
  远远的一声枪响传来,大雨落铁皮棚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一边扫射一边试图上车的三号悍匪,随着一声枪响,应声而倒,前扑在地。
  这一枪可不是打在胳膊上,而是直接从背后靠右侧射入,命中心脏要害。所以他扑倒在地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剩下的一个悍匪已经有点懵也有点慌,估计连那两个死掉的悍匪在内,他们根本不相信,一次简单的绑架,居然会出现这种后果。
  就是绑架一对没什么反抗之力的老夫妇,还是在这么一个小破镇子上。
  更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人打冷枪。
  后边的这一颗子弹明显是远方射过来的,准确无比地打中了三号悍匪的心脏部位,一枪毙命。
  枪声在小镇的街道上还带了点回音,但是刚才还凶猛无比的端着微冲扫射的三号悍匪已经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