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九章 亚当斯家的传统

  嗨,装过头了!
  保罗心里后悔,他本来就是说说,还想着老亚当斯如果开口主动承担申请专利的事,他就把这件破事儿扔给老亚当斯去做呢!
  现在话都说出口,那就去找克里斯滕斯先生谈谈吧!
  心中想着,开始提前给自己催眠:老子是天才,虽然现在身体上没某方面的经验,但是天才不需要实践就能搞出来创造,没错,就是如此……
  于是两人又安静了下来,只不过这次的安静略微带了点诡异。诡异的原因是一个老头拿着一截带小兔子耳朵的木棍,还不停摩挲着,脸上的神情略有些古怪。
  终于,老亚当斯忍不住,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就再也憋不住,一下子笑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哈哈哈,老天,真没想到,你居然……居然能想到这么一个古怪的小东西……哈哈哈哈……”
  保罗小小的囧了那么一下下,等看到老头的模样,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的笑声吓得不远处一个刚露头的毒蜥蜴,瞬间又把脑袋缩在了沙石里面。
  笑了好一阵子,老亚当斯才一脸欣慰:“我本来以为你这样不懂情趣的孩子,以后不会讨好女孩子呢,现在我就不用担心了!哈哈哈!”
  果然是个老不正经。
  保罗心里吐槽。
  “那个房子就不考虑了。”老亚当斯忽然又说道。“我本来想买了留给你的,但是现在你有了专利,估计也看不上那么小的房子。关于这个专利,你没打算自己投资生产吗?”
  “没有!”保罗坚定坚决肯定地说道。“低调点卖个专利拿个分成就行,难道你想以后,别人说咱们是造棒棒的亚当斯家吗?”
  “不想。”老亚当斯对保罗如此维护亚当斯家的名誉相当满意,尽管他基本上已经把亚当斯家的家产败了个净光。
  “好了,我要去休息了,明天我按计划出行,看一下各处的生意。你有什么想做的尽管去做,有麻烦了联系我。对了,我下午给把你的树屋打扫了一下,你要有兴趣可以去体验一下。”
  “等下再说。”保罗点点头。“你先去休息,我再吹会儿风。”
  睡早了又睡不着,还是躺在外边吹着风舒服。就不信老头儿去睡觉能睡得着,一晚上听说了两个‘惊奇’的消息,别看他表面淡定,心里不知道多复杂呢!
  闲来无事,站起来懒洋洋地给菜地给浇点水,看着杂草比菜长势好的菜地,顺便反思了一下,自己为什么就这么俗呢?怎么就体会不到‘从今天起劈柴喂马’的心境。
  别处缺水的地方草都很少,经常浇水的菜地杂草就多。保罗懒得收拾,就俩人,还经常不在家,种多了菜也没人吃。
  浇完水看了看头上的小树屋,想了一下,还是继续在躺椅上舒服。
  树屋是伊恩在保罗小时候为他建的,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刚能看见怪物的时候,那会儿保罗相当喜欢待在上面,因为在里面特别有安全感——这棵树足够高,只要把梯子拉上去,能让人感觉相当的安全。
  这些年保罗也挺注意锻炼身体,还跟着电视学了些乱七八糟的王八拳之类的。特别是又花了不少钱熟悉武器之后,现在保罗感觉已经不需要靠一个树屋来给自己安全感。
  重新躺下来的保罗忍不住挠了挠胸口,这几天绝对不对劲,胸口那个纹身时不时有点发烫,总让他感觉要出什么事儿——这也是他坦白秘密给老亚当斯的原因之一,万一出个什么瞒不住的大事儿,总得让老头有个心理准备。
  保罗还是比较淡定的,别的事儿他都能想办法控制,比如阻止老头动用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但是这个奇怪纹身的事儿,他是一点招儿没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地。
  没多久保罗发现风停了,赶紧洗洗往屋里面跑——荒郊野外的没了风,那些蚊子什么的能把人吃掉。
  和大部分普通的牧场木屋没什么两样,一楼是客房客厅带厨房,二楼就都是卧室。居住环境从外面看相当简陋,不过里面的家具都没差的,各种家用电器一样也不缺。
  回到房间的保罗先检查了门后窗后挂着的预警的铃铛,再检查一下床头抽屉下面粘着的小甜瓜,枕头下的手枪,还有床下和窗子边桌子下的猎枪,甚至都还要打开看看子弹才放心。
  这些东西是保证人身安全的必需品,每天检查都是例行不可少的。只要听到外边有动静,只要不打招呼,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管拿着枪放两响是绝对不会错的。
  没办法,这个世界太疯狂,死过一次的保罗没变的无所畏惧,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只会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检查完所有东西上了床,又忍不住从床下拉出来一个小盒子,看了看里边的银行卡顿时就觉得更安心了许多,睡觉也能更香点。
  刚给老亚当斯说的存款,是差不多四十万联邦币,这个数额,想想都让人觉得身心愉快。
  和老亚当斯谈话时,保罗说自己有钱,老亚当斯的反应是意兴阑珊,那是有原因的。就像他说的,他还一直期待某天保罗去用存款腐败,做点像亚当斯家孩子能做的事儿来……
  一般孩子的账户动用的话,没有监护人陪伴只能取父母限额的金额,而且大多数监护人会要求银行在孩子取款时给电话通知,以防止孩子们忽然取款干什么坏事儿来。
  但是保罗的账户就不用,老亚当斯早在几年前就取消了保罗的限额。
  因为……老亚当斯认为亚当斯家的传统就是坑爹败家,唯独保罗是个例外,所以老亚当斯开玩笑的时候总会说,怀疑当初医院的鉴定结果是错误的。
  当初老亚当斯在赌场鬼混了不知道多久,在某一天忽然接到陌生的电话,声称自己不但有儿子并且已经有了孙子,他压根不信。
  最终他还是赶到了医院,毕竟在白头鹰联邦,大家都很开放。某人忽然发现自己有个不知情的孩子,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儿。
  然后等到血缘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老亚当斯拿着鉴定结果激动半天,之后就发现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事实——他那刚见面的儿子,刚出生的孙子的父亲,克里斯滕斯先生带着还未完全康复的小女友逃跑了!
  出生前的保罗因为个头太大,在出生时颇有点惊险。克里斯滕斯不得不带着小女友,转去了一家昂贵的私人医院。孩子出生没几天,他就发现了一个事实,别说抚养孩子,他连医药费都付不起。无奈之下,只好在给刚见面的老爸留下孙子的同时,顺带还留下一张数额不小的账单。
  当时老亚当斯的心情就颇有点复杂,最后竟然是后悔多余做什么血缘鉴定——他觉得就凭着克里斯滕斯这不要脸的坑爹精神,绝对是遗传自己的,是亲儿子无疑。
  现在他的孙子竟然只会挣钱而不去花钱败家,实在不太像亚当斯家的遗传基因。
  身为亚当斯家的接班人,怎么能不败家,不干点出格的事儿呢?
  简直就是违背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