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五十三章 那不是陨石坑

  接上娜塔莉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保罗有点遗憾:“娜塔莉,恐怕我们不能去屠宰场了!太晚了,我必须送你回去,不然你妈咪可不会高兴。”
  娜塔莉惆怅,不顾保罗还在开车,伸手挽住他的胳膊:“我不想回去,我就要去玩。妈咪知道我们有六六六,她才不会担心……”
  “那你爸爸呢?”保罗伸过来一只手拉着娜塔莉。
  “哦……”娜塔莉顿时有点垂头丧气。
  娜塔莉的父亲就是个普通人,虽然挣钱还不如黛比开店挣钱多,虽然在家里存在感有点弱,但是对她们母女俩一直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
  黑暗生物也不是没有感情,面对这样的尽职尽责老实可靠的父亲,娜塔莉也不忍让他伤心。
  “别担心,明天我再来接你。”保罗安慰着握了一下娜塔莉的手。“我保证。”
  听了保罗的保证,娜塔莉总算是开心了点。
  “其实还有好多地方能玩,以后我们能自己开车来,反正开学后有的是时间。”保罗说道。“咱们学校附近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
  “是呀!”格蕾丝这个不怎没说话的都表示赞同。“不过保罗,你确定你拿的那驾照,开车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保罗老神在在,看着路边的巡捕。“只要淡定点,你看,那个巡捕根本不会拦我们!”
  真的是这样,不管车多车少,巡捕都不会没事随便拉一个没违规的车来查的。没特殊情况的时候,巡捕就是个摆设。
  当然一旦出事,什么车都得查的时候,保罗就得小心点。
  到了水晶城都已经是晚饭的时间,四个人当然不会浪费最后这一点在一起的时间,在外边找了个餐厅吃了饭,又一起磨磨唧唧地玩到天彻底黑下去,两个女孩才回家。
  保罗开着车刚出城,就找了个隐蔽点的地方停下了车:“威利,你稍微等一下,我下车方便下。”
  “我也得下去!”威利说道。“我都忍了好久了!”
  和女生在一起,小男生总是会干出来点莫名其妙的事儿。
  比如差点被尿憋死。
  等威利下了车,保罗顺手捞起六六六,下车走远点,一边拉下裤链一边小声说道:“六六,你自己现在过去,等下自己回牧场,行吗?”
  六六六都期待一天,就等保罗这句话:“放心,我肯定会……可持续发展的……”
  保罗还有点不放心:“一定要小心,别被人发现。不然到时候监狱搬走,咱们就没固定地方找食物种子了……”
  “我知道!”六六六不耐烦,轻轻一窜就挣脱了保罗的手,然后撒腿消失在黑暗之中。
  保罗依然不放心,但是车那边的威利还在,他也不好追上去——何况追也追不上。
  ……
  重新上车,保罗还是有些担心。不过知道担心也没用,送了威利回家,自己就赶紧去了牧场。
  心里还在期待,也许六六六已经找到了食物种子,比自己还先跑回牧场呢!
  结果……惊喜这玩意儿,一旦有了期待,就很容易失望。
  心烦意乱地弹了半天钢琴,弹着弹着连上辈子的曲子都无意中弹了出来。
  顿时勾起了他许多回忆。
  学乐器其实是件挺好的事情,哪怕是不懂曲谱,只要你弹的足够熟练,就能随心所欲地把心中想的曲子给完美呈现出来。
  上辈子的保罗学过的乐器只有口琴和笛子这两样,学它们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他能买得起的最便宜的乐器。
  其中口琴还是自己偷偷存了好久的钱才买得起的。
  当然都是自学。
  哪像这辈子,用的钢琴都价值数万联邦币,如果换算成他上辈子的物价,简直贵的令人发指。
  而且除了学校有老师教,老亚当斯还专门给他找了据说是名师的私教。
  经历过上辈子存几个月零钱,才买起口琴的保罗,对这种机会相当珍惜。哪怕他一个俗人,有时候根本欣赏不了有些名曲里的内涵什么的,但并不妨碍他来练习。
  还是有些曲子可以欣赏的,比如上辈子的一些气势雄浑的曲子,他都记忆深刻。
  毕竟上辈子他作为宅男中的一员,谁还没经历过找一首喜欢的曲子当背景乐,播放一天都不换的经历。
  都不用刻意去记,整首曲子只要开个头,就能完整的哼出来。
  弹着弹着就沉浸了下去,一直到突然发觉,钢琴上多了一个小黑狗。
  “六六,你没惊动别人吧?”保罗立刻从音乐世界回到了现实。
  “没有!”六六六回答得斩钉截铁。
  “真没有?”保罗并不怎么相信,他总觉得这家伙有点异常,那一副仿佛那啥之后满足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点不正常。
  “真没有!”六六六回答着,然后打了个哈欠。“跑了好久,真累,保罗,我睡觉了!”
  “别睡……”保罗急忙阻止,结果就看到这家伙闭上了眼睛,再喊一点动静都不给,连揪毛都没用。
  这是违反了两人说好的,不能给人看见?
  保罗心里不安起来。
  但是现在他也没什么办法,要不明天再假装路过,去看看是不是那里加强戒严了?
  想了半天,终究没招,干脆洗洗去睡觉,结果躺床上一直到快天明才睡着。
  ……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电话铃响起,让保罗有点不爽。
  感觉自己刚睡着就被叫醒,睁开眼看了看床头的手表,已经过了平时起床的时间。
  可是保罗还是不爽,拿起来电话,还带着点迷糊地问道:“你好,这里是亚当斯家,请问你找谁?”
  “保罗!是我,娜塔莉。你还没起床吗?”电话那边传来了娜塔莉糯糯的甜美嗓音。
  “哦!”保罗强打起点精神。“昨晚上我练习乐器,睡的有点晚。你别担心,我马上就起床去接你……”
  “不,保罗!”娜塔莉打断了保罗的话。“我不是催你来接我的,我是想问问,关于六六六的事情。昨晚上,它没离开你,去干什么事儿吧?”
  “没……吧!”保罗心里开始泛起不好的预感。“出什么事儿了?”
  “我也不清楚。”娜塔莉说的很快。“你赶紧起床看一下新闻吧!就我们这里的地方台……”
  “好的好的!”保罗衣服都没顾上穿,扯了个浴袍就往楼下跑。
  一边裹着浴袍一边去打开电视,然后调到当地地方台,看到画面,保罗顿时点奇怪。
  画面上一个化妆很妖艳看起来很凶的记者,正站在一个,估计得有上千米直径的陨石坑旁,指着陨石坑说道:“……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起神秘事件的原因,让我们来采访一下昨晚神奇事件的当事人,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神奇事件?
  保罗好奇了起来,不就是陨石坑吗?
  话说地方台的那个记者他没少在电视上看到过,还是比较熟悉的。
  话说这个记者有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遇到激动害怕高兴等等的时候,就幅度很大地拍着自己胸口,张着嘴巴做出夸张的表情,看着像跨栏的时候没过去,只有一条腿过去一样……
  保罗对此表示理解,地方台的记者,也只有这样才能吸引人。
  通常他们也就是采访一下附近的新闻而已,不过这么近的地方出现一个大陨石坑,自己昨天都没感觉……
  保罗忽然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
  看着镜头转向了两个穿巡捕服的人。他们共同点就是,身上都脏兮兮的,好像刚爬过山一样,脸上的土都没擦掉。
  还有一个共同点,两个人人都是失魂落魄的,好像经历过什么恐怖事件。
  难道又是外星人事件?
  还没等保罗细想,就听到记者继续开口说道:“这几位就是大角羊监狱的看守,昨天晚上他们有的在值班,有的在休息……”
  我特喏法克!!!!!
  果然很不对,肯定很不对!
  保罗忽然开始突然明白这是什么地方——这记者站的那地方,特么哪里是什么陨石坑,分明就是联邦关押重犯的大角羊监狱的地址。
  电视里,其中一名看守正用有点颤抖的声音在说话:“我是大角羊监狱的看守,昨天晚上,我正在值班,忽然就睡了过去。等到我醒来,就发现不对。当时我……”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经历,然后缓慢地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大坑:“我就躺在那个大坑里面!”
  保罗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飞速下沉,瞬间沉入了无底深渊,连美女记者开始做习惯性动作,他都没了心思去看,
  确定了,那里就是大角羊监狱,昨天他们才去过的地方。
  只不过昨天那里还是守卫严密,看押了数百上千名犯人的特高安全重犯监狱,而现在没了监狱,只剩下一个大坑。
  所以他刚才,都没认出来那是什么地方。
  “当时和我一起躺着的,还有我们的一些同事。我们爬上来,用很久才确定……监狱不见了,只留下了这么个大坑。”那个看守还在说话,极力压抑着的声音也没挡住那一丝颤抖。
  “所有的一切都没了,里面的犯人,以及我们的一部分同事,他们都和监狱一起,消失了!”看守说着,明显有点崩溃,似乎忘了脸前的话筒,转向了一旁。“嗨,杰克,你还好吗?”
  他旁边另一个看守什么也没说,但是此刻听着听着,都有崩溃的迹象,被同事一问才反应过来:“抱歉,我们两个留下来,还以为我们可以坚持住,但是……现在我们要和那些同事们一样,去医院看心理医生……抱歉……”
  保罗已经顾不得听记者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此刻的他已经想明白了昨晚上,六六六回来之后的异常表现。
  只觉得又气又怕,一时间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