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十四章 归途

  “走回去走回去,路上会有……这样的好吃的吗?”一个狗头嚷嚷着,另一个狗头忽然变大,冲着旁边的沙土地啃了一口。
  保罗的眼角依稀看到那地方刚才似乎有点动静,应该是有什么小动物。
  “呸,不好吃!”狗头吃完缩回了脖子,脑袋恢复原状。
  不好吃你也连点渣都没吐出来,再说看那点动静,估计最多是只老鼠或者蜥蜴,拌上方圆一米的沙土,能好吃才怪。
  本来他刚才想到了点什么,一瞬间那些念头还没变清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不好吃,主要是大部分好吃的都要做熟了吃。”保罗非常的有耐心。“而且大部分做起来挺复杂的。有煎炸烹炒,蒸煮炖烤……”
  这会儿他已经想开了,看看这只可怜的小狗——饿的凄惨的连土都吃;远道而来——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确实够远;对他热情好客点,显示一下咱们这个世界的热情有何不可——反正又惹不起打不过。
  脚下的沙石很是硌脚,不过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保罗讲解了一番人类的食物,特别讲述了食物的各种制作。从采摘到精心加工后送上餐桌,有两辈子的经验见识,保罗说的相当全面——中心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要乱吃乱啃。
  “对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趁着小黑狗听得认真,保罗总算问出来了他一开始就最想问,却一直没问出来的问题。
  “你不是见过那个我吗?我是地狱的看门三头犬。”小黑狗摇晃着尾巴说道。
  “没个名字吗?”
  “地狱三头犬呀!”
  “呃……地狱犬不是应该看守地狱大门的吗?为什么能跑出来?”聊天就是这样,聊得多了,一些问题也就敢大着胆子开口问。
  “本来我是应该在地狱看大门的,不过现在不用了啊!”小黑狗摇晃着尾巴得意的很,眼神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刚经过的一个像个足球似的仙人掌——刚才试过了,这个味道很一般。“因为我把地狱里能吃的都吃光了,现在剩下的要么躲在我没找过的角落,要么是我追不上的。”
  能吃的,不会说的是传说中的恶魔吗?
  想一下,依稀记得,这只狗那会儿给自己补身体用的角,好像说是恶魔君主的角?
  那就是地狱犬把地狱里的恶魔吃了个差不多?
  保罗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太灵光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什么时候一个看门狗,居然敢把看守的东西都吃了?
  再说你是看门的呀?这就是监守自盗,是红果果的监守自盗呀!
  “那个……”保罗斟酌了一下语气用词,小心地问道。“你不是看守的吗?为什么……你能进去地狱,还把恶魔们给吃光了?你这个,是不是有点……玩忽职守啊?”
  “哦……这个,我不知道!”小黑狗答应的很干脆。“那个我这些年都忙着吃,现在好吃的越来越少,每天要忙碌着找好吃的,很多事情都记不大清楚了。所以也没告诉这个我,我当然不知道了。”
  这个我,那个我?
  “你有几个呀?”保罗总算注意到了这一点,问出了关键的话。
  “就一个呀!”小黑狗心不在焉地说道,此刻天上有鹰在盘旋,所以它的目光就变得深邃悠远起来。
  估计此刻脑子中正在计算脖子能不能伸到天上去。
  “那你为什么说那个我,这个我的?”
  “因为只有一个我,不过那个我太大个了,世界之门太小,进不来。所以只能让这个我出来,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小小的很灵活。很小的门都能过来……”
  “就是分身吗?”
  “分身?分开的身体?也行吧!”
  “那你有多少个分身?”
  “不知道呀,那个我忙着找吃的,也没数过。反正有时候吃得多了有力气就能分出来,分出去的吃多了有力气还能分。像这样的小小的我,有力气可以分的更多……”
  “那……”保罗哑然。
  也就是说,刚才那种比山还大的大怪兽,还分出去了不知道多少个?
  “还要走多久能有好吃的?”
  “没多久,快了快了!”保罗急忙安慰它。“对了,你是不是要一直保持有三个脑袋的模样,能不能变成只有一个脑袋的模样呀?你知道,我们这没有狗有三个脑袋……”
  “我是地狱犬,不是狗。”小黑狗不满地摇晃了一下脑袋,让保罗心跳加速了两秒。“为什么要变成一个脑袋,三个脑袋吃东西更快啊?”
  “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三个脑袋的……犬,你如果这样我就不好带你一起去找更多的好吃的了!”
  “我知道了!”比保罗想象的要容易得多,仅仅是说了一句,小黑狗就从谏如流。“你看,我收回了两个脑袋,这样可以了吗?”
  保罗看着三头犬左右两边的脑袋慢慢变小,一点都不觉得惊奇。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那两个缩了回去,它的身躯也变得稍微的……丰满了起来。
  “可以可以,这样看着特别威武雄壮。”保罗看着此刻少了两个脑袋,看起来像是胖嘟嘟的高加索,或是藏獒的半大狗崽,一脸赞叹地说道。
  明明是凶残的家伙,弄这么呆萌的形象干嘛?
  等会万一遇到人,一定要及时提醒他们这可是凶残的家伙,不要被它外表迷惑。
  “你什么时候回去呀?”保罗忍着心里的吐槽,问出来一个最想问最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回去呀?我等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出来个小小的我,不把好吃的吃完我才不走呢!那个是不是味道会不一样?”小黑狗说着,仅剩的一个脑袋朝着一个大大的仙人柱说道。
  “不好吃。”保罗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装作很淡定的说道。“那个和你吃过的仙人掌,以及闲人球都一样的味道。你刚不是都知道了吗?你想啊,要是好吃的话,它们早就被吃了,怎么会长这么大。”
  刚才吃仙人掌和仙人球之类的可以,但是这种巨人柱仙人掌,在联邦和雅桑洲的律法上,可是受保护的——万一这厮吃一口觉得味道不错,整个沙漠就完了。
  整个星球可就这周围的沙漠有这种仙人掌柱子。
  “怪不得我刚才吃了那么多都没好吃的,原来都是不好吃的……”变成了小肥狗的地狱犬,或者说是地狱犬的小分身的家伙嘀咕着。
  回头望,没走多远的身后,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土坑,保罗尽力做到让自己表现得很淡定。
  朝西看,夕阳西下,天空一片绯红。远方的大地模糊成了黑色的地平线,高矮不一的仙人掌和沙漠植物平静安详。
  再看旁边四处张望的小肥狗,他又忽然感觉不到什么平静安详,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没了着落。
  绝对不是没穿衣服的缘故。
  对了,我还没穿衣服。
  保罗终于想起来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自己那会儿是想弄点东西裹身。就算没了衣服,总还有别的办法,至少可以让破车发挥一下余热,把座椅拆了弄个小皮裙也好呀!
  至于现在,看了看周围的植物。
  都是很特色的沙漠植物,哪怕不是仙人掌的植物,叶子也都是刺状的。远处倒是能看见几棵歪歪扭扭的小树,上面的叶子也不多。
  总不能弄个仙人掌挂要害前面,或者弄着仙人掌小短裙缠腰上,那个刺激……估计自己受不了。
  想想走过的路,看看前方的路,再看看身边着急想找好吃的小肥狗,保罗打消了回去拆座椅的念头。
  就这么着吧,不就是浑身血迹斑斑灰尘满身还没衣服穿嘛,有什么大不了!
  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人。
  “前面很快到了牧场,我存了很多好吃的。对了,我再给你讲讲我们怎么做食物吧!给你说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国度,那里的美食被分为很多种……”
  尽管已经这么凄惨,可还得挖空心思‘教育’身旁的小肥狗,让它不要随便把脖子伸出去十来米,或者突然脖子上冒出来个狗头去啃地。
  夕阳下保罗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显得孤孤单单,凄凄凉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