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十一章 纹身变故

  出状况的时候,保罗正拎着猎枪练枪法。
  刚吃过午饭,天上地下都像着火了似的热,躲都没处躲。
  他就开车到了牧场西南边的小山旁,在小溪里泡一阵子,再上岸练会儿枪法。
  倒不是多爱枪,而是在这里放几声枪,免得小溪对面山里的动物来和自己偶遇。
  这里地广人稀,野生动物资源相当丰富。除了常见的野兔狐狸松鼠大角羊,以及蜥蜴蛇等爬虫之外,比较危险点的还有胡狼和猞猁等。
  据说山里面还有美洲狮,但是保罗没见过,也不想遇见。
  除此之外,还要小心的是偷猎的打猎的。
  噼噼啪啪打了几枪,正打开弹仓塞子弹的时候,保罗忽然觉得胸口纹身的位置,再次滚烫了起来。
  他忍着不适,准备到车上歇会儿。
  结果这次和前几次不一样,就在他低头看的时候,他看到胸口的位置忽然出现了一个红点。
  接着红点就开始变大,逐渐变成了一个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火环,在他的不知所措中,越来越大,直到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红光中。
  但是火环并没有停止,依旧在扩张,直到一个黑红两色的死寂世界,出现在了他面前。
  此刻他甚至都忽略了鼻孔里的烧糊的味道,因为一股更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让他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猛然发生这样的变故,保罗并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淡定。
  一瞬间他的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脑子都有了片刻空白。
  艰难地回头望,还是熟悉的景象,不远处稀稀疏疏的树林中还停着自己的车。
  转过头来,前面是一片死寂的暗红色世界,天空是暗红色的,脚下不远处就是仿佛岩浆一样的土地。之所以说是仿佛是岩浆,是因为他并未被烧成灰。
  再远处,是一前两后,三座黑乎乎的模样奇特的大山。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感觉到了自己砰砰砰剧烈跳动的心脏,接着随着血液流动,他才开始一点点的找回自己的身体。
  趁着现在勉强感觉到双腿,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退回去,然后开车赶紧跑。
  就在这时,他正前方的那座大山上,忽然多了两团火,就仿佛是睁开了两只巨大无比的,燃烧着的眼睛。
  接下来是左边那座山,然后是右边那边山。
  真的是睁开眼,有了六只熊熊燃烧的火焰之眼,保罗总算看清楚了前面那三座山是什么。
  分明是三个巨大无比的,似狼像狗的怪兽脑袋。
  刹那间刚跳动起来的心脏,好像瞬间又停了下来。
  此刻他全身的力气都仿佛都被抽走,整个身体仿佛都变得没有了重量,甚至都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这种感觉,比他还是婴儿的时候,被老亚当斯放在牧场的树下,发现一只毒蜥试图爬上婴儿床的感觉强烈得多。
  面对一只毒蜥他只会害怕,而现在则是恐惧。
  他想转身退回去,到自己停车的那边去,可是找不到脚在哪儿。
  三个脑袋睁开眼似乎迷糊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晃了一下。
  就那么一下,保罗终于再也无法保持站立的姿势,软绵绵地坐到了地上。
  似乎连大脑都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保罗像木偶一样,看着正对面那巨大无比的火焰之眼。
  正对面的那对大眼好像眨了那么一下,然后盯着保罗,似乎是在思考。
  过了一会儿,好像是刚睡醒总算清醒了一样,三个脑袋胡乱晃了晃,开始朝着上方升起。最终整个天地,都仿佛被那三个脑袋给占据了。
  然后它们猛然摇头抖了几下,天地震动。原本因为它们离开,变得凸凹不平的暗红色地面,就在它们的抖动中,瞬间少了许多起伏。
  而保罗坐在那里,只是身体晃动了一下,依然保持着那份木然的表情,除了扬起脑袋,继续盯着他原本盯着的大脑袋。
  事实上,他根本就是懵了。
  好在他也没懵多久,因为紧接着,中间的那个大脑袋低了下来,然后张开了嘴。
  那个脑袋太大了,所以这个嘴巴,也实在太大了点,里面的森森利齿随便拿出来一颗,也要比保罗大上千倍万倍。
  然而此刻的保罗压根不知道害怕,他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瞪着眼睛望着。
  似乎是有一粒尘埃从那个大嘴巴里,顺着舌头滚落了下去。
  落地之后,那一粒小小的尘埃,化作了一个摇头摆尾的,有着三个脑袋的小狗。
  刚出现的小狗迷糊了一阵子,六只眼睛到处张望了一番,还嗷嗷地叫了几嗓子。
  最后它那六道目光就齐齐看向了保罗的方向,不知道是看到了保罗,还是看到了他身后的世界。然后撒开四条小短腿,朝着保罗就奔了过来。
  尽管很小,但是那速度实在是快,仿佛是一道黑色的闪电,瞬间就来到了保罗的胸前。
  接着伴随着咔嚓咔嚓咔嚓声,它脑袋顶着保罗的身体,飞了起来。
  ……
  实际上保罗的记忆相当模糊,他只是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当保罗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只看到了眼前的草丛,有个草叶离自己的眼睛太近,让那只眼只看了一片模糊的绿色。另一只眼好点,还能看到远处的熟悉的稀疏的小树林,看到自己的车在不远处停着。
  但是很快他就不再关注这些,因为刹那间浑身上下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黑,差点再次晕过去。
  闭上眼,过了好久,他才重新睁开眼。等眼前的景物再次清晰了起来,他想要动弹一下,可是想动一下手指都不可能。
  然后他退而求其次,因为贴着草地的脸也疼的厉害,他想扭动一下脑袋让后脑勺挨着地,但是也做不到。
  全身上下都不受他控制。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脑似乎变得僵硬了,好一阵子他才勉强想起来,自己是在小溪边玩来着。然后好似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模模糊糊的,只记得自己胸口的纹身好像变成了一个火环,好像自己在火环里看到了三个大怪兽。
  其他的,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底怎么了这是?
  头顶的位置似乎有沙沙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地上被拖动。
  脑子还有点不清楚,他身上又疼的厉害,也不知道害怕,只是很想看看声音传来的方向。
  于是他使劲向上翻着白眼,希望能看到点什么。什么也没看到,他又想动一下脑袋,只是试图做这个简单的动作,脑袋还没挪动,倒是差点把他给疼晕过去。
  迷糊之中,他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语言。
  没听懂。
  那个声音又说了一阵,还是听不懂。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调整了一下,那个声音开始说起了保罗勉强能听懂的语言:“你醒了吗?你的身体太弱了,我不小心给你撞坏了。好在还没死,不用重新给你造一个身体,只用修补一下就行。”
  “你是谁?”保罗想问一句,但是发现自己连张口说话做不到。
  感情自己除了眼珠子能转,什么都干不了。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饿了!不过我可没吃的,我出来就是为了来找吃的,如果我有吃的我就不出来了!你饿了我也没办法,我这会儿不能去给你找吃的,你的身体需要修补一下,不然你也没法带我去找吃的……”
  随着声音,一个小狗头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接着又一个大得吓人的狗头,又一个不大不小的狗头……
  最先出现的那个狗头正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话,另外两个狗头后面的脖子都变得很长,则合力咬着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逐渐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能动的保罗很淡定,经过“做梦”到现在为止,他现在看着面前的一幕,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还和做梦差不多,反正就是不知道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