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八十九章 看我有三个脑袋耶
等到维克多说完,坐在车顶上的保罗鄙视地看他一眼,然后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朝着远方韦德的战场看了一眼,转头对维克多说道:“我已经明白你们的做法了,怪不得西海岸这边和你们有分歧。你们不就是坐山观虎斗,想看看我这边有什么底牌吗?”
  
  “那你们就继续回家慢慢看吧,也许没你们想的那么精彩,也许比你们想的更精彩,谁知道呢?你们的条件我答应了,如果我再拍电影的话,我会考虑在他们变身后,给他们化化妆,至少让他们显得和正常变身不一样,你觉得怎么样?”
  
  维克多想了想:“好吧,希望你能找个好点的化妆师。不过我真的建议你不要继续这么做,因为全世界的黑暗理事会并非只有我们。”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得失,为了省那么点特效费用,去面对源源不断的,如我这样,如雷蒙德那样的,也许还有不这么光明正大来的……人,你觉得是否划算?”
  
  保罗刚想说话,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惨叫,扭头一看,顿时大喝一声:“卡斯特……”
  
  喊完就跳下车,朝着远处跑去。
  
  在那里,雷蒙德正把韦德按在地上,双手插入了韦德的胸膛。
  
  实际上不等他跳下车,卡斯特已经冲了上去,卡住了雷蒙德的脖子——刚才法兰奇打败了对手,用蝎尾逼住对方之后,卡斯特没等保罗再吩咐,就已经跑到了韦德两人的战场边守着。
  
  只是就如同保罗想的,那两人速度快,卡斯特也帮不上忙。
  
  刚才雷蒙德虽然把韦德按倒,但是韦德也抓住了他的双臂,至少暂时禁锢了他的动作。卡斯特这时候当然可以去帮忙了!
  
  等保罗跑过去,就发现事情并非自己想的那样——而是比自己想的还惨烈点。
  
  雷蒙德的双手在韦德的胸膛,可是韦德的嘴里,伸出了一个奇怪的肉管,扎进了雷蒙德胳膊的血管里,正汩汩汩地吸着血。
  
  如果不是卡斯特帮忙,两人这同归于尽的场面,谁先死还真不好说。
  
  但是现在嘛!
  
  保罗冲雷蒙德喊道:“你打算死在这里吗?现在你松开手,我让他们也停下。然后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我们重新谈谈……”
  
  然后回头,冲着法兰奇等人喊道:“法兰奇,唐利……你们可以放开他们了!”
  
  已经没有胜算的雷蒙德终究是松手了,毕竟有卡斯特在,他已经没了抓碎韦德心脏的机会。继续下去,他要么失血过多没了力气被卡斯特扭断脖子,要么直接被韦德吸干浑身的血液。
  
  ……
  
  飞扬的尘埃还未落定,但是战场总算安静了下来。
  
  只不过大部分的人状态都不怎么好,哪怕是胜利的一方,身上也多少带点伤,更别说还有韦德这个胸前多几个窟窿的家伙。
  
  保罗看朱利安的状态好点,拿出自己的手机扔给他:“朱利安,找连恩·布莱克的电话,打给他,让他马上联络比较熟悉的客户,送两头牛过来。”
  
  随后又看向了维克多:“维克多先生,既然我们已经开诚布公的谈过,我就不留你们吃午餐了!毕竟你们回去的路,还挺远的。”
  
  维克多看了看现场的情况,再次露出憨厚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亚当斯先生了,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情况会更加友好点。”
  
  “一定会的。”保罗自信满满。“再见!”
  
  “再见!”维克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带着人上车,走人。
  
  ……
  
  “好了,雷蒙德先生,还有班尼特兄弟们。”保罗招呼道。“现在只剩下我们,大伙儿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吧?”
  
  “就算你这次赢了,也不代表你永远会赢。”雷蒙德冷着脸,不接受保罗的好意。“西海岸的黑暗理事会并非只有我们几个人。相信下一次,来的就不会是只有我们几个人了。”
  
  “不能谈吗?”保罗问道。“一点可能都没有?只能这样,要么我应付源源不断来的人,要么就跟你们去接受审判?我能问一下,审判的结果会是什么?”
  
  “最好的结果就是被监禁起来,更大的可能是被处死,让其他黑暗生物看一看,违反规则会是什么下场。”
  
  麻蛋!
  
  保罗心里暗骂一声,不死心地再次问道:“我这次放你们回去,难道还不能表达我的善意吗?以后我会在电影里给变身的黑暗生物化妆,让他们不再是原本的模样,至少看起来更像是特效,而非是自然变身。这样还不够吗?”
  
  “不!”雷蒙德摇摇头。“就算你们现在杀了我们也没用,西海岸的理事会为了维护规则,从来不害怕牺牲。”
  
  保罗仍旧抱最后一线希望:“你再想想,真的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吗?比如给你们点补偿什么的?如果你不跟我谈的话,那我就只能让别人来和你们谈,相信我,你不会希望看到的。”
  
  最后再次强调:“真的,后果不会是你们想看到的。”
  
  “谁来都一样的!”雷蒙德继续摇头。“黑暗生物的规则不容破坏,我们西海岸理事会,一向如此。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哪怕你有什么底牌,我们……”
  
  “我去年买了个表的……”保罗气得直跳脚,连上辈子的通用语都用了出来。
  
  “老子和你说半天,都是为了你们好。好歹你们是什么破理事会的,不管是激进还是温和,总特么有点贡献。老子给你们面子,好话说半天,你特么怎么就不听呢?”
  
  雷蒙德面无表情,捂着伤口,看着保罗发飙。
  
  “算了算了!”保罗骂着也没劲儿。“良言难劝该死鬼,你不和我谈,那你和六六六谈吧!六六,该你出马了,一会儿买来的两头牛给你当点心。”
  
  ……
  
  “还是得我出马吧!哇哈哈哈哈……”六六六立刻精神了起来,也不知道跟着什么破动画片学的奸笑,和鬼叫似的。“你们几个,想不想见见我最可爱的样子……”
  
  就在八只眼睛惊奇震惊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六六六兴奋无比,三个小脑袋轮番开口。
  
  “你们看,我有三个脑袋耶!”
  
  “这有一个……”
  
  “这还有一个……”
  
  “一共三个耶!还会变大和变小,厉害吧……”
  
  最后冲着完全处于沙比状态的鹰人和狮人们总结:“你们看,是不是特别可爱……”
  
  “忘了给你们自我介绍,我就是看着可爱,实际上凶狠残暴,威猛无比的,从地狱来的,地狱犬……”
  
  保罗无语的很,这死狗是从哪儿学来的阴阳怪气的语气?太丢人了!
  
  赶紧按住它:“好了好了,他们已经知道你是谁,不用继续表演了!你都是从哪儿学的这些?很丢人的知道不知道?”
  
  “保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六六六被打断表演,气愤地三个脑袋一起大叫,和三重奏似的。
  
  “你这就是过河拆桥,刚才需要我的时候还答应给我两头牛,现在不用了就不让我说话……”
  
  我特么……
  
  保罗真想抓住个人过来,破口大骂一通解解气,这死狗越来越事儿精了!
  
  很无奈地摸着它的脑袋:“一会儿吃完牛,下午带你城里,去那个大屠宰场,让你吃大餐行了吧?”
  
  “就会用这一招了吗?”六六六歪着脑袋,有点不屑。
  
  “啪!”
  
  保罗忍无可忍,给了它一巴掌:“就这一招,爱要不要!进城里到处转一圈,说不定还能给你碰上个食物种子什么的。你别以为前几次进城,你偷偷摸摸往你老家送鬼魂我没发现。”
  
  “我警告你,再找茬我住牧场不出来了,让你天天抓只蜥蜴就是大餐,碰上条蛇就是过年……”
  
  “凶什么凶?”理亏的六六六顿时气焰全消。“快点催催牛吧,不然等下你这个会吸血的手下就挂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保罗见好就收,幸好早发现了这家伙偷偷摸摸送食物种子进地狱的事儿,不然当着‘新手下’的面,还没法收场了!
  
  没错,现在他已经认为,刚才还和韦德他们打得你死我活的鹰人狮人,是自己的新手下了!
  
  转过头来,看着仍旧目瞪口呆的雷蒙德,和依然呆若木鸡的班尼特兄弟们,淡淡地说道:“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我说过的,和我谈的话,什么都有的谈,一旦和它谈,那就没得谈了!”
  
  “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地狱犬在人间的分身。现在它老人家在地狱需要大量的食物种子……嗯,食物种子的问题等下你们找瑞安他们打听。总之,现在你们和它见过面,就只剩下两条路,要么留下来给我当手下,要么去地狱给它当食物。你们自己选吧!”
  
  懵比四人组转头看了看六六六,再看看周围其他人戏谑的幸灾乐祸的眼神,一时哑然。
  
  保罗不管他们,看了看周围:“朱利安,辛苦你再去仓库跑一趟,拿点牛肉炖了当午餐。午饭时间都过了……唐利,我看你没什么事儿,去大门口等着,牛到了的话接一下,让韦德赶快疗伤……去把你的脸洗洗,顺便漱漱口,再让我看见你舔嘴唇我送你去六六的老家……”
  
  这厮可真太恶心人了!
  
  说完之后一声长叹,转身就走,背影说不出的萧索……
  
  心里满是悲伤:为什么就不能随时随地的,给我来一段BGM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