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三十五章 赏金驾照到手

  重新回到卧室,收拾了几件旧衣服,还有一些自己必须的生活用品。这些准备带到屠宰场去,以后自己在那边住。
  其实这些都可以买新的,不过保罗是个很节约的人,会过日子的很——其实都是他上辈子留下的后遗症,上辈子他也曾经有过挣多少花多少的潇洒日子。可惜自从贷款买了房,月月还贷,日子就开始过的紧巴巴的,什么都不舍得买。
  现在保罗的旧衣服还有老亚当斯的衣服改的,让老亚当斯极其不理解,甚至时不时的就会怀疑人生,非常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带出来这么一个‘节约’的孙子。
  保罗对老亚当斯的浪费也表示纳闷,虽然现在老亚当斯的衣服不再是定制的,但是他买的也没便宜货。这么好的衣服,为什么刚穿几天就因为懒得洗要扔掉?
  而且不止是衣服,除了那些有纪念价值的物品,或者是保罗的东西,其他的东西老亚当斯经常一犯懒就要换。
  然后保罗就会把那些能用的捡回来,衣服就是其中之一,拿镇上让威利妈给自己改一下就能穿。反正他正长身体,一件衣服也穿不了多久。
  在这一点上,保罗觉得也许等自己月入千万的那一天,他才可能会和老亚当斯有共同语言……仅仅是可能。
  ……
  转眼几天过去。
  晶石城的屠宰场内,保罗把自己刚到手的赏金放一边,然后拿着自己新鲜出炉的驾照,翻来覆去看了一通。
  最后在巡捕冈萨雷斯的抱怨声中,还拿了他的驾照来对比一番。
  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自己的好,上面的照片特喜庆,自己咧着嘴笑的很开心。驾照年龄是十七岁,比雅桑洲规定的十六岁还大一岁。
  拿到驾照,比多了一万赏金,还让保罗觉得开心。
  联邦早该给自己发驾照的,如果按驾龄的话,算上上辈子,自己至少有十五年的驾龄。可惜说出去不太可信,毕竟现在的保罗还不到十三岁,连娘胎里那十个月都算上也不够十五年。
  所以只能取巧自己办驾照——现在面前的冈萨雷斯就是来送办好的驾照的,为了挣点钱真不容易,这家伙都跑出了马蹄镇的巡逻范围。
  当然也顺带送赏金给保罗,威利妈的那份已经冈萨雷斯已经给了,估计她现在正高兴呢!
  “小亚当斯先生,你还要看多久?”冈萨雷斯在旁边等的有点不耐烦。“你不相信我吗?我说过的,除非是去查档案,否则绝对没人会觉得你的驾照是私自办的。”
  “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我是开心,多谢你了冈萨雷斯。”保罗嘿嘿笑着,把他的驾照还回去。“今天午饭请你吃牛排,最好的牛排。”
  冈萨雷斯听到有牛排吃,立刻变得相当开心:“果然你当了老板,开始变得大方了起来!”
  保罗看着他把驾照塞回去,忍不住看了看他胸前:“你胸前塞的什么?想假扮女人让人同情你工作辛苦吗?”
  不怪保罗说他,这家伙外边的制服看着鼓鼓的,有点奇怪。这可是夏天,他的制服扣子扣得好可以理解为工作要求,但是里面鼓鼓的……
  “嘿嘿!”冈萨雷斯一笑,解开扣子给保罗看了一眼。“我已经闻到了暴风雨的气息,那是平静即将被打破的前兆;往日的安逸将远离我们,安宁的小镇即将迎来腥风血雨,我们必须做好迎接风暴的准备……所以我给自己多带了一份保障。”
  “呃……你应该去做诗人的,冈萨雷斯先生!”保罗感慨了一句。然后看着他衣服里面贴身束缚着的MP5K冲锋枪,还有三个弹夹,很是无语。
  看来上次躲在车后,被人在十米左右的距离用冲锋枪扫射,对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我觉得,你现在很需要去看心理医生。有必要这样吗?这里是联邦内,不是战场!”
  “当然有!”冈萨雷斯毫不在意保罗的表情。“你没发觉镇上的那些外来人,看起来可不像是来干什么好事儿的。镇子上要乱了,那些人就是不安定因素。”
  “上次死了三个人够有威慑力的!”保罗不以为意地说道。“你安心看好你的树就行,再等十年二十年,你就能躲进去查超速了!”
  “是真的!”被调侃习惯了的冈萨雷斯无视了保罗的话。“那些人在废工厂里没干什么好事儿,可惜我没有证据。”
  没证据就只能看着,因为没证据就要不来搜查证,没有搜查证就不能随便进人家的地方。关键镇上就他一个年轻力壮能打的巡捕,人家一大帮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除非他已经做好被打成筛子的准备。
  保罗这两天又路过了几次那个废工厂,里面偶尔能看到人影,神神秘秘的。
  可惜他也就是看看,一样没什么主意:“咱们安心等着就是,说不定以后上头会有人顺着线索查到这里来。到时候你只管带路,别的你也管不了。”
  “那倒是。”冈萨雷斯有点垂头丧气。“就算出了什么事儿,反正我都到了这个地方,好歹也是刚立功的,也不可能再有更破的地方让我去。”
  “说不定下一步让你去西南边那个地区,管有原住民的地方。”保罗幸灾乐祸。原住民就是牧场东边小山另一边的部落,不归晶石城这边管的。
  冈萨雷斯想了想,然后脸一黑:“走了走了,去吃牛排!希望美食能让你快点走出心理阴影。”
  部落那里更不好管,人家是自治的。像冈萨雷斯这样的巡捕,在部落领地内没有执法权,就算是有下辖的公民在里面出了事儿,他也最多打个报告。
  而且部落里传统规矩多,万一触犯了什么规矩,被原住民被打了黑枪,那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说起来那边部落离马蹄镇不算远,幸好不归这边的县管,万一出了事,冈萨雷斯只需要联系那边的治安所,不用直接和部落打交道。
  所以比较起来冈萨雷斯还算幸运的,至少在马蹄镇比那边安全点——如果忽略他前几天刚被冲锋枪扫射的事儿。
  ……
  吃饭的时候保罗一边和冈萨雷斯闲聊,一边想着这几天的事儿。
  这几天时间,保罗一直在办公室熟悉场里的业务,连厂房都没进——就是杀牛,也没什么好看的。
  顺带查了一下以前的账,保罗才知道,屠宰场里的垃圾处理费可真不算少。
  想想自己可以省下这笔钱,保罗还是挺开心的。虽说买屠宰场是为了方便六六六,可能挣钱保罗肯定高兴。
  甚至他在给老亚当斯打电话的时候,还有点想劝老亚当斯,让他停掉那不怎么合法的生意。但是最终还是没说,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没用。
  说不定他一劝还会起反效果,毕竟……但凡老亚当斯这辈子肯听人劝说的话,他也不至于把家业败成这样。
  当了老板没几天,保罗就没了什么新鲜感。
  屠宰场虽然换了个老板,工人们少上了两小时班,其他也没什么变化。
  连沙漠毒菊这个有毒的名字保罗最终也没改,反正这里的小企业,都喜欢用当地的动植物来命名。什么沙漠兔长耳鹿地龟鼠,仙人掌巨人柱蓝花假紫荆石炭酸灌木之类的名字,随处可见。
  沙漠毒菊还是挺不错的花的,在附近的高山戈壁都能见到。有时候在嶙峋的怪石之中看到一簇金黄色的花朵,一瞬间真的能惊艳到不少人。
  关键这个名字屠宰场用了几十年,大家也都叫习惯了。换掉的话除了告诉别人换了老板,也没太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