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养狗是为了拯救世界 > 第二十五章 又一发冷枪

  此刻,趴在窗子后边的保罗有些懵。
  他脑子里迷糊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然后迅速退出了枪里的弹壳,重新去瞄准最后一个悍匪。然后他心里就开始骂了起来,都怪自己不够冷静……
  刚才他只是一直瞄着,根本没打算开枪。但是当枪声响起,特别是二号悍匪的冲锋枪响起,冈萨雷斯躲的不敢露头之时,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扣下了扳机。
  实在是那个家伙太嚣张,站的位置也太好了!
  他就站在路边的台阶上,毫无遮挡,单手举着冲锋,对着一辆巡逻车扫射。
  几乎是一瞬间,整辆车的玻璃都成了碎片。
  不仅如此,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同伴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打死,他一边扫射还一边怒吼着……
  那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模样……
  关键他还一直在保罗的枪口下。
  于是保罗就扣下了扳机。
  就如同他无数次练枪一样,子弹毫不意外地击中了自己想要击中的部位。
  除了这次没戴枪声屏蔽器,枪声显得太大,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
  最后还活着的一号绑匪就是刚才劫持着弗里曼先生出来,把弗里曼先生塞车里,准备绕过车头去开车的那个。
  当枪响的时候,他才走到车前面,听到枪响下意识地就蹲了下去,让商务车完全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由此可见,并不是谁都像冲锋枪手一样,听到枪响之后就能立刻反击的。
  等一号悍匪发现冲锋枪手是被他身后的方向射来的子弹击杀,迅速朝后边退了两步,并且蹲的更低,让路边停放的弗里曼家的皮卡车挡住了自己。
  这就是保罗懊恼的原因,如果他是经验丰富的巡捕,有过这方面的实战。那么他开完第一枪之后,当时这个一号悍匪,还是完全暴露在自己枪口下的。
  可惜机会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来。此刻他只能瞄着那个车斗的角,等待对方大意之下露出来身体,他就有机会。
  心里还在感慨,弗里曼老先生也太懒了,明明家里有车库,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车放路边呢!
  而现在那个绑匪前面的商务车里还有两名人质,对面的冈萨雷斯想要打中剩下的悍匪除非绕过去。
  可弗里曼家前面的人行道上只有两棵小树,另一边是空旷的马路,两人中间只有两辆车,冈萨雷斯只要有所行动,首先就会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
  由此可见,保罗的猜测很准,冈萨雷斯预感的也不错,这些绑匪绝对都不是菜鸟,至少都有实战经验。要不然也不会突发变故之后,就能迅速找到对自己有利的位置。
  “放下武器……”冈萨雷斯还在试图用声音干扰对方,现在自己有了不知名的帮手。他胆子大了许多,万一对方大意露出身体,那……
  砰!
  绑匪突然抬手,冲着面前商务车的挡风玻璃开了一枪,而后向人行道那边挪动了一点,从那一侧冲着冈萨雷斯就是两枪。
  看到枪口朝向自己的冈萨雷斯迅速缩了下去。然而,他躲过去了,车里面刚被绑架的弗里曼夫妇却没他的反应速度。
  “啊!”一声惨叫从车里传来。
  “弗里曼……”隐约间车里有弗里曼太太撕心裂肺的喊叫传出来。
  这一刻冈萨雷斯大怒,窜出来冲着刚才悍匪探出身子的地方就是两枪——他不但怒,还着急。悍匪朝这边移动,只要敢冒险跨出两步上了车,里面的两个人质就重新回到了他手上。
  保罗也着急,没想到剩下的这个悍匪,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要用伤害人质来震慑自己等人。但是无论他怎么着急,对方躲在皮卡车的后边,他也没半点办法。
  嘭!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枪响。
  这一声枪响的声音格外巨大,伴随着声音,本来保罗还看不见的一号悍匪,小半身体就暴露在了保罗的视线内。
  只不过保罗也没打算开枪了,没必要,那家伙是趴着的,现在连动都不会动。
  甚至隔了这么远,他都能看见,那家伙的背部开始变得红彤彤的一片,鲜艳无比。
  接着保罗就看到冈萨雷斯冲了过去,开始检查三个绑匪的情况。
  看起来是确定三个家伙都死了,冈萨雷斯这才赶紧去查看车里的弗里曼夫妇。
  保罗也收起枪,带上六六六,迅速下楼,朝着威利家跑去。
  刚才的最后一声枪响,是威利家传来的。
  ……
  片刻之后,威利妈脸色难看的带着威利和保罗匆匆跑出门去,去帮冈萨雷斯和弗里曼夫妇。
  到了车旁一看,他们就放心了不少。弗里曼先生是中枪了,不过匪徒是隔着车玻璃打的,准确度没那么高,没被打中要害,只是肩膀的位置而已。
  镇上的无照医生布莱克来的很快,简单帮弗里曼止了血,就和人一起往城里赶去。
  枪伤还是要去城里的,现在弗里曼还没危急到需要无照医生现场做简陋手术的时候。
  救护车来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这边车也要往城里赶,在中间汇合就可以。
  等人送走,威利妈和保罗威利他们也松了口气。
  保罗想问点什么,冈萨雷斯已经喊了起来:“这是犯罪现场,大伙儿先让让,我要把这里保护起来……”
  忙乱了一阵的几人抬头一看才知道,原来看热闹的天性是不分国度和人种的,甚至哪怕不是同一个世界。
  保罗威利三人也准备走,不过冈萨雷斯喊他们帮忙:“小保罗,你们没事来帮我扯一下这个……”
  就是扯隔离条,把犯罪现场简单围一下。
  重点不是喊他们帮忙,而是低声对威利妈说话:“华里安太太,刚才是你开的最后一枪吧?等下我们一起治安所商议一下。我估计这三个人不是单独犯罪……”
  扯了隔离条,找了东西把尸体盖好。
  盖尸体的时候,保罗的脸色稍微不那么好看。
  刚才忙的时候没觉得,现在才发现,远距离打死个人,和近距离看到自己打死的尸体,感觉是有点不一样的。
  不过也不用想太多,这小破镇相当锻炼人,谁还没见过几个尸体咋的!
  最后把地上散乱的枪支捡起来,原地画个圈,冈萨雷斯就不打算管了。
  这几个人明显不是本地的,刚才他都喊过救援,另一个巡捕虽然不会来,但是至少会打电话给城里的巡捕们,估计一会儿就有人到。
  威利被打发回去看弟弟妹妹,保罗和威利妈跟着冈萨雷斯来到治安所,和那个透明人老巡捕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冈萨雷斯的办公室——这个混日子的老巡捕要不是马上退休,镇上的人都容忍不了他继续当巡捕。他现在最大的用处就是能接打个电话。
  进了冈萨雷斯的办公室,保罗冲威利妈竖了个大拇指:“梅格阿姨刚才的那一枪可真厉害。”
  威利妈揉着肩膀露出憨笑:“我怕一颗子弹不够,用的双发。”
  保罗是刚才回去威利家就知道的,而且那会儿威利妈还被枪声震得耳朵都听不太清,不然她出来时候脸色也不会那么难看。
  刚知道的冈萨雷斯顿时笑了起来,总算明白为什么那家伙整个后背都打烂了。
  就隔一条街道的距离,这种距离下,双管猎枪单发的威力都比步枪大。何况两发子弹一起打过去,那个家伙不立刻扑街才怪!
  大家用双管猎枪一般都是用单发,不管是打猎还是打飞盘,很少用双发的,因为后坐力太大。
  估计回头验尸的会骂人,因为一颗猎枪子弹里面少则一百多,多的能有二百颗小钢珠。要把几百颗钢珠从一堆烂肉弄出来,绝对不是啥好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