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五章 心腹

  李定国告退后朱由榔也没闲着,立即下旨召见黔国公沐天波。
  稍微了解南明史的人都听过沐天波的大名。
  这位末代黔国公是南明不可多得的忠臣,追随永历帝至死。
  与李定国不同,沐天波是根正苗红的皇明勋贵。
  当初沐家先祖沐英平定云南,为沐家赢得世代镇守滇境的待遇。
  沐家子孙可谓是与皇明同气连枝。
  崇祯元年,沐天波的父亲沐启元暴毙,年仅十岁的沐天波便袭黔国公之爵,任征南将军。
  虽说沐天波在文治武功上没有表现出太过人的东西,但那是相对其先祖沐英而言,于平常人而言沐天波已经是拔尖的了。
  如今朱由榔手刃马吉翔,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便空了出来。
  思忖再三,朱由榔决定让沐天波来充任这个重要的职位。
  一来是沐家出身显赫,能够震住宵小之徒。
  二来沐天波忠心耿耿,朱由榔用的放心。
  毕竟锦衣卫是天子亲军,若是落在像马吉翔这样有异心的人手中,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定国与沐天波两位忠直之臣一内一外,便能把南明这方天地顶起来。
  朱由榔正自权衡着,沐天波已经到了殿外。
  经内侍一番通传后,沐天波阔步走入殿内。
  “臣黔国公沐天波拜见陛下,陛下圣安。”
  沐天波十分恭敬的冲朱由榔行了臣礼,朱由榔则是亲自走上前去将沐天波扶起。
  “来人呐,给黔国公赐座。”
  待内侍送来锦墩沐天波坐定之后朱由榔不禁开始细细打量这位大明黔国公。
  与李定国的身材相比,沐天波的明显小了一圈。
  虽然已是不惑之年,但沐天波保养的很好,皮肤十分白皙,一缕胡须修剪的十分整齐。
  这么看来他倒是更像一个儒雅的文人。
  “不知陛下召臣来有何吩咐?”
  摸不清朱由榔心意的沐天波小心翼翼的问道。
  朱由榔淡淡一笑道:“爱卿应该也听说马吉翔的事了,如今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空了出来,朕欲命爱卿兼任此职。”
  沐天波闻言连忙起身辞让道:“臣何德何能任此要职,还请陛下另择人选。”
  这种辞让是明代大臣最爱做的事情,朱由榔如何不知?
  他咳嗽一声道:“若是连爱卿都不能胜任此职,恐怕朝中再找不出合适的人选了。况且这是朕的旨意,爱卿难道要抗旨不成?”
  “老臣不敢。”
  皇帝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沐天波若是再坚辞不受就有些太矫情了。
  他咽了口吐沫,拱手礼道:“臣愿为陛下肝脑涂地。”
  朱由榔见沐天波同意了,心中不由得大喜:“朕可不要让你肝脑涂地,朕要看着你为大明建功立业。如今东虏势大,能够真心为朝廷做事的忠良之臣越来越少了。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将来大明中兴了,朕自然不会忘了这样的忠良臣子。”
  朱由榔这番话其实就是让沐天波放下包袱用心做事。
  毕竟天下形势如此,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明廷危若累卵。
  他们唯有君臣合力上下一心,才有一丝翻盘的机会。
  “陛下决定坚守昆明,实乃雄主也。”
  沐天波感慨万千,由衷赞叹道。
  皇帝决定留在滇都,不移驻跸之地,最高兴的莫过于沐天波了。
  沐家世代镇守云南,沐天波在云南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若是去了别处,这影响力自然便没了。
  这是从私心的角度。
  若是为了大明,沐天波也认为不应该轻易放弃昆明。
  永历朝廷经营云南多年,百姓们自然都奉明廷为正朔。
  而昆明是全滇的中心,城中存粮足够大军食用一年。晋王麾下猛将如云,凭借坚城据守,怎么就守不住了?
  当然,永历帝发声移驾的时候沐天波并没有进谏。
  不论永历帝去哪里,他都会誓死追随。
  而当永历帝决定留守昆明后,沐天波激动的无以复加。
  陛下终于鼓起勇气与东虏死战了!
  朱由榔当然不知道沐天波的这些心理活动,他淡淡笑道:“依爱卿之见,这昆明城该怎么守。”
  沐天波思忖片刻答道:“坚壁清野,不给东虏留下一粒粮食。”
  朱由榔轻点了点头。
  这算是守卫战最基本的常识。
  清军长途跋涉,抵达昆明时已是人困马乏,粮草紧缺。这种时候只要他们从城郊搜刮不到粮草,全军就会陷入急躁的情绪之中。
  清军只能急攻抢攻,一旦久攻不下便是明军的机会。
  如果朱由榔没记错的话,历史上永历帝出逃昆明后半个多月,清军才姗姗来迟。
  也就是说,有至少半个月的时间留给他布防。
  这个时间虽然不算太久但也不短了。
  “方才朕与晋王商议时晋王也是如此建议的。不过朕觉得还是应该尽可能的把城外百姓接进城中。”
  永历帝的这句话直是把沐天波惊得不轻。
  “陛下请三思啊。将百姓接入城中,粮食消耗且不说,万一混入东虏奸细,恐与大局不利。”
  朱由榔就知道沐天波会这么说,这个问题他也不是没考虑过。
  若是从最功利的角度看,当然是关闭城门,禁止城外百姓进入城中避难最为保险。
  只是他毕竟灵魂来自于后世,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无辜的生命惨死,他实在做不到。
  何况永历朝廷经营云南很久,轻徭薄税人心还是有的。
  如今清军距离昆明还远,怎么可能提前安插奸细混入城中?
  当然这些是朱由榔的上帝视角下看到的,沐天波未必知道。
  沐天波只是从最坏的角度思考问题,也是为了朝廷好,并没有错。
  “爱卿所言字字在理,然朕受万民奉养,食民脂民膏,若在大难之时只顾得保全性命而弃子民于不顾,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朱由榔说的十分坚决:“朕意已决,且已跟晋王商议过了,这事便这么办吧。”
  沐天波见天子如此坚决也不好多说什么,恭敬答道:“老臣遵命。”
  陛下如此仁德爱民,实乃社稷之福。只望大明能够早日中兴,更多的百姓能够享受到仁君的恩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