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十三章 增援

  毫无疑问,八旗军的装备配备更为精良。
  藤牌手冲在最前,之后是弓箭手、火铳手。
  伴着低沉的牛角声,八旗大军稳步向城下推进。
  同时因为明军火炮数量有限,大部分都用在布防南、北城墙段,东、西两翼相对空虚,这也给了八旗军推进的充足时间。
  赵布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明军火炮便是再犀利,也有数量限制。
  只要八旗军不顶着漫天炮火,他有信心一举攻下两翼城门。
  当然,跨过外壕和护城河后,城门前的梅花桩和鹿角阵颇是有些麻烦。
  八旗士兵需要先将这些东西拔除才能搭设排梯蚁附攻城。
  利用这个间歇,城头的明军开始拼命射箭,希望利用箭雨击退八旗兵。
  可有藤牌手护卫,清军的损失降到了最低,明军弓箭手并不能对八旗兵造成致命打击。
  “这帮该死的东虏!”
  巩昌王白文选见状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看样子一场血战是难以避免了。
  他立刻吩咐下去,叫麾下将士准备好狼牙拍、夜叉擂。
  至于滚木、礌石、金汁等物事自不必说。
  ...
  ...
  很快,八旗兵在拔除梅花桩后,抬着排梯冲到了城脚下。
  他们将排梯搭好后便沿着梯子向上爬去。
  在这个角度羽箭的威胁已经忽略不计,他们只需要躲避从城头扔下的滚木礌石即可。
  “冲啊,擒获伪明皇帝者赏银万两!”
  督战官扯着嗓子吼道,希望可以最大程度激发士兵们的斗志。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已经到了这个关头清军士兵们自然不觉得站上城头有多么遥不可及。
  一名清兵口中咬着一柄钢刀,手脚并用拼命朝城头爬去。
  眼瞅着就要爬上城头,突然从垛口处飞来一根巨大的狼牙拍。
  狼牙拍上布满了铁钉,顺势呼啸拍来极为可怖。
  那清兵躲闪不及,被狼牙拍拍中,端是脑浆迸裂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在泥地上。
  这等血腥的场面并没有令八旗兵停下,他们已经杀红了眼,根本停不下来。
  前仆后继者无数,固然不断有人从排梯上跌落,但还是有人接近攀上城头。
  白文选见状大急,急忙命士兵用叉竿抵住排梯将其推开。
  排梯是最为简易的攻城器械,相较于云梯稳定性较差。
  经过守城将士们的齐心协力,这支排梯终于被推倒,顺着这支排梯往上爬的清兵一股脑的坠下,摔死摔残数人。
  随着战斗进入白热化,城头守军吃紧的弊端渐渐暴露了出来。
  白文选便命城头上助阵的民夫百姓们加入了进来,做一些投掷滚木礌石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些百姓一开始吓得面无人色,但渐渐的发现传说中三头六臂的东虏也并非是不死之身。
  被滚木礌石砸中后这些虏兵一样会痛哭哀嚎,他们一样是血肉之躯!
  突破这一心理障碍后,民夫百姓们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
  他们主动配合明军士兵守城,极大的缓解了将士们的压力。
  周平便是其中之一。
  一开始他并没有被分配到一线,而是负责搬运守城器械。
  因为心里挂念着女儿,他有意的避开危险区域。
  但渐渐的他发现清兵损失惨重,反倒是明军占据了上风。
  他心中顿时生出一丝对清兵的轻视之意。
  深吸了一口气,周平壮着胆子往垛口边上凑。
  再想往后撤时已经晚了,一名把总叫他顶上空出的缺。
  周平虽然心中懊丧不已,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操控狼牙拍朝靠近的清兵拍去。
  尽管他的动作不够熟练,但狼牙拍在极大的惯性下威力还是很可观的。
  只见一名面目狰狞的清兵被扫中,霎时间脑瓜被拍碎,鲜血四溅如同一只稀烂的西瓜。
  “呕!”
  周平本能的吐了出来。
  平日里他连杀鸡都得难受半天,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胃里翻江倒海,额头上热汗直冒。
  周平只觉得眼冒金星。
  不过很快,他就被把总提溜了起来。
  “怎么你个怂货这么没种,不就是杀人嘛,杀的还是个虏贼。”
  把总呸了一口道:“不想被杀就得杀虏,别给老子丢人!”
  这一番话算是点醒了周平。
  是啊,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如果昆明城破,按照东虏的尿性肯定会屠城发泄。
  届时不光他活不了,便是他的女儿也不可能幸免。
  一想到此,周平的内心便决绝起来。
  为了女儿他也得坚持守城!
  ...
  ...
  相较于东门,西门遭受的压力显然更大。
  负责镇守此门的黔国公沐天波面色凝重,亲自披甲在城头指挥防守。
  赵布泰多调了两千人攻打西城,就是瞅准了西城的防备最空虚。
  虽然他已经命民壮百姓协助守城,可还是有些守不住的迹象。
  正当沐天波有些力有不逮时,只见远处一众士兵簇拥着一个身着金色铠甲的人赶来。
  沐天波定睛瞧去,被簇拥在人群中的不正是大明天子吗?
  皇帝陛下来了?
  沐天波又惊又喜,顾不得许多连忙上前迎去。
  这为首之人自然就是朱由榔了。
  南城有李定国亲自坐镇,可谓是稳如泰山。
  很显然,清军想要两翼夹击,打开一个缺口。
  在经过一番观察后,朱由榔发现西城的压力更大一些,当即亲率锦衣卫驰援沐天波。
  沐天波虽然如今挂着锦衣卫指挥使的头衔,但在这种非常时刻却是无权直接调集锦衣卫的。毕竟锦衣卫有着护卫天子周全的责任。
  而皇帝陛下亲自调兵就是另一回事了,沐天波十分感动!
  “老臣无能,竟劳烦陛下调集亲军。”
  沐天波只觉羞愧不已,立时跪倒在地。
  朱由榔连忙上前将沐天波扶起道:“如此危急之时,黔国公还说这些作甚,且随朕一起御敌!”
  沐天波连忙道:“臣愿追随陛下死战!”
  朱由榔抽出腰间宝剑,将其举起高呼道:“朕执天子剑,荡平不臣。东虏窃国贼子,人人当得而诛之!”
  “杀虏报国!”
  “杀虏报国!”
  “杀虏报国!”
  一时间杀声震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