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十六章 追击收割

  白文选率两千精骑出城追击,一时杀声震天。
  清军本就是溃败之势,见明军竟有追兵,一时间阵脚大乱。
  尽管各级军官及督战队竭力维持军纪也无济于事,丢盔弃甲无数。
  这其中溃散最快的当属绿营兵。
  他们本就被当做炮灰,挨了明军无数炮,已经被炸的七荤八素,侥幸活下来的自然心中满是恐惧。
  吴三桂本部和八旗兵相对好些,还能维持基本的撤退阵型。
  清军乃是步骑混杂,明军追兵则尽是骑兵。
  没过多久清军在明军追击下阵型便被拉开,稀稀疏疏如同一条丝带。
  白文选见状大喜。
  久经沙场的他十分清楚,眼下便是战场收割的绝佳时机。
  “传我将令,追杀东虏!只取性命,不割首级!”
  这条命令有着重要的意义。
  由于明军按照首级计算军功,白文选担心士兵们贪恋军功忙着切割首级而耽误追击敌军。故而他才会下令将士们杀敌当先,至于首级等到打完仗可以慢慢割。死人还能再活过来不成?
  他麾下这两千骑乃是明军精锐,完全能够做到令行禁止。
  将士们心中都憋了一口气,发誓要用鞑子的性命洗刷之前的屈辱。
  “杀虏!”
  那些没有坐骑的绿营兵最先被追上,明军骑兵将钢刀高高举起朝着清兵脖颈便砍去。
  但听噗的一声,一颗脑袋便从脖子上滚落下来,鲜血喷射四溅。
  经验丰富的老兵不去追求这种感官上的刺激,而是选用最为省力的方式。
  他们挥刀在清兵背上划开一个血口子,便不再去管继续追杀前面的溃兵。
  这些被放了血的清兵根本跑不了多远就会倒地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骑兵对步兵的优势在这一刻充分发挥了出来。
  只顾逃命的清兵完全就是移动的靶子,把自己的命门呈现给明军骑兵,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之力。
  战场之上有时就是如此真实,明明回头反击还有一丝生机,就是没有勇气。
  或者说这些跑路的溃兵们在赌被追上的不是自己,有同伴来给他们垫背。
  但事实上根本没有多少溃兵能够逃走,两条腿终究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明军骑兵一路追来,砍翻无数溃兵。
  他们的血性已经被彻底的激出,光是砍杀这些绿营兵还不过瘾,又盯上了前面的吴三桂嫡系和八旗兵。
  “报效朝廷,报效陛下的时候到了,兄弟们随本将杀虏!”
  白文选怒吼一声,双腿一夹马腹率先朝前冲去。
  他们出城前天子特意命人送来近百枚手榴弹,白文选自然是千恩万谢的收下了。
  他在城头见识过手榴弹的威力,十分清楚在密集人群中这物件的威力。
  一百步、八十步、五十步...
  “狗日的鞑子,去死吧!”
  对清军白文选可谓有着国仇家恨,这一刻怒火彻底被引燃。
  白文选蓄足气力将一枚手榴弹奋力朝前方掷去。
  但听轰的一声,手榴弹在吴三桂嫡系军队中爆炸,一时间人仰马翻,哀嚎痛哭声不绝于耳。
  “妖法,明狗又施展了妖法!”
  侥幸没死的清兵惊慌高呼道。
  吴三桂见状也是大骇。
  就在他不远处一人一骑被炸的血肉横飞,断肢残臂散落一地,场面极为可怖!
  他还记得赵布泰被大炮炸的半死的惨状,不由得惊出一声冷汗。
  毫无疑问明军追兵是冲着他的方向来的,这面帅旗反倒成了他的催命符!
  吴三桂当然不想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他很快心中便有了计较!
  “把帅旗丢掉!”
  他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旗手听得一愣,显然没有明白吴三桂的用意。
  “混账东西,本将的命令没有听到吗?”
  说罢吴三桂一把夺过旗帜将其丢在地上。
  诚然这么做会导致军队混乱,但吴三桂要的就是混乱。
  这种情况下明军找不到主次只能乱杀一通,大家都是骑兵,明骑并没有速度优势。
  这种情况下他的嫡系军队反而可以最大程度得以保全。
  大不了到时再收拢溃兵罢了。这样做只是面子上不好看,但获得的实际收益却是最大的。
  吴三桂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当然不会去顾忌面子问题,不然当初也不会主动剃发放清军入关。
  眼下他再次把无耻的本性显露出来,主动丢掉帅旗以求自保!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好用。明军追击过程中见对方帅旗倒了一时间却是愣住了。
  这是在闹哪样?难道说吴贼被炸死了?
  没了明确的目标他们只能就近追杀,将离得最近的清兵砍翻在地。
  ...
  ...
  八旗兵的处境也不怎么样。
  由于赵布泰被一炮轰的半死,一时间八旗兵群龙无首阵脚大乱。
  赵布泰的亲卫将其绑在马背上仓皇跑路,哪里还顾得上阵型。
  奄奄一息的赵布泰十分清楚这一仗清军不仅败了,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这一仗后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朝廷交代。
  都怪他太轻敌,不把明军当人看呐。
  但凡稍微小心一些,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他本就内伤极重,这一路逃来颠的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不停的咳血。
  他本能的想要挣扎着起来,但却是气力不足徒劳无功。
  便在他长叹之时一枚手榴弹飞了过来,就在他身边爆炸。
  一声轰鸣之后赵布泰的身体连带着马身被炸成了两段,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焦臭。
  他的亲卫们一时傻了,愣了片刻纷纷调转马头想要把赵布泰的尸体抢回来。
  清廷方面曾有规定,若是主帅尸体陷入敌手,亲卫士兵皆会被处死。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要把赵布泰的尸体抢回!否则他们一个也活不了!
  明军骑兵不曾想还会有清兵回头迎战,只觉得兴奋不已。
  他们一路追杀就如同宰杀牲口一般,根本没遇到抵抗,完全体会不到快感,如今是时候真刀真枪的干上一仗了。
  “杀虏报国!”
  “为了大明!”
  “为了陛下!”
  “狗鞑子受死吧!”
  “老子日你先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