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八章 杀手锏

  吴三桂眯着眼睛望着昆明城头的明军,强压制住心中的喜悦。
  朱由榔和李定国竟然觉得能够守住昆明,并不提前逃跑。
  真是可笑至极。
  清军自打进攻贵州以来一路所向披靡,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挑战。
  如今只是把贵州战场换到了云南战场,他们以为凭借一座城池就能守住吗?
  不过攻城战对攻城方而言总归是吃亏的,吴三桂和赵布泰对此皆是心知肚明,不太想用麾下精锐去硬耗,而是派绿营兵去消磨明军的守城资源。
  相较于老关宁铁骑和八旗兵,绿营兵要多少有多少,割了一茬还有一茬。
  这些绿营兵原本都是明军,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清军,为了展现出忠诚毫不犹豫的向昆明城涌去。
  他们数量众多,从城头望去如同蚂蚁一般。
  “哼,一群毫无廉耻的败类!”
  朱由榔给出这些绿营兵一个轻蔑的评价。
  在朱由榔的印象中,绿营兵就是一群有奶就是娘的家伙。明军势大他们就是明军,清军势大他们就是清军。
  甚至还出现过同样一支军队反复横跳的可笑情况。
  当真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忠孝节义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屁!
  “陛下,这些军队不少都是原先贵州的守军,对我军实力和布防十分了解。”
  李定国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他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
  若是他和孙可望没有兵戎相见,孙可望就不会在战败后降清。
  孙可望不降清,清军就不会对贵州乃至云南的明军布防情况这么了解。
  清军之所以能够在贵州战场所向披靡,孙可望的情报至关重要。
  孙可望甚至亲自给贵州明军将领写信劝降,许以厚利。
  这些人中不少都曾经是孙可望的手下,孙可望降清后更加不看好明廷的形式,顺势投降混个功名利禄便是他们的想法。
  朱由榔见李定国面露愧意,知道他是在自责,便安慰道:“晋王的意思朕都明白,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朕不想也不会因为孙可望降清这件事牵连太广。”
  李定国本就那么一说,不曾想皇帝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直是惊讶不已。
  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条效忠链。
  比如李定国的效忠链就是对永历天子。
  而白文选等人就是对李定国。
  这个效忠关系等级森严,很少会出现越级的情况。
  所以在孙可望降清之后,原本那些效忠孙可望的将领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归降。
  而这些已经归降的将领和昆明乃至云南的明军难道就没有关联?
  这是不可能的。
  而现如今皇帝陛下公然表态,看似是在替他李定国站台,实则是安抚云南明军的军心。
  皇帝陛下已经将孙可望叛变定性为他个人的问题,最多牵着到那些附逆的孙可望部众。
  至于同为原大西军阵营的李定国部,现在明廷最精锐的军队,皇帝陛下不会追究。
  “臣代将士们谢陛下恩典!”
  李定国深吸了一口气朗声道。
  天子这一番话算是彻底了却了将士们的顾忌。
  “朕亲自为将士们擂鼓!”
  朱由榔微微颔首,拿起一根鼓锤便敲了起来。
  咚咚咚的鼓声下,明军将士们一时痴了。
  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今日不但登上城头还亲自擂鼓,这是他们原先根本不敢去想的事情。
  陛下如此英勇,他们还有何理由不替陛下卖命!
  “杀虏!”
  “杀虏!”
  “杀虏!”
  ...
  ...
  绿营千总何刚嘶吼着命令麾下士兵冲锋。
  只着棉甲的绿营兵们扛着木板冲向护城河。
  他们要用这些木板搭建出简易的浮桥,然后第一时间强攻过河。
  只要到了城墙下他们的危险便小了许多,可以搭起排梯正式攻城了。
  只是明军如何会给他们机会,城头的大炮轰鸣,无数炮弹朝他们射来。
  “啊!”
  一枚炮弹爆炸产生的碎片直接飞削入一名绿营兵的肚子,他登时跪倒在地捂着肚子痛苦的哀嚎着。
  这炮弹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炸开?
  在他印象中炮弹都是实心的啊!
  像他这种想法的绿营兵不在少数,即便没有在第一时间被炮弹炸死,也会被炮弹碎片炸伤最终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绿营千总何刚也是一脸懵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军难道藏有什么大杀器?
  在漫天炮火的猛轰下,清军先锋军的心态彻底炸裂了。
  无数绿营士兵开始丢盔弃甲,掉头逃跑。
  前锋统领白尔赫图见状大怒,喝令八旗军法队严守阵地,逃回来的绿营兵格杀勿论。
  噗!
  一刀斩下,一名绿营兵的首级顿时滚落在泥地里,鲜血从脖颈喷涌而出撒了足足三步远。
  啊!
  这景象顿时吓的那些逃兵止步,惊恐的望着八旗兵。
  这些旗兵个个身材魁梧,手中攥着一柄钢刀,凶神恶煞没有一丝感情。
  那些逃兵愣了片刻,终于还是咬牙扭头朝城墙方向奔去。
  既然进攻也是死,逃跑也是死,那还不如进攻,这样起码还有一线生机。
  即便最终活不了也能多苟一段时间,总比立刻身首异处来的好。
  人就是这么现实的生物,总会在利益面前做出取舍。
  而与此同时昆明城头,大明天子朱由榔被眼前的景象激的血脉喷张。
  他已经下定决心死守昆明,当战争真的开始后,炮火轰鸣带来的感官冲击让他很快进入了角色。
  “开炮,不要停!”
  原本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尽数爆发,朱由榔和将士们迅速打成了一片。
  “陛下有旨,开炮,轰死这帮东虏!”
  “为虎作伥的狗贼,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朱由榔早已将这些普鲁士炮的使用方法教给了明军将士们。对于使用过火炮的那些士兵来说,普鲁士炮的操作方式并不负杂,很快就能上手。
  “报效朝廷的时候到了,兄弟们杀虏报国!”
  “替惨死的弟兄们报仇!”
  “报仇!”
  “报仇!”
  “报仇!”
  ...
  ...